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葛四友:资源平等理论的诊断与重构

更新时间:2016-09-17 00:49:24
作者: 葛四友  

  

   摘要:德沃金提出的“平等尊重与关切”为当代分配正义理论提供了一个讨论的平台,其资源平等正是对每个人表示“平等尊重与关切”的一种尝试。但这种资源平等无论是作运气均等主义解读,还是按德沃金的原意做日常伦理解读,都有着无法克服的内在不一致。尽管这种不一致有各种表现,但其根源在于道德的崇高与动机的不足。一方面,德沃金作为一个义务论者把道德看得很崇高,而肇始于康德的这种观念预设了善良意志或说彻底的仁爱。另一方面,德沃金认为各种道德概念是诠释性概念,由此特别重视日常伦理实践,而后者回应了我们既有利他主义的一面也有自利的一面。后果主义能够很容易地纳入这种动机限制,表明日常分配正义具有与此种动机结构相适应的两种核心成分:利他主义的人道与自利的公平。

  

   关键词:资源平等 运气等主义 日常伦理 人道 公平

  

   葛四友,湖南临湘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一 平等的尊重与关切

  

   今年二月离世罗纳德·德沃金是当代最有影响的政治哲学家与法哲学家之一。其研究领域横跨道德哲学、政治哲学与法哲学,在每个领域都颇有建树。他所提出的资源平等理论影响极为重大,使得他在分配正义领域成为可以与罗尔斯、诺齐克相比肩的标志性人物。尽管人们往往把罗尔斯与诺齐克加以对比,但从贴标签的意义上讲,德沃金与诺齐克显然是更合适的对比。德沃金坚持平等至上,诺齐克则是强调自由至上,而罗尔斯强调兼顾自由与平等的公平至上。在很大程度上说,他们三人代表了自由主义阵营在分配正义领域的左中右三种立场。德沃金提出了平等理论的一个最重要宣言:平等就在于对每个人表示平等的尊重与关切。这个宣言在很大程度上讲是开放的,其内容具有很多可能性,因此成为自由主义者各派均能接受的一个原则,为当代分配正义理论提供了一个讨论的平台。

  

   功利主义或说后果主义强调效用或价值的最大化,一般被人认为是最为忽视分配正义的,但它依然相容于平等尊重与关切这一信条。这种平等尊重不是直接以人为单位,而是体现在把每个人的利益或效用都只算作一份。换言之,每个人的效用具有的份量是平等的,从而以效用的份量平等来间接体现对所有人的平等尊重与关切。在这种平等观之下,资源的分配应该是使得总效用(总价值)最大化,但它确实不管特定的个人得到的效用(价值)数量如何。诺齐克的自由至上一般也是被视作平等的对立物,但这种理论认为人人皆有同样的自由权,因此其对每个人的尊重与关切则是表现在保护每个人的自由权不受侵犯。换言之,它是个人自由权的平等,也是形式意义上的机会平等原则。在这种分配正义理论之下,只要每个人的自由权得到了保证,那么资源是如何分配是完全与对个人的尊重无关。它与功利主义都排除了等级制,由此排除了一种社会偶然性,即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卑贱之人的可能性。但这两种理论并不怎么特意针对运气或说偶然性,并不排除其他社会偶然性(如父母与出生国家或地区的差别)与自然偶然性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但还有一种理论认为,对个人的平等尊重体现在让所有人的潜能有机会得到实现。罗尔斯提出的公平的机遇平等原则就表达了这种观点。[①]这种原则试图抵消社会偶然性对个人生活的影响,说得简单点,它就是试图使得具有差不多天赋和努力倾向的人,能够具有差不多的机会过上同样好的生活。但是非常清楚,只要人们承认家庭的存在,承认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承认各种亲近关系的存在,那么单独抵消社会偶然性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人们因自然偶然性的影响所导致的资源分配会进一步产生其他的社会偶然性。不过,相对于纯粹形式上的机遇平等原则而言,它在制度上的规定对于偶然性的影响调整得更多,比如它会要求具有免费的教育,具有免费的医疗等保证人们能够发展其潜力。平等尊重还有一种表现形式,它要求不仅抵消社会偶然性的影响,还要求抵消自然偶然性的影响。这就是目前被认为真正代表了平等的主流理论:运气均等主义,其代表人物之一就是柯恩。[②]这种观点的实质在于:人们不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或选择,那么应该过得一样好。按照运气均等主义理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体现对所有人的平等尊重与关切。

  

   除了上面的原则外,在它们之间还存在着各种组合式的原则。罗尔斯的公平正义原则就是居于公平的机遇平等原则与运气均等主义原则之间。罗尔斯接受运气均等等主义,也接受帕累托最优原则,他认为差别原则(尽可能地改善最不利者的处境)比运气均等主义更好。这种理论认为对每个人的平等尊重就是要让最不利者过得尽可能地好。德沃金的资源平等理论认为平等尊重与关切就在于资源的分配要“敏于抱负,但钝于禀赋”。[③]这种平等理论对于偶然性的处理在很大程度上不同于上面的几种理论,一方面,它不像功利主义和自由至上主义那样,对于偶然性不闻不问,它在某方面是特别针对偶然性的,比如说它要求资源的分配钝于禀赋,在某种意义上是要抵消自然偶然性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它又不像运气均等主义那样要完全要处理所有偶然性,因为它认为如果偶然性出现在抱负之中的话,那么这是个人应该承担责任的。

  

   二 运气均等主义解读

  

   上面我们从抽象层面比较了几种分配正义理论,大概可以显示资源平等理论在其中的基本位置,本节我们将着重探讨资源平等理论的一种解读:运气均等主义解读。要注意的一点是,德沃金坦承政治哲学的研究应该以道德哲学基础,而法哲学的研究应该以政治哲学为基础。在这个意义上讲,德沃金的政治哲学是承上启下的研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要想真正地理解德沃金的平等理论,那么理解他的道德哲学就是极其重要的。德沃金本人对此也交待得非常清楚,他的平等理论的根据是两个伦理学原则。第一个原则是“重要性平等原则:从客观的角度讲,人生取得成功而不被虚度是重要的,而且从主观的角度讲这对每个人的人生同等重要”。第二个原则是“特殊责任原则:虽然我们都必须承认,人生的成功有着客观上平等的重要性,但个人对这种成功负有具体的和最终的责任——是他这个人在过这种生活”[④]。

  

   在德沃金看来,正是上述两个原则对我们如何体现“对每个人表示平等尊重与关切”提出了要求。实际上,就这两种责任的抽象区分而言,无论是罗尔斯还是诺齐克都不会反对此点,大概也没有自由主义者会反对这一点。因此,德沃金的特点不在于两种责任的区分,而在于两种责任的具体蕴含的理解。他认为第一个伦理原则会“要求政府采用这样的法律或政策,它们保证在政府所能做到的范围内,公民的命运不受他们的其它条件(他们的经济前景、性别、种族、特殊技能或不利条件)的影响”。这是德沃金所提出的两种责任中的集体责任。德沃金认为第二个原则其实是“关联原则:它坚持认为,就一个人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而言,在资源和文化所允许的无论什么样的选择范围内,他本人要求对做出那样的选择负起责任”。这个原则强调的是个人责任,即个人应该对此造成的后果负有责任。这个原则要求“政府在它所能做到的范围内,还得努力使其公民的命运同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密切相关”。[⑤]

  

   德沃金的资源平等就是用来体现这两种责任之划分的,而其中的一个关键就是个人(person)/环境(circumstance)的区分。个人中的因素,如嗜好、抱负和信念等属于个人责任范围;然而,非个人性资源(即外在的可交换的各种物品)和个人性(personal)资源(主要是人的生理能力与精神能力)是环境因素,属于集体责任。在这种观点下,德沃金认为“一方面,我们必须承受违反平等的痛苦,允许任何特定时刻的资源分配(我们可以说)反映人们的抱负。也就是说,它必须反映人们做出的选择给别人带来的成本或收益……。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允许资源分配在任何时候对天赋表示敏感,即让它受到有着相同抱负的人在自由放任经济中造成收入差别的那种能力的影响”[⑥]。简单点说,这就是资源的分配要敏于抱负而钝于禀赋。

  

   德沃金除了在规定两种责任上具有其独特之处外,它在如何用资源平等来实现这两种责任也有其独特之处。平等理论者广受质疑的一点就是平等与市场相冲突,但德沃金的平等理论却是要以市场机制为前提的。换言之,市场非但不是平等的竞争对手,相反,市场是其资源平等的必然组成成分。面对具有不同性质的资源,德沃金利用了不同的市场机制。对于外在的非个人性资源,他采用的是拍卖方法。在拍卖之始,给予所有人一样的筹码,换言之,每个人具有同样的购买力。然后,德沃金设想人们可以无限次重复拍卖,从而让每个人对自己的真实意愿(欲望)能够对所有外在资源做出灵敏的回应。这样,每个人所能获得的资源都非常灵活地考虑了这种资源对其他人的价值,由此每个人的获得都考虑了这种获得的真实机会成本。当拍卖最终完成后,所有人的购买力都体现在其拥有的资源之上,并且每个人都宁愿要自己的那一份资源而不是别人所拥有的那份资源。这时没有人会忌妒其他人所具有的资源,否则他可以重启拍卖过程,从而也就实现了非个人性资源的平等。

  

   对于内在的属于个人的资源的平等,德沃金采用的是虚拟保险的间接方式来实现。德沃金在这里的一个关键点是区分了两种运气。“‘选项运气(option luck)’是一个审思的和经过计算的赌博如何产生的问题,人们的损益是不是因为他接受自己可以预见到的、本可以拒绝的孤立风险的问题。而原生运气(brute luck)则是以不同于审思的赌博方式产生的风险。”[⑦]在德沃金看来,选项运气在选择过程中必然会体现出我们的嗜好、抱负,这也是我们追求哪种生活的体现,因此属于个人责任范围。而原生运气则明显没有反映我们的嗜好、判断与抱负,因此属于集体责任范围。德沃金不仅做出了两种运气的区分,还找到了一个方法将两种运气联系起来,这就是保险。尽管灾难是原生运气,但“决定是否购买灾难险,是一种经过计算的赌博”[⑧],因而属于选项运气。因此,通过保险而确立的两种运气的转化实际上就是两种责任的转化。人们在个人性资源上的原生运气,也就是人们具有不同的生理能力与精神能力本身是属于原生运气的范畴,但我们可以通过虚拟的市场保险来实现其平等。

  

由于德沃金的拍卖是借助人们在同等购买力之下所做的个人选择实现的,同时区分选项运气与原生运气也是借助人们的选择来实现的,因此,尽管德沃金一再声称自己不是运气均等主义者,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将其理论理解为某类运气均等主义,柯恩就是其中有力的代表。但是从运气均等主义角度来看待资源平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3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