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凤志:对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战略分析

更新时间:2016-08-21 17:18:15
作者: 黄凤志  

   摘要: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物质依托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首要考量,促进中蒙俄三国的经济发展与地缘安全也是其重要诉求。然而,蒙俄两国民族主义及“中国威胁论”盛行、投资环境极其恶劣等因素将对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设置巨大障碍。为此,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在对话层面塑造合作的政治氛围,就各自的利益关切达成战略共识是先导;发挥各自优势,促进资源优化配置,构建中蒙俄自贸区是重要内容;增加沿线人民福祉,共享发展红利,构建中蒙俄命运共同体是最终追求。

   【关键词】中蒙俄经济走廊 一带一路 互联互通 中国威胁论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路径

  

   中蒙俄经济走廊实质上是一种跨越边境的次区域合作。“从学术概念来说,跨境次区域经济合作是指若干国家接壤地区之间跨国界的经济人或法人,基于平等互利的原则,通过各种生产要素的流动而实施的较长时期的经济协作活动。”①在以往的认知体系中,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国家接壤地区通常远离经济发展中心,随着时代的发展,爆发边境冲突的可能性逐渐降低,将边境地区转化为若干国家共同市场中心的趋势日渐明显,边境地区逐渐显现出在物流与中转方面的优势。构建中蒙俄经济走廊的目的是通过挖掘边境区位优势,逐步完善互联互通建设,将边境对三国经济合作的屏蔽作用转化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中介作用,促进“国家间领土划分依据的边界由‘政治封闭线’向‘经济接触带’演化”②。在这样的过程中,既可以呼应“一带一路”战略的发展,发掘中国东北、俄远东地区以及蒙古地区等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发展潜力,使这些地区成为新的增长极,也可以扩大中蒙俄三国的共同利益,促进地缘安全。

   以联通促合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物质依托。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是推进构建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首要考量。俄罗斯作为地跨欧亚两洲的国家,东端连接最具经济活力的东北亚,西端连接经济发达的西欧,中国与俄一道构建中蒙俄经济走廊,可以借其天然“亚欧大陆桥”的作用,沟通东西,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通过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可实现海陆两个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中蒙俄经济走廊地处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交汇处,在整个“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起到起承转合的作用,通过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以拓展一带一路的作用空间,使整个亚洲呈现一个网状的经济发展形态,促进不同经济发展层级的国家之间人员、资本、商品的流动,与其他经济走廊一同驱动沿线国家释放经济活力。

   通过构建中蒙俄经济走廊可为“一带一路”提供一个成本更为低廉的通道。与其他经济走廊相比,中蒙俄经济走廊途径国家少,通关成本低,且穿越蒙古境内的线路是联通亚洲与欧洲之间最短的路线;由于蒙俄两国国内政局相较于中亚南亚国家政局更为稳定,受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的干扰极小,因此中蒙俄经济走廊的投资环境更为安全稳定。并且,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冰洋海域冰层厚度变小,北极通航的价值凸显,2013年中国远洋运输公司首次尝试经北极海域到欧洲的航线,全程比途经马六甲海峡、地中海的航线缩短15天,且沿途无须担心海盗的骚扰,如果完全开通北极航线,每年将会大幅减少海运成本。

   以合作促发展:破解国内经济发展难题。中国已经进入了每年7%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阶段,外界对中国的印象也逐渐由“世界工厂”向“消费中国”“资本中国”转变。因此,服务于中国新一轮的对外开放格局,带动国内经济增长是中蒙俄经济走廊最直接的利益诉求。

   首先,通过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可为国内经济发展提供新的运输网络。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3月的博鳌亚洲论坛指出:“未来5年,中国进口商品将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③中国经济的外溢效应要求中国与国际社会有一个长期有效的合作平台和战略方案,而中国的贸易运输网络已经成为一种瓶颈。④例如,过去中国内陆省份的产品想要进入欧洲市场只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一是铁海联运,即通过铁路运送到东部港口,走海路到达欧洲,全程需要近30天,耗时极长;二是航空运输,时间短,但是成本极高,这两种方案均无法满足中国进出口的发展需要。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铁路运输准确性和连续性强,具有速度快,不易受气候影响、安全程度高,可以有规律地定时准确将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的特点,且运输量大运输成本低,对于内陆国家、地区尤为重要。中国现有四条联通欧亚的铁路通道,其中连满欧亚联运大通道、绥满欧亚联运大通道、津蒙欧亚联运大通道均需要取道东北地区和内蒙古。2014年10月,在李克强总理访俄期间,中国发改委与俄罗斯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与俄国家铁路公司四方签署高铁合作备忘录,推进构建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优先实施莫斯科至喀山高铁项目⑤,莫斯科到喀山路段一旦建成,可将运行时间从11个小时缩短到3个半小时。因此,一旦将中蒙俄经济走廊打通,就可以真正地将我国国内市场与整个亚欧大陆融合。

   其次,通过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为国内过剩产能提供新的市场。国际上公认的产能利用率正常水平为82%左右,目前全国钢铁、水泥、电解铝、焦炭、船舶、光伏、工程机械等行业产能利用率最高仅为75%,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甚至不到一半。⑥对于过剩产能,国内市场的消化能力已经不容乐观,因此解决国内产能过剩的问题成为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的战略考量之一。必须明确的是,产能输出不是简单地将产品出口到国外,而是把相关产业整体输出到不同的国家去,帮助这些国家建立更加完整的工业体系、制造能力。⑦俄罗斯远东地区以及蒙古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基础设施落后,在这样的条件下三方经济合作只能维持在非常低的层级,通过构建中蒙俄经济走廊,利用中国过剩的经济产能促进俄蒙两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既可以带动俄蒙的经济发展也可以缓解国内产能过剩的压力,更为重要的是,可以为中国的发展创造具有购买力的周边市场,缓解国内供需矛盾,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

   以发展促安全:为国内发展创造良好环境。东北亚地区是中国在崛起过程中无法忽视的重要战略空间,然而该区域暗潮涌动并不平稳,中美、中日关系同时滑坡是当前中国面临的最大地缘政治挑战。“在美国对华实施战略围堵、对俄实施遏制孤立的严峻国际形势下,两个战略利益广泛相近、战略理念广泛相通的大国,‘抱团取暖’是最优选择。”⑧中俄两国边界线长达4300公里,互相是对方最大的邻国,两国关系的稳定是双方发展国内经济保障自身安全的共同需要,另一方面,与俄关系的稳定可以为中国解决东部领土争端问题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

   蒙古国东、南、西与中国接壤,北与俄罗斯相邻,其独特的地缘环境使得蒙古国强调同中俄两国建立友好关系是蒙古国对外政策的首要任务,但是为了防止对中俄两国的过度依赖,蒙方又同时重视发展同美国、日本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引入域外势力来均衡中俄两国对蒙古国的影响。2010年蒙古国与日本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1年蒙古大呼拉尔通过新《对外政策构想》,该构想“把蒙古国的‘第三邻国’的理想伙伴确定为美国、日本、欧盟、印度、韩国和土耳其等国家”⑨。2012年,蒙古国与北约建立“全球伙伴关系”。2013年3月3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蒙古,“寻求该国在东京与北京围绕东海争议岛屿发生的领土争端中支持日本”⑩,日本试图利用蒙古对中国进行牵制的企图昭然若揭。2014年4月10日,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与蒙古国国防部长巴特•额尔德尼在乌兰巴托签署联合声明,扩大两国的军事合作,哈格尔在联合记者会上说:“美国与蒙古国加强防务关系,对于美国在亚太的再平衡具有重要意义。”?2015年2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蒙古国总理其•赛汗比勒格在东京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安倍称该协定是加强两国关系的一个“重要基石”。蒙古国这种将域外势力引进该区域的做法扩大了美国对华包围圈,恶化了中国的地缘环境。

   因此,从战略角度来说,“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可促使中蒙俄三国形成利益复合体,让蒙古国更多地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对于蒙古国在国际事务上保持中立的立场具有积极作用。可以将蒙古国纳入东北亚和平合作发展对象国,避免蒙古国受到美日等国家遏制中俄两国的战略蛊惑。”?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面临的障碍

  

   “中国威胁论”羁绊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国崛起”与“中国威胁”一直是一对孪生兄弟,自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以来,关于中国的崛起对于国际社会到底是一个新的机遇还是新的挑战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蒙古国,“中国威胁论”均有一定的市场,因此俄蒙两国在与中国合作时也采取了“合作与戒备”并存的做法,而且这种思想将会对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产生羁绊。

   在俄罗斯,“中国威胁论”的产生既有历史与文化因素也有经济和现实原因。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中庸与包容,崇尚强力、推行强权是俄罗斯政治文化的重要成分。在他们看来,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中国自然会利用自己的实力向周边扩张,迟早要利用自己的实力恢复失去的国土,这样的一个邻国当然是国力大大下降的俄罗斯的潜在“威胁”。?在历史层面上,“远东地区的历史就是沙俄侵华史与中苏对峙史。沙俄侵华领土的合法性问题始终是当代远东俄罗斯人沉重的心理负担”?。并且,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与俄罗斯经济经济失衡危机频现形成鲜明对比,一些俄罗斯人担心中俄国力对比的失衡可能会导致俄罗斯成为中国的附庸。

   “中国威胁论”导致俄罗斯对华政策具有两面性,从而阻碍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受到中国威胁论的影响,俄罗斯采取“合作与防范”并存的对华政策。远东地区落后于俄罗斯国民经济整体发展速度的现实使俄罗斯意识到必须促进远东地区参与区域经济合作,但又担心远东地区在与中国的经济融合度逐渐提高的过程中会逐渐减少对俄罗斯国内经济环境的依赖,其与俄罗斯整体经济发展可能会渐行渐远,这样的思维无形之中绑住了远东地区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手脚。

   蒙古国国家情报学院情报研究中心2014年7月的民意调查显示:绝大部分的蒙古国民认为中国对蒙古国的安全存在威胁;三分之一的民众认为应拒绝使用中国进口产品,代之以国产产品;三分之一民众认为应禁止引进任何中国劳动力;接近三分之一的民众认为应该尽量拒绝中国的贷款和援助。蒙古国“中国威胁论”的产生主要是受到历史情结、经济发展以及国内政党的影响。首先,在历史情结上,蒙古人向往那个马蹄踏遍欧亚的成吉思汗帝国,然而在蒙古人看来,蒙古帝国雄风不再,主要原因是由于汉人对其领土的蚕食与对其独立的镇压。蒙古领土面积156万平方公里,人口却不足300万,对历史问题尤为敏感,因此,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蒙古国担心中国会扩张势力范围,影响其国家自主权。其次,中蒙经济合作高度单一,蒙古国对中国出口产品主要以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为主,因此,蒙方认为过度依赖中国可能导致蒙古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附庸。再次,由于蒙古国各种反华组织层出不穷,为了迎合这些为数不少的民粹主义选民,获得政治利益,一些政党和政府官员也会在公开场合亮出排华姿态。

“中国威胁论”导致蒙古对华合作迟疑不决,阻碍了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建设。中蒙双边领导人多次强调的扩大两国基础设施建设、矿产资源领域合作开发和金融领域三位一体的合作在大项目上一直难有突破。与蒙古国内存有既想搭乘中国经济发展的便车、又担心对华经济依存度过高威胁蒙古国经济安全的矛盾心理有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063.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