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寿桐:文学教育学建构的学术可能性

更新时间:2016-11-08 22:41:06
作者: 朱寿桐  
并且最终通向文学教育学的建构。

  

开拓文学教育学的可能性

   陈平原没有明确提出“文学教育学”的学科和学术概念,但他通过这本书的学术努力和学术建树为文学教育学提供了基本的和关键的可行性论证。富有历史感和生动性的文学教育案例研究及其富有穿透力的学术分析是这种论证的基本内涵,丰沛的学术理性和学科理论探究兴趣构成这本书的精神品质。撰著者从百年来高等学校文学教育的丰富实践中提炼出文学史教学和文学学科建设的学术精神及文化境界,为历史悠久而又并未形成的文学教育学铺设了学术格局,勾画了这一学问发展的可能前景。

   这门介乎于文学研究和文学教学之间的学术与学科,在陈平原通过本书的努力之外,尚需要更多的学术探究。

   陈平原精心考察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台湾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重要大学传统的中文学科文学教育的课程体系和教学经验及发展历程,在文学史研究和文学教学趋于精致的方法论方面,在可能的文学教育途径和实现方式方面,在文学研究和文学教育可以达到的精神境界和学术境界方面,作出了富有穿透力的经验总结与富有开创性的学理阐析,文学史学科的历时性研究与文学教育体制的空间跨越研究相结合,多方位地揭示了文学教育学的学术和学科可能性。文学教育学显然须与文学教育全方位的学科体制考察分不开。作为文学教育界和文学研究界第一位自觉、系统地考察文学教育的典型主体——大学中文系的专家,陈平原已经作出了堪称精彩的学术贡献。然而全方位的文学教育体系研究还需要密切关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教育文化语境下文学教育可能的新内涵,以及海内外不同教育体制下中文学科的发展模式和文学课程设置的地缘特征,这可能于健全汉语文学教育学的学科体制和学术体制更有裨益。

   陈平原在本书中探讨的大学中文系文学教育和文学史教学,大多是正统和传统意义上的课程建设和实际教学现象,而在非正统和非传统的大学中文教育体制下,文学教育必然面临着关键性的调整与变异,特别是在海外境外常见的轻型发展的文学教学体制,以及在现今的网络文化语境下,这样的调整与变异不仅体现为某种历史的和空域的必然性,而且也同样寓示着文学教育发展的某种活力与更多可能。

   陈平原重点考察的以北京大学中文系为典型代表的文学教育属于正统和传统意义上的中文教育体制,这样的中文教育体制决定了文学教学的系统化、规范化、学术化特征,往往需要数十位甚至上百位专业教学人员,内含近十个不同范畴的文学教学学科。这样的中文教育体制对入读受教的学生高度的适应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同时也往往以多学科发展的全面优势展示自身的竞争力。在中文教育以及汉语文学史研究与教学方面,这样的中文学科无疑代表着并标示着世界发展水平。在这种力求全面展示学科优势的重型发展的中文系体制中,学科特色的显现同样至关重要,但这种特色必须寓含于全面的学科优势之中。而由于教育体制的殊异,课程要求的不同,甚至受教者身份与背景的差别,境外和海外的大学中文系大多属于轻型发展的体制,从业人员规模常常只有重型发展中文系的1/10或略多。这种轻型发展的中文系往往担负着汉语文学教育的国际和区域发展的责任,它们的教学职能,教学效应对于汉语文学的国际影响力的发挥可谓至关重要。显然,轻型发展的中文系其在文学史教学和文学教育上,具体地说在学科设置、教学内容和教学要求等方面,都应有自己的规律与特性。此外,如果说重型发展的中文系须在学科发展平衡、健全的基础上追求自己的特色以显示优势,则轻型发展的中文系则须在建构学科特色的基础上照顾文学学科的均衡,由此显示自己的优势。

   固然,文学史的教学是重型发展中文系文学教育的核心内容,与之相比,文学创作和文学写作的教学在中文学科设置中常趋于边缘化。然而,在网络普及,多媒体文化泛滥的当代社会教育语境下,文学创作或文学写作的传统神秘性正在面临着结构性的破解,连文学作品的发表都成了普通人日常的文化行为。在这样的情形下,文学教育有可能也有必要走出文学史主导的传统格局,即便是在传统而且正统的中文系也可能融入原本边缘化的文学教学学科而整合为适应时代要求的教学内容。许多传统的中文学科正以成功的实践引入诸如“创意写作”之类的文学教育类新课程,正是这一时代要求下学科新变的迹象。

   文学教育作为一门学科或者作为一种学术,需要传统学问如文学史研究的支撑,需要建构属于它自己的学术格局,属于它自己的规律阐析和方法论,也需要容纳对于其各种类型体制和各种内涵理论与实践的深入论析。陈平原的研究为这门学科或学术的建构所做的贡献具有明显的独创性、开拓性。

   [1]陈平原:《作为学科的文学史》(增订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第1页。

   [2]参见陈国球:《文学史书写形态与文化政治》,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

   [3]参见梁启超:《续译列国岁计政要叙》,见《饮冰室合集》第1册,中华书局,1989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22.html
文章来源:《文艺争鸣》2016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