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葛四友:资源平等理论的诊断与重构

更新时间:2016-09-17 00:49:24
作者: 葛四友 (进入专栏)  
有着几个根本的内在不一致性。外在资源的拍卖设计与运气均等主义存在着两种根本的不一致性。第一个不一致性体现在拍卖时的外在资源的设定上。尽管乍一看好象外在资源的存在是一个不可变更的事实,就像地球上有多少煤炭等资源是固定的。但实际上情形并不是如此,尤其是当我们从长远角度考虑的时候,人们拍卖时能够具有的原始资源明显是可变的。由于外在资源在这种意义上是可变的,并且不同的外在资源对于不同的人具有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也完全是外在于个人之控制的,因此从运气均等主义角度看,不应属于个人责任,而应属于集体责任。第二个不一致体现在个人的嗜好与抱负上。当拍卖时,我们实际具有的嗜好与抱负也被看作是给定了的,没有办法调整。正是在这里,外在资源的拍卖有一个根本的循环。我们即使无法选择所有的嗜好与抱负,但我们起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整我们的嗜好与抱负,没有这一点,自由的意义会大大缩减。但是我们的嗜好与抱负的调整正是根据我们的外在环境来进行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资源平等正是要提供一个正义的环境来让我们形成自己的嗜好与抱负。但在德沃金的拍卖中,这个正义的环境本身又要根据我们的嗜好与抱负来确定,由此存在着根本的循环。

  

   第三个不一致性是由柯恩[⑨](2001)所提出的,即德沃金的资源平等没有前后一致地处理偶然性的影响,当偶然性对人们的生产能力产生影响时,资源平等认为它属于集体责任,应该抵消这种影响,但当偶然性的影响出现在消费领域时,资源平等认为它属于个人责任,由个人自己承担。第四个不一致性是由李普特[⑩](1999)提出的:如果抵消原生运气的影响是因为它超出我们的控制,那么选项运气的影响也同样是超出我们的控制的,因此要么我们能够找到其他的道德根据来只抵消原生运气而不是选项运气的影响,要么我们就得抵消所有运气的影响。不仅如此,除了第三个似乎可以修正外,第1、2和4个不一致是根本性的,无法在资源平等内部应对。因此,无论德沃金的本意如何,运气均等主义视角都无法给予资源平等一个融贯的论说。

  

   三 日常伦理解读

  

   上面的分析表明,资源平等的运气均等主义解读是不成功的。实际上,德沃金的本意也明确不支持这种解读,至少有三个方面可以支持这一点。第一个方面是德沃金明确陈述他的各种区分所做的依据不是如柯恩所断言的是否具有选择。这个方面首先体现外在资源原始情况的讨论中。德沃金认为,“运气在决定任何人对结果多么满意上也起一定作用。……移民们没有被冲到一个有更多(虽然幸运的是,也没有更少)他所需要的东西的岛上,这是他的不幸。然而他不能抱怨说,对他们找到的实际资源的分配是不平等的。”[11]毫无疑问,这种情况应该属于德沃金所谈到的原生运气范畴,但他并不认为这种情况下的不利是需要补偿的,仍然属于个人责任的范畴。这个方面还体现在德沃金所做的个人/个人性资源的区分上。德沃金非常明确地交待“个人与个人性资源”的区分根据不是人们是否具有选择,“我没有假设人们可以广泛地选择自己的信念、嗜好或个性,这比他们选择自己的种族、体格与智力的范围大不了多少”[12]。

  

   第二个方面在于德沃金非常明确地提出其两种责任的划分依据的是日常伦理经验:“我遵循的正常人的伦理经验,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对他们自己的个人承担后果”[13]。……“很难想象,像我们这样的动物,如果把自己的信仰、信念、嗜好、判断和抱负当作幸运或不幸的偶然事件,那么我们会有怎样的行为”[14]。因为“正是我们的各种嗜好和抱负,为我们规定了什么是令人满意的或值得过的生活,把它们当作我们实现这种生活的障碍是说不通的”[15]。并且“有些抱负是如此重要,甚至只是为了得到实现它的机会,我也愿意让自己成为穷人:我们习惯认为大艺术家在年轻时就是这样想的”[16]。

  

   除了上述两个方面外,支持日常伦理解读的第三个方面在于德沃金的伦理观念。德沃金对伦理学的看法迥异于当代伦理学的主流,他反对我们一般所谈论的元伦理学与规范伦理学或说实质伦理学的区分[17]。作为其看法基础的则是他对各种道德概念的理解,他把正义、公平、自由与平等均看成是一种诠释性概念,这有别于他眼中所谈论的“自然种类概念”和“准则性概念”。而他对诠释概念的理解有两个特点,一是实践性,从我们日常对此概念的理解入手,第二是整体性,强调各种诠释性概念的相互的融贯与一致(这也体现在他的法律概念的理解之上)。[18]尽管他表面特别强调所谓的“平等至上”,但他实际上认为我们各种重要的道德概念,如公平、自由、平等、正义等均是相互支持和一致的。这与罗尔斯所强调的反思平衡并无实质性的差别。因此,笔者认为,就德沃金的本意来讲,资源平等做日常伦理解读是最合适的。

  

   然而,日常伦理解读最合德沃金的原意并不表示其理论因此就是正确的,甚至都不表示这是对其理论最好的解读。资源平等理论的根据是集体责任与个人责任的区分,而德沃金体现两种责任的实质在于:环境(包括个人的生理能力与精神能力)是属于集体责任,而个人(包括抱负与嗜好)是属于个人责任。由此,最具争议性的就是与之对应的两个区分:个人与个人性资源的区分,选项运气与原生运气的区分,前者均属于个人责任,后者则属于集体责任。笔者认为,以下三个理由使得我们无法接受资源平等的日常伦理经验解读。

  

   就日常生活经验来说,个人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有责任,对自己的抱负与嗜好负有责任,这是符合我们的道德直觉的。但正如柯恩所说,“自我所有”在日常伦理中所具有的直觉吸引力不比任何一种平等理论弱。按照我们的道德直觉来说,我们不仅认为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抱负与嗜好负责,我们同样也应该为自己的生理能力与精神能力负责,尤其是当我们具有正常的发展环境时,情况更是如此。事实上,德沃金在论证中也隐晦地承认了这一点。“技能和抱负相互形成的影响阻挠着我们。技能是培养和发展的产物,而不是完整发现的东西。人们选择哪一种技能加以发展,反映着他们有关最好成为什么样的人的信念”[19]。“假如我们设想每个人对自己有何技能一无所知,我们便从它的个人性中排除了太多的因素,以至于没有为哪从一般的正常角度考虑他的抱负留下任何合理的基础。”[20]这也就相当于说,从日常伦理经验来说,个人与个人性资源这一区分是没有的。人们并不认为我们的精神能力,如技能等属于环境因素。这是第一个反驳的理由。当然,这里并没有说个人/个人性资源这种区分是不成立的,只是它在日常伦理经验上是不存在的。

  

   德沃金为这种区分提供的第二种直觉性理由是嗜好与抱负为我们规定了什么是令人满意或值得过的生活。而生理能力和精神能力则没有这个功能。但这个理由同样是不成立的。因为即使我们的嗜好、抱负规定了我们生活的意义,也并不能证明它规定的这种生活意义是合理的,因此并不能表明我们具有任何的嗜好、信念、抱负都是合理的。比如说印度寡妇殉夫之风俗,假设某个女人接受了这种信念与抱负,认为此风俗规定了她的生活意义。我们也不能据此认为这种风俗就是正确的。显然,我们在在不同的条件下,显然可能具有不同的嗜好、信念与抱负。一个显然的日常事实是,人们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从而调整自己的期望与抱负。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一种分配正义理论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人们提供一种合适的环境,这里人们形成的嗜好与抱负可以认为是可接受的。这是第二个反驳的理由。

  

   第三个反驳的理由在于选项运气与原生运气。对个区分有两个反驳。第一个是德沃金对运气的处理是不一致的。如果是按照运气均等主义来说,那么嗜好与抱负中的原生运气所产生的影响也是应该抵消的。如果是按照日常伦理的经验来看,那么天赋中的原生运气则是不应该抵消的。第二个是运气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是只有负面意义的。正如拉兹所讲到的[21],运气就是一个原生的事实,无论你接受与否,它都构成了我们生活的一个部分。特别是从我们的日常伦理经验来看,没有运气,没有偶然性的生活,显然人生有很多乐趣与意义都失去了。一个没有任何危险的登山运动,显然不是真正的登山者所爱好的。生活中没有任何“偶然性”,一切都可预料时,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索然无味。德沃金对运气的考虑似乎是想纳入此点,但却无法提供一种有统一根据的处理方式。

  

   四 困境的缘由:道德的崇高与动机的不足

  

   上面我们阐明了资源平等理论的两种解读,但都无法给出融贯一致的论说。笔者认为,根本原因在于这两种解读所具有的两个特征:一方面是要符合我们深刻具有的某些道德直觉,另一方面是要满足理论的融贯性或一致性。运气均等主义无疑抓住了我们的对道德责任的直觉:我们只对自己的选择或具有控制的事情才应负有责任;日常伦理解读则符合我们的另一种道德直觉:我们的抱负、嗜好等构成我们的身份,决定我们是谁,给予我们人生以意义(无论是好是坏)。柯恩把第一种想法贯彻到底,坚持所有人的贫富一定要反映选择或过错,也就是坚持运气均等主义。诺齐克则是在第二点上贯彻到底,坚持绝对的自我所有,并且把这种彻底的所有制也贯彻到了外在资源上,由此形成了他的“守夜人国家”理论。尽管两种贯彻方向大为不同,但两者均把某种具有表面合理性的道德直觉给贯彻到底,其后果就是与其他具有同样深刻吸引力的道德直觉相冲突。诺齐克与柯恩的冲突就是其中的表现之一。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不仅罗尔斯,还有德沃金均是中间派,他们的理论不仅强调我们的理论要符合某种道德直觉,而且还强调要符合各种道德直觉,要找到它们之间的一致性(罗尔斯用的是融贯性,而德沃金则是整体性)。然而,我们的各种道德直觉背后的理由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因此罗尔斯和德沃金的理论就会面临理论内部的不一致性。

  

   笔者认为这样一种局面与康德有很大的关联。康德的理论给伦理学带来的巨大影响之一是道德地位的极度提升,道德价值是所有价值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崇高的。由此带来的第二个巨大的影响是道德的绝对性:道德是绝不妥协的。当代的义务论式分配正义理论很多都受到了康德的这种影响,接受了某种形式的绝对性。诺齐克宣告:“个人具有权利,有些事情是任何他人或团体都不能对他们做的,否则就要侵犯到他们的权利。这些权利如此强有力和广泛,以致引出了国家及其他官员能够做些什么事情的问题(如果能够做些事情的话)”[22]。罗尔斯则认为“社会的每一成员都被认为是具有基于正义、或者说基于自然权利的不可侵犯性,这种不可侵犯性甚至是任何别人的福利都不可逾越的”[23]。德沃金则认为“平等与自由(均等主义原则的最好观念的要求与自由)之间的任何真正的冲突,都是一个自由必败的竞争”。[24]

  

然而,康德对道德绝对性的认定预设了“善良意志”。善良意志意味着我们总是会有充分的动机去做道德所要求的一切事情,不管我们要为之付出多大的代价。换言之,道德义务本身以及这种义务的应用均不受动机能力上的限制。而动机不足对我们日常的道德义务在这两个方面均有限制。动机不足的一种限制是:我们已经具有某种道德要求或义务,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动机去实现这种道德要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3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