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培根:呼唤理性

更新时间:2016-09-05 09:38:19
作者: 李培根  

   编者按:近日,中国工程院李培根院士受邀在英国剑桥大学做了一场名为《呼唤理性》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在剑桥跟诸位这些剑桥的高材生们交流,的确感到很高兴。

   当得知希望我在这里做一个Talk的时候,我在想讲什么东西,肯定不能够讲我专业方面的东西,因为要是讲机械或制造的话题可能会没几个人有兴趣。后来想想,总归大家还是会关心国内很多事情,祖国的发展,国家工业的进步、技术的进步,也有人会关心教育以及其它等等内容。我发现国内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是什么呢?现在国内方方面面的事情似乎缺少一个东西,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理性。

   所以,后来就决定选择这么一个话题:《呼唤理性》,也就是今天跟大家随便聊聊的话题。

   最近几年国内非理性的声音在变大,我不知道诸位是不是有这样的感觉?在方方面面,可以说经济生活中间、政治生活中间,乃至于最近在网络上面看到的与南海有关的一些言论。这些非理性的声音当然不代表政府、不代表官方的观点,但是这种非理性的声音变大肯定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海外的华人学子也需要去关注这些东西,尤其在社会转型时期的中国更需要理性。

   西方文化中似乎更强调理性,实际上在古希腊时代亚里士多德就讲,理性比任何其他东西更加是人。也就是说人和其他动物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理性。启蒙运动时期就更强调理性。康德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这一启蒙运动除了自由而外,并无什么特别的东西,而且确乎是一切可以被称之为自由的东西中最无害的东西,那便是可以公开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这一段话我背得不准确,大体的意思是这样。这里关键是什么?理性,而且可以公开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启蒙运动强调的是自由,但是自由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公开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讲西方理性,我们学校有一个哲学家叫邓晓芒,他对德国的古典哲学尤其是康德的哲学有非常深的研究。他说到西方理性的内涵,主要是两大原则:一个是逻各斯原则,逻各斯原则就是强调逻辑的规范性。咱们中国传统文化里头的确欠缺一些,为什么咱们自然科学落后,肯定和这一点是有关系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什么?就是强调自由意志的超越。仔细想想这两大原则其实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相对来讲比较欠缺的。当然不是说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一点理性没有,但理性表现不足应是事实。

   德国的社会学家、历史学家马克斯•韦伯,有人把他说成是现代化之父,可见他对西方现代化的发展是非常有贡献的。他做过世界宗教的比较研究,他在比较儒教和基督教尤其是新教之后,讲到他不否认儒家伦理也包含一些理性的因素,但主要是强调世人的生活之道,这个我们大家都有体会。韦伯认为,儒教尽管包含了理性主义的因素,但还是很难摆脱传统的束缚,缺乏进步和发展。对此,我们国内也有人批评,就是说他有些说法不太严密,这个我也相信。

   有人(何爱国)比较东方的理性主义和西方的理性主义,尤其是新教的理性主义后,谈到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说东方的理性主义主要强调“理性的适应”,就是怎么去适应这个社会。我觉得说得还是有道理的。几千年来,中国多数读书人的行为似乎是如此,“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西方理性对社会强调的是“理性的征服”,始终和社会保持一种紧张状态。什么意思?实际上就是对社会采取批判的态度。想一想理性的这两种形式,“征服”和“适应”,显然“理性的征服”总体来讲对推动社会进步更有意义。

   下面回到我们今天的社会尤其是中国社会,来谈谈相关的内容。首先从“中国梦”讲起。

   今天这个时代,中国官方也好,民间也好,大家都关注“中国梦”。但我发现在解读“中国梦”的时候,有一些不是很理性。我认为习近平总书记讲“中国梦”是很理性的,大家看一看他讲的:“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这强调什么?强调每个老百姓的梦。但是实际上很多人包括在主流媒体上讲话的重要人士,在解读“中国梦”的时候,主要把它说成是民族伟大复兴的梦,国家崛起的梦。不能说“中国梦”不关乎民族复兴、国家崛起,但是最重要、最主要、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什么?应该是每个老百姓的梦。应该是老百姓的梦在前面,其次才是国家崛起、民族复兴,这个次序是不能够颠倒的。我觉得主流媒体上宣传的多是把这些东西给颠倒了。

   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先生叫朱继东,我不知道我们海外学人看过他的东西没有?他写过一篇文章,讲“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差异在哪里,他讲了七大方面的差异,其中最根本的讲什么呢?第三个差异——根本价值不同。他讲“美国梦”是强调个人价值,体现的是美国人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中国梦”强调什么东西呢?集体主义,这个好像令我们很自豪。的的确确我们社会里有很多学者也好,老百姓也好,还是有一种“国家主义”的情怀。我这个年纪小时候受的教育就是那样,国家好了你才好,所谓“大河不满小河干”之类的话。其实理性地想一想,这种话是有问题的。“中国梦”的理性表现在首先是老百姓的梦,所以我说习近平总书记讲得是很好的,每个人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先有老百姓的梦,后面才是国家的梦。

   回头再看看习近平2013年6月份讲的话(与奥巴马共同会见记者时)。朱继东那篇文章是在习近平这一讲话之前。习近平同志强调什么?我不妨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他强调中国梦和美国梦实际上是相通的,我觉得总书记的这些话是非常有理性的,并非如朱继东所言“中国梦”表现出与“美国梦”的根本价值观上的区别。

   再看看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讲也是理性的。这里头包括24个字、12词,每一个词表现的都是好东西。但是问题是什么?我们怎么实现?实现的途径是什么,这却需要中国人进行理性的思考。

   说一说发展的理性,今天就随便从几个方面去说一说。大概是前年还是大前年,我在人大会上有一个发言。我讲什么呢?别把发展的道理说得太硬。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就讲“发展是硬道理”,当然我认为邓小平当年讲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是有积极作用的,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太落后了。但是随着我们持续地发展了很多年,而且后来这个发展硬道理在实践中变成GDP是硬道理。前两年以来雾霾给中国人民一个很大的警醒。但是你说保护环境这些话,包括“绿色经济”、“循环经济”、“低碳经济”等等这些话没少说,不是这几年才说的,早就说过了,但问题在什么地方?那是软道理。我们讲优先发展教育,这些很有道理的话不是没讲,但是那些个道理,在GDP是硬道理的实质下都变成了软道理,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发展呼唤理性。

   雾霾是不是罩住了中国的美丽?遮蔽了人们栖居的诗意。顺便说一下,这里讲栖居的诗意是引用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一首诗“人,诗意地栖居”中话,他讲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当然不是讲住房,而是关乎人的存在、生存。德国伟大的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引用了荷尔德林诗中的话,所以《人,诗意地栖居》这首诗变得很有名。雾霾使我们的生活还有多少诗意?诗意没有了。

   其实现在发展的很多方面都值得我们理性思考。前年我退下来之后当一个班的班主任,带一个普通的学生班。有一次我带他们到农村去看,主要看两个内容,一个是部分贫穷农民的生活状况,另外当然就带他们看社会主义新农村,也要给他们看看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展现的是高楼大厦。但实际上这里头也有问题,农民有些也有抱怨。为什么?我们自己想一想,如果这里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比较容易明白,原来以前乡间的池塘、菜园、猪圈等等那些东西,突然消失在水泥的森林中,乡村的美丽,栖居的诗意在哪里?我们想过没有?所以,实际上未来的城镇化,我觉得有些东西也需要我们理性地思考。

   一个星期前,我们来的前几天的武汉(武汉是我生活工作的地方),大水围城,这都是报纸上报道的。这是大马路上面。如果纯粹只是老天爷的问题的话那也罢了,但是这里头的确存在着城市建设的非理性成分。当城市建设的理性被淹没的时候,暴雨导致的城市被淹没就绝对不是稀罕的事情了。据说解放初期的时候是127个湖,目前武汉城区的湖泊有38个,减少了多少?顺带说一下,如果怪罪武汉市现在的领导,那就太不公平了。这是长期以来所存在的发展中的非理性因素所导致的结果。类似的非理性因素的例子,太多了,有一定的普遍性。我认为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我们不得不承认近30年来中国的确发展非常快,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不是说不愁吃、不愁穿,我们的生活就有诗意。其实人在社会中的存在感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平等、法制等,不能够仅仅是纸上的宣示,应该如何?应该让核心价值观中间的那些美丽、理性浸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间,这才是主要的。

   我讲那么多,说发展的理性最关键的是什么?很简单,人的意义,发展的真正硬道理应该是基于人的意义的,这才是发展的理性所在。

   说到发展,自然首先想到工业,我就说说工业的理性。马克斯•韦伯,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德国社会学家,他有一本书叫《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我认为他对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他讲对财富的贪欲根本不等于资本主义,更不是资本主义的精神,马克思以前看到了早期的资本主义有野蛮的一面。我们不是资本主义,我们是社会主义,但是这些年中间我们的经济活动中对财富的贪欲是不是更甚,在整个社会中非理性的逐利表现得很充分。另外,工业为满足某些人的过度的欲望掠夺了多少资源,这是值得全社会去理性思考的。当然这个问题不是中国独特的,值得全世界思考,只是中国的问题表现得更严重。

   我们的工业为穷人、弱势群体做了多少?按道理讲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应该更多地去考虑穷人、弱势人群,但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

   我这里举一个例子,D.Light,美国几个年轻人发起的公司。他们做什么?就是做LED什么的。但他们做的LED光源之特别在于为穷人的照明考虑,让穷人能够用得起的,要知道世界好些地方甚至连电灯都没有。我们国家企业家们考虑这之类的事情还是少了一些。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文明,一种理性。工业理性当然要体现在对人的关怀上。对人的关怀一方面体现在对客户、对顾客的关怀,另一方面体现在对员工的关怀。这里说一个对员工关怀的例子。

   在德国德累斯顿,大众在那里建了一个汽车厂。这个厂所表现出的环保、人文关怀令人惊叹。车间里头可以模拟9种鸟的叫声,晚上是黄色系的灯光,据说黄色系的灯光可以避免昆虫在夜间被侵扰,真的很佩服他们能想到这一步。更有意思的是什么?他们的车间里头有剧院级的音响,专业级的乐团甚至可以在车间表演。你看工人可以在身旁是汽车流水线的环境里听演奏。当然啰,我们跟国外的确有发达程度上的差异,也不是说我们要马上学着这样做,但是对员工关怀的意识要有,只要我们的意识跟上,具体做到的实际技术水平达不到他们的高度是没有关系的。讲工业理性,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善”。我这里特别把百度和谷歌拿来说一说,这个很有意思的。大家可能知道百度去年有一个什么事件?今年是魏则西事件,后来遭到很多老百姓网民的吐槽,觉得百度太不负责。

不妨比较一下百度和谷歌,这两个公司的历史差不多,谷歌成立比百度早一年,上市也是谷歌比百度早一年。我们看看今天的谷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208.html
文章来源:学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