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维护美国的首要地位——新一届行政当局的一项防务策略

更新时间:2016-09-07 18:08:23
作者: 麦克·索恩伯里   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  

   翻译:新华社副译审、清华大学兼职研究员尹宏毅

  

   【本刊讯】美国《外交》杂志2016年9月至10月一期在《评论》栏内刊登麦克·索恩伯里和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合写的一篇文章,题为《维护美国的首要地位——新一届行政当局的一项防务策略》,全文如下:

  

   下一任美国总统将会继承这样一个安全环境,在其中,美国在财力日益受到制约、地位下降和在保护友邦以及自身利益的愿望问题上在国内外的不确定性日益加重情况下,应对日益增加的威胁。在欧洲、西太平洋和波斯湾地区——按照民主与共和两党行政当局长期以来的看法,这三个地区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修正主义强国正在谋求推翻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在欧洲,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夺取了克里米亚,在乌克兰东部发动代理战争,并威胁着俄罗斯周边的北约盟国。俄罗斯进一步展示出新的自信心,向叙利亚派遣了部队,加强了自己的核武库。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试图“调整”与莫斯科的关系失败以后,发出了严厉警告,并实施了经济制裁措施,但这些在吓阻普京方面收效甚微。

  

   时隔五年,行政当局的亚洲“支点”战略也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行动的匹配。中国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大量投资于旨在威胁驻西太平洋美军的武器系统。因此,中国正在被证明越来越企图并且能够推行其在东海和南海的扩张性领土主张。由于不满足于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北京已经使之军事化,在天然的与人造的岛屿上建立基地。美国未能强有力地应对这些挑衅,以致盟国质疑其履行长期以来的安全承诺的愿望。

  

   美国领导力的匮乏也正在刺激中东地区的不稳定。在伊拉克,奥巴马行政当局撤退了全部美军,从而放弃了通过艰苦努力赢得的利益,造成了使伊朗的影响和伊斯兰国组织得以兴起的安全真空。使其战略上的失误家中的是,行政当局从根本上误解了阿拉伯之春的性质,未能认识到,这些起义会为激进的伊斯兰主义分子提供机会,而不是带来一种新的民主秩序。行政当局也未能从上届行政当局在伊拉克的经历中汲取教训,因为奥巴马行政当局选择在伊拉克实施“幕后领导”,为了推翻卡扎菲而进行干预,结果却宣布胜利,然后任凭该国陷入国内混乱。然后,它在阿萨德总统在叙利亚动用化学武器问题上划了一道“红线”,但却未能采取行动加以落实。其结果是中东地区日益加重的不稳定和美国影响力的衰落。

  

   在奥巴马行政当局注视下,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增加了。同属于逊尼派穆斯林组织的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乃至西非获得了新的立足点。奥巴马与伊朗激进什叶派伊斯兰主义的大本营伊朗的谈判并没有遏制住该国插手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的代理战争,及其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哈马斯组织。这些谈判所的确产生的东西——核协议——虽然可能会使德黑兰大踏步地获取核武器的速度放慢,但也使该政权有机会获得数以百亿美元计的从前被冻结的资产。3月份,协议书上的墨迹未干,德黑兰就试验了能够投射核弹头的弹道导弹,公然藐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给所有这些不稳定雪上加霜的是,军事竞争已经扩展到外太空和网络空间等较新的领域,最终也将会扩大到海底的经济基础设施。

  

   由于当前的对策失灵,所以下任总统将需要制订新的防务战略。这项战略应当包括三个基本要素:有关美国所谋求实现的目标的明确声明、对可以用来实现这些目标的资源的了解,以及在这些资源如何利用方面的指导。本文阐述的战略如果得到适当的实施,就会使美国能够排除欧亚大陆边缘地带的一个霸权主义强国崛起的可能性,并维护全球公域的使用权,而又不会在此过程中使国家破产。

  

   目的与手段

  

   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长期以来一直是阻止一个敌对国家在重要地区——欧洲、西太平洋或者波斯湾——建立霸权,因为这样一来,这个敌对国家就能够积累充分的实力,以威胁美国的核心利益。因此,20世纪上半叶,美国在欧洲开展了两次战争,以击败德国,在太平洋地区开展了一场战争,以打败日本。冷战期间,美国与盟国合作,以阻止苏联控制西欧或者将其影响力扩大到中东和东亚。这个目标今天仍然有效。

  

   为了维护与盟国和贸易伙伴的关系,美国还需要有机会进入全球公域。七十多年来,美军承担了保障海洋和天空使用权的责任,不仅对美国,而且对其他国家来说都是如此。美国十分出色地完成了这项任务,因而许多国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然而,维护全球公域使用权既不是廉价的,也不是轻而易举的。假如美国不肯发挥这种作用,就没有任何志同道合的其他大国能够取而代之。

  

   使这两项任务更加具有挑战性的是修正主义强国日益增强的“反介入/地区封锁”实力,如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反卫星系统和各种网络武器。所有这些目的都在于攻击美军的实力(其前沿空军基地和航母)及其中枢神经系统(其监视、侦察、目标定位和通信系统)。

  

   可以用来实现这两个目标的资源是什么?虽然美国的主导地位已经不如冷战结束时,但相对于修正主义强国,美国却享有令人羡慕的地位。它拥有广泛的自然资源、高效率的自由竞争体制,以及所有大国当中最为健康的人口状况。美国拥有同化移民的得到证明的能力。其教育体制虽然急需改革,但仍跻身于世界上最优秀体制行列。由于其与其他大陆隔绝的地理位置与和平的邻国,所以美国能够在远离本国海岸的地方发动本土保卫战。其众多的盟国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当中的大多数。美国拥有世界上最精良的军队,不仅从兵员与装备,而且从开展范围广泛的作战的经验角度而言都是如此。

  

   然而,就在美国的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增多的同时,华盛顿却继续削减军事开支。从2010年到2016年,美国的防务预算就实际数字而言下降了14%以上,在GDP中所占百分比下降了大约30%,并很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随着美国政府债务的利息支付增加而进一步下跌。美国实力最强的盟国的贡献更少。在北约内部最富裕的强国当中,只有英国的预算超过了北约联盟规定的占GDP2%的最低目标。在亚洲,日本仍然受到其自我施加的1%封顶的制约。

  

   这并不是说,美国应该简单地把本国的防务开支与GDP的具体百分比挂钩。这方面的水平应该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所面临的威胁的类型、美国人民愿意接受的风险程度以及盟国所做出的贡献等等。然而,军事预算的下降——尤其是与修正主义强国正在进行的投资相比——使美国及其盟国承担了越来越大的风险。正如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2014年所说,美国削减防务拨款“发出了一个信号,就是我们对维护自己的全球利益不感兴趣”。但是,华盛顿需要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简单地在防务方面花更多的钱。它需要制定战略,更为高效地配置这些经费,并采取增强军队有效性的配置方式。

  

   规划航向

  

   资源总是有限的,因此战略所涉及的就是做出选择。在此过程中,政策制定者必须不仅考虑威胁是否迫在眉睫,而且考虑其规模、形式和发展轨迹。虽然激进伊斯兰主义是美国所面临的最直接的威胁,但中国和俄罗斯却拥有威胁美国安全的大得多的潜能。作为迅速崛起的强国,中国已经建立了除美国和俄罗斯以外的最强大的常规力量,而美俄两国虽然显示出衰落的明显迹象,但却仍然保持着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库。与此同时,来自伊朗的威胁主要涉及其在获取核能力方面的进展所带来的风险。这种风险会引起中东地区核扩散的连锁反应。由于目标应当是把自己的安全所面临的总体风险逐步减少到最低限度,所以美国应该把精力主要集中在准备应对中俄两国的威胁,其次集中在遏制伊朗的扩张主义和支持志同道合的伙伴国打击激进伊斯兰主义组织方面。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鉴于资源有限,所以美军必须采取“一场半的战争态势”——从而不仅能够阻止或者进行与中国的一场大战,而且同时向欧洲或者中东地区派遣远征军。在西太平洋地区,这意味着采取一项第一岛链的“前沿防御”战略。这一岛链从日本延伸到台湾和菲律宾。美国对这三个国家做出了坚决的安全承诺。美国不应当做的是采取一项以对中国实施遥远封锁为中心的,或者依靠军事动员夺回失陷的领土的战略,就像美国在二战中所做的那样。这相当于使盟国与伙伴国暴露在侵略或高压手段之下,而且在人们的眼中也会被看作如此。相反,通过在前沿地带部署充分的力量,包括驻扎在日本和菲律宾的地面部队,美国能够与盟国一起,抵消中国的扩军活动,并维护和平。在日本、菲律宾,也许还有越南,美国增加驻军与援助的大门日益敞开,但这扇大门不会无限期地保持敞开。美国也将无法迅速建立前沿防御态势。因此,下届行政当局应该毫不延迟地开始这一进程。

  

   俄罗斯构成的直接问题就是其利用本国边境以外的代理力量。鉴于这一威胁的性质,华盛顿应当在东欧的前线国家部署更多的地面和空中力量。其使命将是帮助这些国家阻止,并且在必要情况下打击克里姆林宫利用当地的俄罗斯侨民作为代理人的企图。美国应当鼓励主要的北约盟国做出类似的贡献。为了进一步遏制俄罗斯的冒险主义,美国应当在该地区预先部署武器、弹药和给养,以便为盟军的迅速增援提供便利。

  

   在中东地区,美国已经从过多的参与摇摆到过少,同时宣布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如摧毁伊斯兰国组织和击败伊朗的代理人。华盛顿无法清除伊斯兰教的这些腐败形式。只有当地人民能够做到这一点。然而,美国能够也应当支持谋求这样做的国家和组织,并且投入要比迄今为止大得多的精力。鉴于中国和俄罗斯构成的更大挑战,所以重点应当放在质量,而不是数量上。这意味着更多地依靠特种部队和军事顾问来帮助当地政府和组织,并且是在空中力量和网络作战的支援下。像在东欧一样,这还意味着采取一种远征军事姿态,注重一旦发生明目张胆的侵略,就迅速派遣增援部队的能力,而在这种情况下就是伊朗的侵略。

  

由于拥有激进政权、经济日益弱化和核武库不断加强,朝鲜构成了独特的挑战。在许多年里,美国都同意向该国提供经济援助,以防止其成为一个核国家。在平壤2006年越过核门槛之后,华盛顿寻求达成更多的协议,徒劳地企图限制该政权继续扩展的核武库。值得庆幸的是,有迹象表明,奥巴马行政当局正开始用一项注重实施更为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的策略取代这一失败策略。日本和韩国都正在加强自己的导弹防御系统。下届行政当局不应该放弃这些努力来换取朝鲜政府的承诺。它应该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只有在平壤采取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行动来减少其核实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2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