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在骗子与疯子之间,美国选择了疯子

更新时间:2016-11-09 18:35:24
作者: 鲍盛刚  

   在骗子与疯子之间,美国选择了疯子

      如果说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那么美国最终还是选择了疯子,因为疯子毕竟还是讲了真话。事实上,所有经济问题本质上都是政治问题,都是利益再分配的问题,都是关于政府政策取向与应该站在哪一边的问题,因为很显然政府站在不同的一边,政策取向就不同,政策取向不同,发展方向与利益分配也不同。目前,美国大选背后的博弈无非就是关于政府应该站在哪一边的问题。向左就是主张向富人征税,守护社会保障,联邦医疗保险等制度,消除社会不平等,其代表人物就是目前美国大选中的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及其提出的民主社会主义方案。向右就是主张减税,减少政府监管,主张自由放任,目的就是试图将美国罗斯福新政和影响连根铲除,把美国拉回镀金年代。这一方案在上世纪70年代成为主流,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美国的潮流已经转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主张这一方案,否则无异于政治自杀。中左与中右就是试图在左与右之间寻求一种妥协与平衡,这既是为了选票最大化这一目的,同时也是因为事实上一个稳定的社会离不开资本,政府与社会三者的合作与平衡,其代表人物就是目前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而至于特朗普的主张则是一种异类,让人难以理解,也无法适从,但是他又像那个在人群中讲了真话的小孩,“皇帝没有穿衣服啊。”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就象钟摆一样一直处于“镀金时代”与“进步时代”之间不断地转换,镀金时代是一个财富与权力不平等的时代,进步时代是一个相对平等的时代。前者以个人主义和市场为主导,主张大市场,小政府,后者以社会和集体主义为主导,主张政府应该发挥积极作用。前者主张减税,后者往往主张增税。正是因为这种周期性的摇摆,美国历史上形成了两个巨弧,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分析到,一个是经济之弧,从严重的不平等到相对的平等,之后又回到不平等;另一个是政治之弧,从极端的两极对立到两党合作,再到两极对立。而且这两个弧是平行的。具体讲罗斯福新政之前可以称之为是一个长镀金时代,尽管期间有老罗斯福的改革,但是这个时代最突出的特征是高度的贫富不均贯穿始终,从未动摇。当然镀金时代也是美国经济迅速崛起的时代,是一个崇尚自由与个人自我奋斗的时代,人们相信人们在追求私利的时候也能自然推动公益的发展,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亚当·斯密经济学的时代,所以也是后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意欲回归的理想中的黄金时代和传说中的资本主义时代。在新政之前,美国社会基本没有福利,也没有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险计划,各级政府的规模都很小,除了极为富裕的人群之外,所有人的税负都非常低。但是这个时代最终在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中告终,代之以罗斯福“新政”为代表的进步时代。

   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既是经济危机,也是信仰危机,人们不再相信自由主义经济学,就如当时罗斯福所讲,“我们一直知道,随心所欲的利己主义是坏的品行。现在我们知道,这还是坏的经济学。”如果说之前人们信仰个人责任制,自由放任,分权的和有限的政府,那么之后人们开始信仰政府责任制,强有力的政府,相信计划经济在创造物质财富与增进人类自由方面是一种可行的,甚至是最有生命力的体制。而建立在私人自由市场机制上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一种大有缺陷的制度,它既无法创造出为人们广泛分享的物质繁荣,也无法提供广泛的人类自由。由于潮流的转变,从上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雄心勃勃地推行了一系列旨在减少社会不平等现象的政策。在两次大战期间,美国创造了非常先进的所得税和房产税收制度并建立了欧洲从未使用过的分级累进所得税制度。在上世纪30年代至80年代的半个世纪中,美国最高收入人群(年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平均个人所得税率为82%,在上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罗斯福至肯尼迪执政时期)最高达到91%,在1980年里根当选总统时仍高达70%。这一政策并未影响战后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因为如果可以给高级经理100万美元的薪水,就没有理由给他们1000万美元。同一时期,美国最高收入人群的房产税也在70%至80%之间,这大大减少了美国资本集中的现象。可以说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是个中产阶级的社会,当时的经济令所有人有事可做,不仅工作机会充裕,工资也达到空前水平,并且年年上涨。这一大繁荣时代迄今依然是美国人记忆中的天堂。

   但是,好景不长,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潮流又转变了,人们不再相信政府,相信计划经济,转而认为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实现繁荣与自由。人们开始信仰里根的信条:“我们的问题无法由政府解决,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里根在1980年当选时提出了一项计划,其目的是恢复据说曾经存在的、“传说中”的资本主义。这项新计划的高潮是1986年的税制改革,它结束了半个世纪的累进税制,并将最高收入人群的个人所得税降至28%。在克林顿执政和奥巴马执政时期,民主党人并未真正挑战过这一选择,最高收入人群的个人所得税稳定在40%左右。这导致不平等现象爆发,高收入者获得高得离谱的薪水,美国大部分地区财政收入停滞不前,经济增长缓慢。里根还决定冻结联邦最低工资水平,从1980年开始,联邦最低工资水平就一点一点地被通货膨胀侵蚀(2016年略高于每小时7美元,而在1969年则接近每小时11美元)。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执政时期,这一新的政治意识形态制度也未被削弱。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曾经分析到,上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收入的“大分化”基本上是反向的“大压缩”。在之前一些限制不平等的制度与规范得到建立,但是之后这些制度与规范遭到破坏,所以这一时期是一个倒退的时期,可以称之为新“镀金时代”。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美国人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显然潮流又要转变了,曾经的真理又变成了异端,而异端又变成了真理。

   今天桑德斯的成功说明许多美国人已厌倦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和这些所谓的政治改革,他们希望恢复往日先进的制度和美国的平等主义传统。在2008年与奥巴马角逐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希拉里曾在医保等问题上倾向左派,但今天她似乎倾向于维持现状,成为里根-克林顿-奥巴马政治制度的另一个继承者。桑德斯明确表示,他希望恢复累进税制并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至每小时15美元。他还表示将提供免费医疗和高等教育。目前,美国的教育不平等现象已至前所未有的程度,这凸显出,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与这一制度下的赢家用以宽慰人心的精英言论之间存在鸿沟。与此同时,共和党陷入了高涨的民族主义、反移民、反穆斯林的论调以及不停地美化富有的白人累积财富的现象。里根和布什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取消了私人资金影响政治的法律限制,而这使桑德斯这样的候选人所肩负的任务更困难了。但新的政治动员和众筹方式可能盛行并促使美国进入一个新的政治循环。那么,在新“镀金时代”之后会是又一个新“新政”或者说是又一个新“进步时代”吗?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周期还会依然这样摇摆下去吗?其历史的终结会是在哪里呢?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