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靖 云国强:新自由主义现代性阴影下的家、审美权威与阶级认同*

——《交换空间》与生活方式电视节目的文化政治

更新时间:2016-09-17 10:14:15
作者: 吴靖   云国强  
这构成了家庭(私人生活)和社会(公共生活)的二元对立结构。吴飞(2011)认为,无论是传统的中国家庭还是传统的基督教家庭都是具有价值感的社会单位,而现代、世俗的家庭关系是契约制的,基于个人利益和工具理性。因此,以个人为中心的核心家庭模式成为新自由主义思维方式的基石。尽管过去几十年的社会主义革命曾经试图通过将生产、福利、教育和家庭管理社会化来弥合私人-社会的二元对立,在“小家庭”之上树立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家庭”,但是到了市场化时代,随着单位制的解体,逐步取得法律与行政霸权地位的是以个人主义为原则的中产阶级家庭模式。

   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社会发生了一系列颠覆人们日常生活的市场化变革:房屋的私有化、教育和医疗的商业化,使得家庭是独立的、与社会割裂的、自我依赖的社会单元这个观念进一步被塑造成为现实。这些变化从根本上动摇了人们对于一种集体性未来的信念与想象,并且在如住房、上学和就医等最普通的生活经验中推广商品化和个人主义。住房的市场化不仅创造了一个繁荣的房地产行业和一群暴发户开发商,还使得一间公寓变成最重要、价格最昂贵的消费产品。一时间,中国的大小城市房价飞涨,买房子或投资房地产,突然变成了个人或家庭应该而且必须做的头等大事。商业媒体和房地产行业的营销部门抓住机会,不断生产出相关内容,鼓励与督促人们“拥有自己的房产”。在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有关房价的公共争议和有关新开发居住小区的各类新闻铺天盖地,俨然成为当代中国社会最重要、最能吸引眼球的议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拥有和装修自己的公寓已成为人们生活、媒体和相关社会机构的中心议题之一。许多人都注意到,当代中国房地产广告的主要意象是土地、空间、社会资本和成功的私有化与个体化,被这类广告所忽略和遮蔽的,是社区的共同生活,以及关怀与分享的伦理(吴靖、王颖曜,2007;王晓明,2008)。介绍了相关社会背景,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播出的一档生活方式类电视节目——《交换空间》。

  

三、从《为您服务》到生活方式电视

  

   许多学者将中国传媒改革时代的转型描述为从国有宣传机构到国有商业机构的转变(Zhao, 1998, 2003; Lewis, Martin & Sun, 2012)。在维护国家政治安全以外,中国的大众传媒所面对的最大任务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变成了运行文化企业以获取利润。赵月枝认为,在党的路线和盈利冲动之间存在着持续不断的协商(Zhao, 1998)。然而,随着党的路线发生了决定性变化,从社会主义政治变为务实的经济发展,政府也越来越多地用经济表现来确定自身合法性,党的路线变得越来越与盈利冲动保持一致。由于中国的主流传媒仍旧具有国家事业单位的法律地位,传播媒介的激进市场化变革并没有如其他领域那样引发激烈的辩论和争议。媒体从内容生产、传播到消费的各个环节都更加紧密地与广告和营销等商业需求联系在一起,然而社会舆论作为整体仍旧把传媒内容看作是官方意志主导下的产物,并理解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建构和传播。至少在媒体领域,改革并没有形成政府与商业、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显著区隔,社会主义的语言和新自由主义的实践就这样高度统一在主流媒体的日常运营之中。

   生活方式电视节目的发展可以生动地说明这一趋势。在中国的电视中,与西方的生活方式节目最相似的节目类型是所谓的服务类节目,这种节目为观众提供有关产品选择,商品安全、家居信息、节能环保、家居装饰、烹饪技巧、健康咨询、时尚建议等实用信息。在昔日的社会主义词汇中,“服务”这个词被广泛用于描述党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毛泽东的一句著名口号就是“为人民服务”,作为共产党使命的宣称,仍然出现在许多公共场所,尤其是政府建筑和公共机构,如学校或国有企业。因此,当中国最早的生活方式电视节目《为您服务》于1982年开始播出,用“服务”这个词来命名节目并非偶然。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潮流蔚为大观,电视产业在现代化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口号下开始蓬勃发展。《为您服务》正是转型时期媒体从意识形态宣传向日常生活服务转变的产物。它明确提醒观众,电视台的新节目既体现了新时期的世俗化趋势,又与党的传统宗旨保持一致。这个节目的主要内容是为观众提供各种生活信息与建议,似乎是在向观众表明,如今个人幸福也是党所关心的重大问题之一。

   随着日常生活与大众传播媒介的日益商业化,生活方式与服务类的节目成为产品营销、展示、推广、培育大都会消费文化的一个方便的平台。受众在接受各类“实用”信息的同时,也逐步熟悉了商业社会的品牌、惯习和伦理体系。《交换空间》是《为您服务》的周末版,于2005年创建,现在于央视财经频道播出。制作方声称,这是一档“贴近普通电视观众,倡导自己动手、节俭装修为理念的”服务类节目。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和家居装修市场显然是这一节目创意背后的主要驱动力。然而,正如节目理念对“普通观众”的强调,这档节目的目标观众群是居住在普通公寓的城市中产阶级。节目风格与高端房地产广告中充斥的西式豪宅或者中式宫殿式建筑的夸张宣传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新近商业化的住宅市场,许多房屋成品其实是“裸房”,每个购买房产的中产阶级家庭还面临着选择装修风格、购买装修材料、雇佣装修工人的复杂任务。这种房屋作为个人资产,完全由个人进行改造、装修和使用的原则,与社会主义的住房分配机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社会主义时期,住房不仅依靠分配,房屋功能和室内风格也都非常简单、简朴,趋向统一,并没有当下所流行的各自装修房屋的风潮。因此,房地产行业的市场化与住房的商品化不仅仅是住房分配机制的变化,也意味着社会主导文化中中产阶级个人主义对工人阶级集体主义文化的取代。

   《交换空间》采用了真人秀的节目类型。每一集从志愿者中选择两个家庭,将各自公寓的一间房间进行交换,由对方家庭的团队来替自己进行重新装修。装修由专业设计师策划、指导和实施。节目为每个家庭提供18000元的装修基金,基金来自建材装修行业的赞助商。每组有48小时来实施各自的装修计划。最后,小组成员将回到自己的家,揭晓装修成果并发表意见。每集节目开头,两个家庭分别表述他们对房间重新装修的期待和要求,设计师也会根据要求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和计划。48小时的装修工作视频经过剪辑进行播出,主要展示两个小组选择材料、商讨计划、探讨风格,以及和设计师沟通的场景。中间还会插播一段事先录制好的、著名的艺术家或设计师对家庭装修的想法与作品。这部分的主要功能是教育,向观众介绍家居设计的最新趋势和美学观点。在笔者观看的二十几期中,这个软性广告的插播部分总的来说推崇那些可以称之为后现代的家居装修风格,即亲近自然的想法与设计观念,采用天然和环保材料,追求异国情调的、外来的或传统的、原始的风格。这部分所展示的装修效果实际上只能在超大空间的豪宅中才能体现出来,与片中中产阶级公寓改造后的效果有很大的差距。节目设置这个环节,应该是希望为中产阶级树立一个值得幻想与追求的家居环境的典范。两个家庭的参与者,除了协助设计师完成为对方家庭装修的工作,还要参加一个小小的创意竞争,即用主办方指定的废弃材料,比如矿泉水瓶,或旧箱子,来创作一个家居工艺品或者实用物品。50名观众代表将投票选出他们最喜爱的创意作品。节目方指出其宗旨是服务、提供信息和娱乐观众,所以节目融合了最新的家居设计趋势、新材料的介绍、参与者的个性展示,以及通过互换房间来体现社区参与和互助精神。

   《交换空间》面向全国征集参与家庭,每集会选择两个情况相似的家庭参与交换装修。每隔一段时间,节目会连续播出在特定省区拍摄的节目。作为国家电视台,在节目中呈现中国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和多样化的文化景观,也是国族意识建构的举措。但令人惊奇的是,在笔者看过很多集之后,遗憾地发现不论在哪个地方拍摄的节目,不论心中期待的文化与社会差异性有多大,出现在节目中的公寓、家庭和需要解决的装修问题都是非常相似的。由于这是一个促进商业家居装饰的节目,对于参与家庭和居住状况的选择范围是非常狭窄的,有资格参与的只能是自有住房的家庭,租住房屋的群体或者居住在宿舍的工人和学生,都无法出现在这个节目中。另外,节目鼓励的所谓个性表达其实也只是局限在创意竞赛那个小部分。大部分的装修工作都是在设计师的主导和实施下完成的。他们会介绍自己的装修计划,带着参与者去挑选和购买装修材料,并在这个过程中向参与者和观众介绍新的装饰材料与装修风格的流行趋势。所以真正的竞争发生在分别为两个家庭装修的设计师之间,他们在节目中的表现将会影响他们在装修市场上的口碑与业务。这个节目对于设计师来说,其实是包装成社区服务的选秀竞争。被选上的家庭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核心家庭,有些与老人同住。要符合上节目的条件,房子要满足一些要求,比如居住了一段时间,一些装修老化过时,家庭成员发生了变化,如新生婴儿或者新婚。大部分家庭都是年轻的城市中产阶级夫妇,有稳定的工作和中等收入,没有孩子或者孩子很小,有的住在父母的房子里。通过该节目的选择过滤,电视屏幕中的家庭规范只覆盖中国社会中居住在城市的、年轻、向上移动的少部分人群,而他们恰恰是房地产和家居装饰行业的目标群体。农村居民、没有能力装修房屋的城市贫困人口、租房的住户、单亲家庭、居住在社会主义时期建设的如今已经破败不堪的公有住房的人群等,在这个节目中自然是完全不可见的。即便是国家电视台,即便是继承了某些社会主义遗产的服务类节目,它所服务的对象也已经根据市场原则进行了等级划分和过滤,并非面对全体国民。当然,这并没有阻止上述人群——他们很可能是央视节目的忠实观众——去观看节目,并获得未来也要购买与装修自己房产的想象,同时受到节目中所推行的商品房的审美范式的熏陶。

  

四、家庭伦理与现代美学:权威、社区与新自由主义个体之间的博弈

  

   电视上出现的家庭都拥有基本相似的条件:相近的社会阶层和年龄,至少名下有一套房产。有些情况下,公寓是由父母提供给已婚子女共享。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肯定是父母用他们在住房市场化初期获得的职工住房福利来帮助必须在市场上自己购买商品房的子女。另外一些情况是已经工作的子女将父母从老家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与他们居住在一起,或者请老人帮助分担育儿的工作。经常出现的多代共同居住的情况,反映出中国的文化传统如何渗透与改造国际化的个人主义与核心家庭模式。父母与成年子女,甚至在他们结婚之后,都会分担购买住房、抚育下一代等经济与社会负担。因此,对于部分新一代年轻人来说,住房和教育的快速商业化所形成的压力,由于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和老一辈所享有的社会主义的遗产,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节目主持人对三代同堂的大家庭态度非常友好,对他们的需求提出热心的建议。这种参赛家庭的装修意愿通常都会要求兼顾几代人的不同需求与品位。设计师对此的理解是协调中国传统风格和现代主义的家居装饰。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个节目基本不触及房屋的产权问题,也很少描述家庭生活中的劳动分工。夫妻二人被默认为共同拥有房产,两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很少有全职妈妈的情况出现,虽然这在当下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中已经日趋常见。在有小婴儿但没有老人同住的家庭中,视觉画面并没有体现出夫妻二人在育婴、家务劳动方面的不同分工。这说明,至少在央视所代表的主流视觉机制中,传统家庭观念的回归只涉及代际之间的关系,性别关系仍旧在观念层面维系平等的外表。父权制与传统,如果这意味着慈爱的父母、孝顺的子女和家庭经济责任的分担,就会被描绘为是值得追求的美好事物。由此可见,在这档声称“为人民服务”的节目中,混合社会主义和传统的家庭价值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39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6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