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石:“人人生而平等”的论证困境

——基于霍布斯、洛克的自然权利论

更新时间:2016-08-22 21:53:37
作者: 李石  

  

   李石,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系副教授

  

   摘要:本文试图分析霍布斯和洛克的自然权利论为命题“人人生而平等”(这一命题在社会契约论中表述为“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所提供的三个论证并指出其中的不合理之处。这三个论证是:(1)人们在自然状态下能力大致相等;(2)所有人在自然状态下平等地拥有“自然权利”;(3)在自然状态下人们平等地拥有“生命、财产和自由”三项基本权利。其中,前两个论证是霍布斯和洛克都阐述过的,而第三个论证则是洛克自然权利论区别于霍布斯自然权利论的重要之点。

  

   关键词:平等、自然权利、霍布斯、洛克

  

   “人人生而平等”是自然权利论的基本政治信念,这一政治信念在社会契约论的理论体系中被表述为“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这一命题充当了霍布斯和洛克所开创的社会契约论的论证基础。正是基于在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的假设,自然权利论者才得以论证,在社会和国家建立之后,政治权力的应用应以保障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为目的和界限。那么,霍布斯和洛克是如何论证“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的呢?霍布斯和洛克为我们提供了人与人之间在自然状态下平等的三种论证。具体来说,霍布斯和洛克都阐述了(1)人们在自然状态下能力大致相等,(2)所有人在自然状态下平等地拥有“自然权利”,而洛克除了前两个论证外,还试图证明(3)在自然状态下人们平等地拥有“生命、财产和自由”三项基本权利。下面我将逐一分析霍布斯和洛克所阐述的这三个论证。

  

   一、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能力是否平等?

  

   霍布斯和洛克都认为大自然赋予了人们大致相等的能力。霍布斯对这一点进行了深入的阐释,略举一二:“自然使人在身心两方面的能力都十分相等,以致有时某人的体力虽则显然比另一人强,或是脑力比另一人敏捷;但这一切总加在一起,也不会使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大到使这人能要求获得人家不能像他一样要求的任何利益……我还发现人与人之间更加平等……相等的时间就可以使人们在同样从事的事物中获得相等的分量。可能使人不相信这种平等状况的只是对自己智慧的自负而已。”[2] 洛克对这一点则是一笔带过:“极为明显,同种和同等的人们既毫无差别地生来就享有自然的一切同样的有利条件,能够运用相同的身心能力……”。[3]

  

   霍布斯和洛克所阐释的人与人之间在能力上的“平等”是比较好理解的,但却是我们不容易接受的。众所周知,由于人种、天赋、遗传、气候、饮食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人们在生理条件和能力上会有很大的差别,有的天生人高马大、身体强壮,有的人生来就身材矮小、羸弱不堪,有的人天资聪慧,有的人天生愚钝,有的人貌美如花,有的人其貌不扬……另外,人们生下来就有性别差异,男人和女人在各种生理条件和能力上也存在很大差别,因此,我们很难想象,在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在能力上基本一致。所以说,不论是在自然状态下,还是在社会和国家形成之后,人与人之间在生理和能力上的差异都是普遍存在的。当然,在不利于平等的社会条件下,人与人之间在自然条件上的差异及其影响会进一步扩大,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在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在生理和能力上是平等的。在这一点上,卢梭也不会同意霍布斯和洛克的看法,因为卢梭曾多次强调人与人之间在生理上存在着差异,并将其称为“自然的差异”(natural inequality)[4]。总之,在“能力相等”的意义上来说“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是不可信的。

  

   既然人与人之间在各项能力上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那么霍布斯和洛克为何要苦苦寻求人们在能力上的平等呢?实际上,霍布斯和洛克的论证意图并不是证明人们平等地拥有某项能力,而是试图为平等地对待所有人寻找理论依据。如果我们赞同亚里士多德对平等的经典论述——“同等地对待类似的个例”(treat like cases as like)[5],那么,只要我们能确定所有人在各方面能力上大致相等,就能为在某方面平等地对待所有人提供理由。更进一步说,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项所有人都平等拥有,而动物却并不具备的能力,就能为给予所有人类“平等权利”(而不是给予动物“权利”)进行辩护。[6]

  

   在当代政治哲学的讨论中,将人们具有的某种能力作为人们获得平等权利的基础的论证仍然在继续。然而,由于很难找到一种人们平等地拥有的能力,哲学家们换了一种思路,不再寻求人们在能力上的平等,而是力图证明人们所拥有的这种能力,或强或弱,都落在某一范围之内。伊恩·卡特(Ian Carter)详细讨论了范围属性的概念:“范围属性(Range Property)是一种二元(binary)属性:要么具有,要么不具有。具有范围属性意味着在一定的程度范围内具有另外一些属性,而这些属性是度量性的(scalar)。这样,我们就可以说平等的基础在于人性,而一个人通过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一些基本的度量属性(比方说理性)而具有人性。人性就是这样一种范围属性,只要具有人性,这种具有就是平等的。就平等之基础的基础(the basis of the basis of equality)——以理性为例——而言,仍然存在人际差异,然而,只要在某个临界值以上,我们就不去注意这种人际差异。”[7]罗尔斯在《正义论》中“平等的基础”一节详细讨论了“范围属性”。罗尔斯认为人们无法找到一项所有人平等拥有的自然能力的事实并不影响我们将自然能力作为平等对待所有人的基础。罗尔斯认为,平等的权利属于道德的人,而道德的人具有两个特点:“第一是有能力获得(也被看作获得)一种关于他们的(由一个合理生活计划表达的)善的观念;第二是有能力获得(也被看作获得)一种正义感,一种在正常情况下有效地应用和实行——至少是在一个较小程度上——正义原则的欲望。”与此同时,“道德能力是获得平等正义权利的一个充分条件……只要具备了最低的道德人格一个人就有权得到全部正义保证。”“我们必须做的是选择一种范围特性,(我想这样说)并给满足它的条件的人们以平等的正义”[8]范围属性的应用很好地解决了人与人之间在能力上存在差异的问题,借助于范围属性的概念,我们得以将人们所拥有的各项能力作为平等地对待所有人的依据。

  

   通过上述论证我们看到,霍布斯和洛克声称人们在自然状态下拥有同等的能力,并不是要论证人们的自然能力的平等,而是要为平等地对待所有人寻找根据。但是,他们的并没有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的论证停止在了“人们在自然状态下能力大致相等”,这样一个很难让人信服的结论上。

  

   二、自然状态下人们是否平等地拥有 “自然权利”?

  

   霍布斯和洛克为“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给出的第二个论证是:自然状态下每个人都拥有“自然权利”,在这一点上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霍布斯是首先将自然法与权利概念联系起来的哲学家,当代政治哲学家列奥·斯特劳斯(Leo Strauss,1899-1973)对这一点有深入的阐述:“在将自然法移植到马基雅维利那一层面时,霍布斯确实开启了一种崭新的政治学说。前现代的自然法学说教导的是人的义务……由以自然义务为取向转到以自然权利为取向的根本性变化,在霍布斯的学说中得到了最为明确有力的表达。”[9]霍布斯在《利维坦》中将自然权利定义为:“每个人按照自己所愿意的方式运用自己的力量保全自己的天性——也就是保全自己的生命——的自由。”紧接着,霍布斯又对自由进行了定义:“自由就是外界障碍不存在的状态。”[10]联系这两个定义我们就能推知,霍布斯所谓的“自然权利”指的就是:在自然状态下,人们可以不受外界障碍的干涉而保全自己的生命。那这里的“外界障碍”指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推测,“外界障碍”不可能是指自然因素的阻碍,如大风、雷电、暴雨、火灾、地震,等等,因为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行为必然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也不可能是指他人行动的阻碍,因为自然状态下他人的干涉随时存在。也许我们可以在洛克对自然状态的描述中找到什么是这里所指的“外界障碍”的答案[11]:“那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他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办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而无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12]洛克在这里阐释的是“自由”的含义,而洛克所说的“无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就对应于霍布斯自然权利概念中所说的“不受外界障碍的干涉”。因此,综合霍布斯和洛克的论述就可以得出结论:所谓人人拥有的“自然权利”是指:每个人按照自己所愿意的方式运用自己的力量保全自己的生命,而无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换句话说,“人人拥有自然权利”是指在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行动不受任何公共权力的干涉,而人与人之间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是平等的。正像洛克所说的:“这也是一种平等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一切权力和管辖权都是相互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于别人的权力。”[13]洛克在这里所说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于别人的权力”,并不是说任何人不能强制他人干他不愿意干的事情,因为,在自然状态下,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人们什么都可以干,甚至是吃掉对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霍布斯说“每一个人对每一种事物都具有权利,甚至对彼此的身体也是这样”[14]);而是说没有人拥有公共权力,没有公共权力来对人们的行为进行规范和限制,人们不需要听命于公共权力的意志。

  

霍布斯和洛克对“自然权利”的理解与他们所设定的自然状态是息息相关的。在霍布斯和洛克的社会契约论中,自然状态区别于社会状态的根本特征就是公共权力的缺失,这与卢梭对自然状态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卢梭认为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人处于孤立绝缘之中,语言和理性都还没有发展起来。霍布斯和洛克则认为,自然状态下人们的理性已经发展起来,并且会应用理性来保全自身,人们正是在理性的指引下,遵循自然法,才一步步进入到社会状态之中。因此,在霍布斯和洛克看来,自然状态与社会状态最大的区别不在于人们是否具备理性、语言,等各方面的能力,而在于“公共权力”的缺失。那么,在不存在公共权力的自然状态中,每一个人的行为自然不会受到公共权力的干涉,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是否能就此得出结论,人们在“不受公共权力干涉”这一点上的相同状况构成了他们在自然状态下的平等,并声称“人人生而平等”呢?我认为,这一推理是很有问题的。我们可以做两个思想试验:一是,在自然状态下,野兽的行为也不会受到公共权力的干涉(因为公共权力根本不存在),那我们是否也认为在自然状态下野兽和人是平等的呢?二是,在自然状态下,还没有飞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0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