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谦:阐明我国立法备案审查的规范内涵

更新时间:2016-07-21 21:45:46
作者: 赵谦  

   摘要:  阐明立法备案审查的规范内涵是完善我国立法备案审查制度的必要前提。可运用法释义学分析方法,从立法备案审查的权限设定与程序设定这两个方面来系统解读普遍适用于全国的相关原则性规范。就权限而言,相关原则性规范针对不同位阶立法分别设定了具体的备案审查权行使机关;就程序而言,相关原则性规范基于不同备案审查权行使机关分别设定了具体的备案审查程序。我国立法备案审查相关原则性规范设定通过显性授权、隐性授权,在事实上确立了复合型逐级立法备案审查制度。

   关键词:  立法;原则性规范设定;备案审查权;备案审查程序

  

一、问题的提出

  

   立法备案审查是以提升立法质量、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为目的,由我国普遍适用于全国之相关原则性规范设定所确认的,通过备案审查的方式对立法实现宪法监督的一种活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30条规定:“要进一步健全宪法实施监督机制和程序,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健全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制度。”《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二、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宪法实施”之“(二)健全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中规定:“加强备案审查制度和能力建设,把所有规范性文件纳入备案审查范围”。皆在事实上将立法备案审查确立为我国“进一步健全宪法实施监督”的重要方向。

   近年来学界针对立法备案审查问题,既有从“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制度的历史演变、实效分析和发展趋势角度”[1]展开的历时性研究,也有与“法国的事先审查制”[2]和“英国的行政立法审查制”[3]相比较而展开的共时性研究。更多的研究则从“报送备案审查之规范性文件的范围”[4]、备案与审查的完整关联[5]抑或有限结合[6]、备案审查的“三种监督功能”[7]等备案审查本体问题角度展开,进而在其基础上探寻备案审查制度在应然制度建构[8]与实然制度实施[9]层面所存在的现实问题,最终从细化相关立法[10]、健全实施机制[11]、充实配套制度[12]等方面来探寻备案审查制度的完善路径。但总体而言,相关研究对我国各类规范性文件中立法备案审查的规范设定状况之界定是相对模糊的,特别是未能系统解读普遍适用于全国之宪法典、宪法性法律、行政法规及“其他规范性文件”中的相关原则性规范设定,以至于在厘清立法备案审查的规范内涵上存在不少争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62条第2项、第67条第1项虽明确规定了备案审查权属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但其他立法备案审查相关原则性规范设定则通过显性授权、隐性授权,在事实上确立了复合型逐级立法备案审查制度。其中,有关立法备案审查的宪法性法律仅《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以下简称《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不是宪法性法律,且于第28条明确规定立法的备案审查“依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办理”,而限定了其规制之“备案审查”仅限于各位阶立法以外的“其他规范性文件”。规范内涵作为“针对特定之法领域,依照现行有效的法律规范与个案裁判,阐明其规范内涵,并且整理归纳出原理原则,以方便法律适用、法律续造,甚或法律改革的一种学问”[13]之法释义学(或称法教义学[14])研究范式下需阐明的基本概念,往往通过“对现行有效法律的描述和对这种法律之概念体系的研究”[15]来进行解析。权限与程序作为立法监督的两个核心概念[16],对应至具体的立法备案审查制度建构即为“审查的对象、审查的机关和审查的程序”[2]之设计,则可以之为描述立法备案审查相关原则性规范的基本维度。阐明立法备案审查的规范内涵即是描述立法备案审查相关原则性规范的权限设定与程序设定,进而为探寻我国复合型逐级立法备案审查制度的完善路径确立研究基点。

  

二、我国立法备案审查的权限设定

  

   立法备案审查的权限设定即指各位阶立法的备案审查权由何种审查机关来具体行使,相关原则性规范的显性授权与隐性授权如何具体规制。

  

   (一)法律的备案审查权

   设定法律的备案审查权之原则性规范为:其一,《宪法》第62条第3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有权“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其二,《立法法》第7条第2款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规定;其三,《宪法》第62条第11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其四,《立法法》第97条第1项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它的常务委员会制定的不适当的法律”规定。

   前2处规定将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之备案审查权隐性授予全国人大,以“制定”或“修改”的结果形式而实现自我审查。后2处规定则将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其他法律”之备案审查权明确授予全国人大,以“改变或撤销”形式的制裁措施来具体行使。备案审查具体标准则为《立法法》第96条的5项规定。故而,法律的备案审查权皆由全国人大来行使。

  

   (二)行政法规的备案审查权

   设定行政法规的备案审查权之原则性规范为:其一,《宪法》第67条第7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其二,《立法法》第97条第2项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规定;其三,《立法法》第98条第1项之“行政法规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规定。

   这3处规定将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之备案审查权明确授予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撤销”形式的制裁措施来具体行使。备案审查具体标准仍为《立法法》第96条的5项规定。故而,行政法规的备案审查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行使。

  

   (三)地方性法规的备案审查权

   1. 省级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之备案审查权

   设定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之原则性规范为:其一,《宪法》第67条第8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其二,《立法法》第97条第2项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撤销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其三,《宪法》第100条之“省、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规,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规定;其四,《立法法》第98条第2项之“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规定。

   这4处规定将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明确授予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撤销”形式的制裁措施来具体行使。备案审查具体标准仍为《立法法》第96条的5项规定。此外,第4处规定似乎又进一步扩张性地将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明确授予给了国务院。然这里的备案审查是否就是实质意义的备案审查权授予呢?《立法法》第95条第1款第2项之规定和2001年颁布的《法规规章备案条例》第12条、第13条之规定则在事实上限定了这种备案审查权授予,即国务院对地方性法规的备案审查只是一种无制裁措施的程序性审查,地方性法规的实质性备案审查权仍仅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故而,省级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之备案审查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行使。

   2. 省级人大常委会、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之备案审查权

   设定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之原则性规范为:其一,《宪法》第67条第8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其二,《立法法》第97条第2项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撤销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其三,《宪法》第99条第2款之“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权改变或者撤销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规定;其四,《立法法》第97条第4项之“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它的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和批准的不适当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其五,《宪法》第100条之“省、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规,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规定;其六,《立法法》第98条第2项之“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由省、自治区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规定。

   前2处规定将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明确授予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撤销”形式的制裁措施来具体行使。因《立法法》第72条第2款、第5款规定了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报省、自治区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施行”,则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当属于第4处规定明列之省级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地方性法规”。故第3处规定、第4处规定也将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显性地授予所在省级人大,以“改变或撤销”形式的制裁措施来具体行使。《宪法》第96条之“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规定则隐性地确证了省级人大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地方延伸,来具体行使部分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所享有的包括备案审查权在内之宪法监督权的正当性。第5处规定涉及的国务院备案审查仍是一种无制裁措施的程序性审查,国务院同样不能行使该类立法的实质性备案审查权。备案审查具体标准仍为《立法法》第96条的5项规定。故而,省级人大常委会、设区的市与自治州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之备案审查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行使,所在省级人大可依据相关原则性规范的授权来具体行使。

  

   (四)自治条例、单行条例的备案审查权

   1. 自治区制定的自治条例、单行条例之备案审查权

   设定该类立法的备案审查权之原则性规范为:其一,《宪法》第62条第11项之规定,即全国人大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其二,《立法法》第97条第1项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违背宪法和本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定。

因《宪法》第116条之“自治区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规定和《立法法》第75条第1款之“自治区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规定,则可在事实上将自治区制定的自治条例、单行条例视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之一。且因《立法法》第97条第1项作为特别规定已经在“改变或者撤销”上做出了明确的“撤销”选择,则全国人大仅可“撤销”该类全国人大常委会之决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7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