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殿兴:改变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

——兼及网络在提高翻译质量中的作用

更新时间:2016-08-31 16:12:48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我写过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在网上可以看到),谈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不佳:虽然他作为小说家在世界上的影响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家都大,但他的著名小说在中国的译本却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的译本都差,并指出了原因和补救措施。当时我认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陀氏在中国的命运能否改变,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可是不久前读到了两条消息,使我打消了消极等待的想法。

  

   一条是美国翻译家Pevear 和 Volokhonsky重译《卡拉马佐夫兄弟》获得成功的消息。陀氏的这本小说,1912年英文就开始出版译本,中间有许多著名翻译家的翻译,但是Pevear 和 Volokhonsky 读到David Magarshack的译本,认为不理想,便又找其他一些译本看了看,认为也都不理想,于是就决定合作重译。他们试译了三章,寄给了一些大出版社,都遭到了拒绝,最后被旧金山一家小出版社North Point Press接受。译本出版后,受到普遍好评,不久就得了PEN/Book-of-the-Month Club Translation Prize奖。美国Newyorker上发表的The Translation War By Devid Remnick有详尽介绍(见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05/11/07/the-translation-wars  )。

  

   另一条消息是日本龟山郁夫教授重译《卡拉马佐夫兄弟》成功。他的新译本(在他之前已出了七个译本),由光文社2007年出版后马上就成了畅销书,发行额突破100万册,当年就得了“每日出版文化赏特别赏”。《读卖新闻》2008年9月13日作了报道(http://koinu2005.seesaa.net/article/106534458.html)。

  

   这两条消息,使我想起了鲁迅说过的话,他说重译不止是击退乱译而已,即使已有好译本, “倘使后来的译者自己觉得可以译得更好,就不妨再来译一遍,无须客气,更不必管那些无聊的唠叨。”

  

   古今中外提高翻译质量走的都是重译这条路子,中国也不例外。马列著作,自不必说,是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重译的。文学作品,如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人的作品也都是通过多次重译才达到今天的水平的。

  

   那么,为什么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特别是《卡拉马佐夫兄弟》,出了那么多重译本却没有达到提高翻译质量的目的呢?

  

   我想,可能有三个原因。

  

   一个原因可能是出版商想的是利润,而不是提高译文质量。当知道陀氏作品走红的时候,他们便争先恐后地出自己的译本,以抢夺市场的份额;当市场已被粗制滥造的译本充斥的时候,译本再好,他们也不愿意出。我十几年前给台湾远景出版公司翻译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和《罪与罚》的遭遇就是这样。版都排好了,广告也登了, 可是老板沈登恩不幸英年早逝,他的后继者觉得出这两部书无利可图,便撕毁合同,非要我出一部分钱共同出版不可。这种不合理的要求,被我断然拒绝了。

  

   另一个原因是编辑看不出问题来或把关不严,致使一些严肃的不完全以赢利为目的的出版社也出了一些不够理想的译本。如果编辑是有翻译经验的专家而且严于把关的话,他们出的译本质量也许不是现在的样子。

  

   第三个原因是缺乏翻译评论,致使粗制滥造者肆无忌惮而打造精品者却无利可图。

  

   我一直认为:一本好小说需要一个跟它相称的译本,而这相称的译本只有通过不断的重译才有可能出现。因此,多年来我一直反复修改自己的译稿,也把自己的译稿跟被公认最好的译本反复比较过,我有信心。我相信自己的译稿迟早会有出版家接受。可是我给几家出版社去过Email,都没有得到答覆。没有办法,我只能安于抱璞,不想再找出版自己译稿的机会了。可是美国和日本的翻译家的成功,使我的心又充满了希望。Pevear 和 Volokhonsky也被一些出版社拒绝过,可人家没有灰心,最后终于成功了。我也想再试试。我相信中国也有愿为文化积累作贡献的有眼光有抱负的出版社,愿意为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具有世界影响的大作家出版他最重要作品的好译本,而且这么做他们也吃不了亏,因为市场最终会被好译本占领——当然这需要时间。但是我身在国外,跟国内出版社联系实在很困难。

  

   怎么办呢?

  

   我想到了网络。

  

   我有些翻译作品被一些网站制成电子书,因此我就想在网上发布自己的译作。哪个网站能允许我发布这么长的翻译小说呢?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这就是文学城(wenxuecity.com)。这家网站,可以随意发布,随意编辑。我终于把《罪与罚》和《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两部译作都发布完了。应当感谢文学城,它为我提供了发布译作非常方便的平台;也应当感谢尊敬的读者,是他们的关注鼓舞我完成了这件繁重的工作。我在那里的网名是献璞集(见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1349/)。我非常希望听到读者的批评和建议,以改进译文,使其更臻完美。这样,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或许可以改变一些。

  

   由此,我想到了网络在推动翻译质量提高中的作用。不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重要著作需要重译,其他一些世界著名作家尤其是诗人的某些作品也是需要重译的。可是出版社如果出过一个译本,一般都不愿意再出另一个新译本,即使这新译本更好,甚至好很多。一个新译本要出版是很困难的,尤其是诗歌。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网络就是一个突破口,新译本就可以从这里冲出去,而且可以利用网络这个平台打造一个完美的译本。这新的完美译本或许会受到有远见的出版家的注意而获得出版的机会,况且网络也可以使一个新译本得到更快捷更广泛的流传——只要有电脑或手机,愿意读的人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以读。从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网络书刊很有前途:俄国几乎全部比较有价值的书,不管是原创的还是翻译的,网上都可以读到;美国许多书也都有了电子版;中文书有电子版的也不少。我看到有的出版社也开始出版电子书了。我认为现在不仅改变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可以利用网络这个平台,为了提高其他一些世界名著的翻译质量,要重译大概也只有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因此,建议有意重译世界名著而找不到出版门路的翻译家利用网络这个平台,也希望各家网站为为翻译家们提供方便。如果哪家网站能开辟一个翻译专栏发表最新译作和翻译评论,那对中国文化建设可真是功德无量了。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15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