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适与北大”观展手记:一个不可忘却的人物

更新时间:2016-09-23 13:39:39
作者: 李乐  

  

   李乐系爱思想网学术观察员,现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系。

   爱思想网原创首发,转载须取得授权。

  

   近期经常出入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同学,会注意到东门展厅一个略有些低调的展览——“胡适与北大”。为了纪念胡适出任北大校长70周年,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和北大图书馆联合举办了这个专题展览,以展现胡适与北大的历史关系。展览从9月19日至23日,为期5天。

  

   “胡先生是安徽人,哥大出身,北大成名。”唐德刚曾以极精炼的笔墨概括了胡适的一生轨迹,也指出胡适与北大的重要关系。从1917年9月登上北大讲台,到1948年12月14日离去,胡适在北大的时间是18年,1917年9月一1925年11月任北京大学教授、1930年12月一1937年7月在北京大学任教,任文学院长等职、1946年8月一1948年12月任北京大学校长,这种关系可谓既深且长。

  

   步入展厅,首先看到挂在墙面上的胡适独照、合影,与学界人士来往信笺的复印件。原件多收藏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据悉,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保存了胡适往来信笺6000余封。由于资料对外开放,已有不少学生前往阅览。

  

   展览从一组胡适的留影开始,包括他题赠友人毛子水、傅斯年、胡平的照片。胡适的独照总使人惊叹,这位年少得志,又善于经营自己形象的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极佳的镜头感,鲜少失手,即便在合影中也最容易辨识。

  胡适1915年留美期间的留影

  

  

  

胡适1924年留影

  

   转过来有胡适写给时任校长蔡元培的信。在北大期间,胡适对北大的发展方向和学术传统多次提出过意见。1919年6月22日的信中他谈到杜威来华演讲,以及邀请外国学者到北大讲学,资助林语堂海外留学等事,可见初入北大的胡适已积极参与校务方面的建设,和为北大延揽人才的热心。1926年6月24日,在给蔡元培的信中,又为北大教授的纷纷辞职离去而担忧,信中还提到了德国学者钢和泰经济困窘的情形,以帮助外籍教员渡过难关。

1919年6月22日胡适致蔡元培的信,仅存六页

1926年6月24日胡适致蔡元培的信


   胡适加入北大后投身新文化运动和以科学方法整理国故的事绩自不必说,值得一提的是,胡适对北京大学校史的历史文献也颇为重视。1921年1月,他在购赠北大图书馆的《万国公报》扉页上题记:“出版中有关于京师大学堂的史料,可供将来为北大作史者的参考”。1960年胡适在台湾写成了题为《京师大学堂开办的日期》的考证文章,考证出:“戊戌十月二十日(1898年12月3日),京师大学堂在困难的政治环境里开学。”这是胡适素来擅长的考证研究,又何尝不是他怀念北大的一种方式。

   抗战以前,北京作为文化中心的地位是其他任何一座城市不可取代的,北大作为兼容并蓄的高等学府,更是人才济济,中西学术与文化的交流气氛异常活跃。以这样的文化平台,和他渊博的学识,在胡适的学术交往圈里,既会有如钢和泰这样的外籍学者,也有新兴的知识分子,和旧学代表人物。

1924年,胡适与泰戈尔、钢和泰、Elmhirst、Garreau等人合影于钢和泰在京寓所。

   1924年9月,胡适与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同人合影。前排左起:董作宾、陈垣、朱希祖、蒋梦麟、黄文弼,二排左起:孙福元、顾颉刚、马衡、沈兼士、胡鸣盛。三排左二为胡适。

胡适与《国学季刊》编委会成员合影。左起:徐炳昶、沈兼士、马衡、胡适、顾颉刚、朱希祖、陈垣。


   在展出的众多信笺中,沈从文1946年致胡适的信很容易引起注意。一封短笺道出了沈从文请胡适帮助西南联大国文系学生的原委,展现沈从文“亦慈亦让”的赤子品格,也反映当时师长对于学术后进的提携之风。胡适更是乐于提携后进的代表人物,这位学生所具有的外国文学素养也符合胡适的培养理念。笔者翻捡已出版的胡适书信集未找到他的回应,细心读者也许可以留意。

  

   展柜里依次摆放着胡适的藏书、著作和文论,以及学界友人馈赠胡适的著作。这些展品多来自北大图书馆特藏阅览室和古籍部。当年胡适在离开北京大学南下,将留在北大的图书资料悉数捐赠给了北大图书馆。正是由于他的捐赠,今天的北大学子仍能感受其不可抹去的影响力。

  

   其中最为珍贵的要数胡适藏《水经注》的几种版本,如江苏翻聚珍板、无锡薛氏校本、沈大成校本、谭元春批点本(竟陵本)、赵一清校本,以及马裕藻赠胡适“程甲本”《红楼梦》。从1943年11月开始,胡适决定重审“水经注案”,为此广泛收集《水经注》相关版本,所作论文、函札跋识逾百篇。

  

   与《水经注》相比,胡适对小说《红楼梦》的考证研究更早开始,但他对于版本的推重一以贯之。从胡适题记来看,令他”欢喜极了”的程甲本是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萃文书屋木活字本,一百二十回中最老的版本,有着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成为他日后《红楼梦》考证研究工作所依据的一个重要版本。马浴藻赠送该本的时间是在1927年,当时胡适正准备离沪,重回北大执教。

  

   此次还展出徐志摩、陈衡哲、周作人、傅斯年、沈兼士、魏建功、王重民、汤用彤、刘半农等学者的题赠著作。他们都曾任职于北大,与胡适有密切往来。

  

徐志摩题赠胡适《翡冷翠的一夜》

陈衡哲题赠胡适 The Chinese Woman and Four Other Essays

周作人题赠胡适《苦茶随笔》


   展柜摆放的胡适几部初版作品,如《尝试集》、《短篇小说》、《中国哲学史大纲》和《中国的文艺复兴》(The Chinese Renaissance)均收藏在北大图书馆特藏阅览室,可直接前往阅览。

   移步到旁边的放映厅,一张张由图片和文字构成的幻灯片,投影出胡适在北大“三进三出”的历程,从初为北大师的意气风发,到执掌北大文学院的踌躇满志,再到出任校长时的众望所归和“黯然”离场。

  

  

   幻灯片终止在1948年12月14日这个时间点。南京派飞机将胡适与陈寅恪接走,临行前他仓促地留下便笺给汤用彤、郑天挺:“今早及今午连接政府几个电报要我即南去,我就毫无准备地走了,一切的事,只好拜托你们几位同事维持,我虽在远,决不忘掉北大”。这成了胡适与北大的诀别之语。

  

   从展厅出来,不远处便是长年树立于北大图书馆的严复铜像。咫尺之距的两人,严复与胡适,一个进化论的译介者,一个“适者生存”的信仰者,一个民国肇建时期北大的第一位校长,一个北大革新的健将,民国时期北大的最后一任校长,仿佛代表着两个遥相辉映的时代。今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胡适,也表明七十年过去后,“决不忘掉北大”的胡适,仍然是北大历史上最不可忘却的人物。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5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