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光清:全球互联网治理中的数字鸿沟问题分析

更新时间:2016-10-14 16:36:31
作者: 熊光清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国际数字鸿沟(Global Digital Divide)是全球互联网治理过程中需要急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在全球互联网治理中,数字鸿沟主要表现为:少数发达国家在网络信息资源、网络信息技术与网络信息管控等方面占有垄断或控制地位,从而形成了对其他国家极为不平等的状况;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数字信息接入与使用方面存在明显差距;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网络社会治理能力存在很大不同。数字鸿沟会导致数字霸权,扩大贫富差距,危及国际安全和网络安全。缩小数字鸿沟,国际社会应积极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发达国家应承担更多的责任;发展中国家应大力发展网络信息技术,提高国民运用网络信息技术的能力;同时,发展中国家还应加强网络社会治理能力建设,提升网络社会治理水平。

   [关键词]全球互联网治理 数字鸿沟 网络安全

  

   20世纪 90年代以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通讯技术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并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国际关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与此同时,对数字信息资源的占有和使用的差距也凸现出来,“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问题开始引起广泛关注。2001年,经合组织(OECD)在《理解数字鸿沟》的报告中,将数字鸿沟定义为“不同社会经济水平的个人、家庭、企业和地区获取信息通讯技术和利用因特网进行各种不同活动的机会的差距。” = 1 * GB3 ①简单地说,数字鸿沟就是指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或不同群体中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困者之间,在掌握和应用数字信息技术方面的不平等或差距。在全球互联网治理中,应加强对数字鸿沟问题的关注和认识。

   一、全球互联网治理中数字鸿沟的主要表现

   第一,少数发达国家在网络信息资源、网络信息技术水平与网络信息管控等方面占有垄断或优势地位,从而形成了对其他国家极为不平等的状况。美国在网络信息资源方面占有很强的优势,形成了对全球互联网非常强大的控制能力。根域名服务器(root-servers.org)是互联网域名解析系统(DNS)中最高级别的域名服务器,全球仅有13台根服务器。其分布是:主根服务器(A)美国1个;辅根服务器(B至M)美国9个,瑞典、荷兰、日本各1个。所有根服务器均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简称ICANN)统一管理。ICANN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对互联网唯一标识符系统及其安全稳定的运营进行协调,包括互联网协议(IP)地址的空间分配、协议标识符的指派、通用顶级域名(gTLD)以及国家和地区顶级域名(ccTLD)系统的管理、以及根服务器系统的管理。美国通过控制根服务器而几乎控制了整个互联网,从而牢牢掌控着网络资源的分配权力。同时,由于美国掌握了域名和IP地址的分配权,导致网络空间疆域的分配严重不均。美国3亿多人口拥有约16亿个IP地址,占已分配地址的44%,平均每个美国人拥有超过5个IP地址。相比之下,亚洲国家有全球人口的约60%,分配的IP地址严重不足,中国只占全球IP地址总数的9%,印度仅占1%,每个中国人只有0.2个IP地址,每个印度人只有0.03个IP地址。 = 2 * GB3 ②美国还控制着互联网通信干线,全球通信线路中的主干线多数分布在美国,这样,全球通信线路都要经过美国的主干线。

   美国凭借先进的网络信息技术垄断了全球信息技术产品硬件和软件核心部分的生产,英特尔、IBM、高通、思科、苹果、微软、甲骨文、谷歌等一批IT巨头基本控制了全球网络信息产业链,在半导体(集成电路)、通信网络、操作系统、办公系统、数据库、搜索引擎、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等关键技术领域占据明显的优势。近年来,美国政府非常重视研发速度更快的计算机,在人机交互技术、神经网络构建、芯片制造、光纤通信等方面也具有很强的领先优势。美国还组建了覆盖全球的监控体系。在美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中,双线并行的痕迹明显,一条线是以主动出击为核心的“矛”,包括主动侦听、窃取、监控;另一条线是以主动防御为特征的“盾”,包括指责别国对美国进行网络攻击,并借此构筑美国网络安全的防护网。这些优势大多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

   第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数字信息接入与使用方面存在明显差距。在很大程度上,国际数字鸿沟形成的根源在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并与不同发展程度国家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分工和地位密切关联。发达国家成为数字信息技术的主要生产者和主要消费者,这些国家构成数字信息产业发展和数字信息技术运用的核心区域;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受到这一核心区域的辐射,相对被动地发展和使用数字信息技术,这些国家构成数字信息产业发展和数字信息技术运用的次核心区域;而一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地区,缺乏发展和使用数字信息技术的能力,它们构成数字信息产业发展和数字信息技术运用的薄弱区域,甚至是空白区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数字信息技术使用者主要是一种“富国现象”,相当多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国家正在成为这场数字信息技术革命的“数字贫困”国家,甚至是“数字赤贫”国家。

   当然,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的信息通讯技术普及水平都在迅速上升,甚至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落后地区信息通讯技术的扩散速度相对略快于发达国家和经济发达地区,但是普及水平的绝对差距依然巨大。国际电信联盟发布的《衡量信息社会发展报告(2015)》表明,2015年,全球互联网的用户数量迅速增长,已超过全球人口的40%。最不发达国家不断采取措施推进互联网接入,这些国家6.7%的家庭实现了互联网接入。而世界平均水平为46%,发达国家更高达80%。可以说,最不发达国家的互联网接入仍然非常落后。在接入信息通讯技术上,发展中国家也明显落后于发达国家,最不发达国家则更为落后。全球很多人仍然没有享受到数字信息技术高速发展带来的好处。根据现有数字信息技术的扩散速度和发展趋势,由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绝对差距相当大,在短期内它们之间的数字鸿沟很难缩小。

   第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网络社会治理能力存在很大差距。在互联网兴起之初,许多国家并没有认识到互联网治理的重要性。但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中出现的问题越来越多,安全挑战也越来越大,例如:计算机病毒、网络攻击、垃圾邮件、系统漏洞、网络窃密、网络虚假信息和网络违法犯罪等问题日渐突出;国际恐怖主义和邪教组织在互联网上的活动非常猖獗;一些国家通过网络信息战严重威胁其他国家的安全;等等。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国家开始加强互联网治理,美国、英国、德国等国不断强化网络治理,已经开始形成比较成熟的网络社会治理体系,网络社会治理能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以美国为例,就可以发现发达国家的网络社会治理能力远超发展中国家。美国的互联网优势是全方位的,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其互联网安全战略非常清晰。近年来,美国正式确立了以“控制”和“塑造”为主要特点的支配型战略,作为美国实现网络安全的战略主张。美国互联网监管体系主要包括立法、司法与行政三大领域和联邦与州两个层次。其涉及面既有针对互联网的系统规范,也有具体规定,包括行业进入规则、电话通信规则、数据保护规则、消费者保护规则、版权保护规则、诽谤和色情作品抑制规则、反欺诈与误传法规,等等。美国还特别重视网络安全领域的立法与战略谋划。2010年2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加强网络安全法案》。2011年5月,美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提出要综合运用“3D”手段,即:外交(Diplomacy)手段、防御(Defense)手段和发展(Development)手段,确保网络空间战略目标的实现。这是第一份明确表达主权国家在国际网络空间中行动准则的战略文件。

   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在网络安全治理方面存在较多问题,在网络上出现了许多严重威胁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甚至国家安全的事件,网络安全问题非常严峻。由于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网络信息技术上的严重不平衡,很多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能力防御发达国家的网络攻击,信息安全、经济安全与政治安全都面临严峻挑战。并且,由于网络治理能力不足,一些发展中国家无力有效化解网络空间中存在的问题,也无力防止网络空间被敌对力量使用。例如:在中东和北非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中,网络动员或网络组织起到了重要作用;国际恐怖主义和邪教组织在互联网上的活动非常猖獗,其主要活动基地往往选择在发展中国家。

   以中国为例,可以说,中国网络社会治理能力急待提升。中国网络社会中存在许多问题需要加强治理,网络色情、网络谣言、垃圾邮件、网络病毒、网络黑客使网络环境变得污秽不堪;网络诈骗、网络洗钱、网络赌博等网络犯罪行为肆意横行;互联网上经常出现与政府和执政党对立的网络舆情,并频繁发生网络突发事件;西方敌对势力时常利用互联网进行思想渗透和颠覆行动。中国网络社会治理能力的严重不足主要表现为:网络社会治理的体制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网络立法滞后于网络社会治理的发展需求;与互联网安全相关的宣传教育不足;尚未探索出一套完备的进行网络社会治理的有效手段。

   二、全球互联网治理中数字鸿沟的主要影响

   第一,数字鸿沟导致数字霸权。随着互联网的广泛运用,数字存续的空间形态——网络空间成为了继陆、海、空、太空之后人类活动的第五维空间。与此同时,一种新的霸权形式也出现了,这就是数字霸权。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霸权的表现形态有很大差异。农业社会霸权国家具有明显的军事强权特性,工业社会霸权国家具有明显的工业强权特性,信息社会霸权国家已经初步显现出知识霸权的特性。数字鸿沟导致国际关系中的知识霸权凸现,成为少数发达国家获取霸权的有力手段。③所谓数字霸权,就是指那些在数字化技术领域拥有垄断地位和优势的国家,利用这种优势来妨碍、限制、压制或破坏其他国家对信息的开发和利用,甚至把本国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等强加给其他国家,以谋求政治军事手段等难以得到的霸权利益。

   = 4 * GB3 ④

   数字鸿沟的存在为一些国家推行数字霸权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当前,武器装备发展的总趋势是:工业时代的机械化装备向信息时代的信息化装备过渡,新军事变革发展迅速。在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开始建设数字化部队的国家主要有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近年来,这些国家的军队数字化建设取得了重大进展。在新军事变革浪潮的推动下,韩国、澳大利亚、日本等一些国家也已经启动军队数字化建设。特别是,美国利用领先于世界的数字信息技术,特别重视将虚拟现实、交互式仿真和计算机模拟技术等运用到军事实验领域,并重视利用数字信息技术改造美军装备及指挥系统。美国的目标就是,用大量现代高技术武器特别是信息武器装备美军,使美军在常规领域具有了压倒性的优势,形成对第三世界国家超出1~2代(即15-30年),对盟国超出0.5-1代的装备优势,奠定美国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地位。

   = 5 * GB3 ⑤同时,数字鸿沟也强化了发达国家的文化霸权和话语霸权,并使其制度霸权获得了新的平台,这也是其数字霸权的具体表现。

第二,数字鸿沟扩大贫富差距。国际数字鸿沟问题产生的表面原因是信息基础设施、信息技能与信息素养的差异,真正的原因是由于社会资源配置不公造成的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在信息时代,数字鸿沟极易强化“马太效应”,从而形成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局面。少数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搭上了信息技术迅速发展的头班车,通过新技术创新、新产业重组以及对全球信息资源的垄断获取了非常强的先行优势,从而牢牢控制了数字信息资源和数字信息产业的制高点。20世纪90年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7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