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毅,李少鹏:国际舆情视阈下的中日“间岛”交涉问题研究

更新时间:2016-07-16 11:43:13
作者: 郑毅   李少鹏  

  

  

   “间岛”原指中朝交界处介于图们江北光霁峪一带的滩地,后来被部分日韩学者指为约同于现中国延边地区的广大地域。20世纪初,日本借口中朝在图们江上游地区的边界纠纷和该地朝鲜移民的保护权,蓄意挑起了一场长达三年的中日韩外交争端,这就是所谓的“间岛”交涉问题。这场风波最终以日本承认中国拥有“间岛”的主权而宣告结束。

   在此前的相关研究中,多数学者大都将研究重点放在中日间的具体交涉过程,并未关注国际舆情对中日“间岛”交涉中双方外交立场与态度的影响。笔者通过研读中日两国相关的原始档案、文书,发现日本在对华交涉过程中十分关注舆情的动向,同中日甲午战争后马关谈判时虎食鲸吞的交涉态度相比,经历了俄、法、德三国干涉还辽的惨痛教训之后,近代日本的外交趋向于狡诈、隐忍,尤其是对西方列强的立场变化格外关注。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使用的资料主要是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的解密外交档案缩微胶片和当时中日两国的报刊,几乎所有材料均为在国内的相关研究中首次使用。

   日本政府和驻外机构对国际舆情的关注,实际上已经间接影响到其对华交涉的态度和策略。一方面,“间岛问题”在远东复杂的地缘政治背景下早已不仅仅是中日韩三国之间的问题,更涉及俄、美、英等多国列强的相关利益;另一方面,中国的舆论导向也直接影响了中国政府的交涉策略,进而影响整个交涉过程。笔者认为,以日本的舆情外交策略为视角,直接从当时的第一手材料入手,研究日本政府的外交交涉策略与国际舆情间的微妙关系问题,对于探究近代日本外交中的双重性格的形成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价值,同时也兼具现实意义。

  

   一、国际舆论对“间岛问题”的反应

  

   1907年8月19日,日本派遣早已待命在朝鲜会宁的陆军中佐斋藤季治郎等近百人,由会宁出发武装进入我延吉地区。以此为标志,日本正式挑起了“间岛”交涉。在出发的前一天,日本外相林董在发给斋藤的电令中特别强调了“不要等待北京方面的回复,在明日出发”①,表明斋藤不待中方回应强行进入我延吉地区,其背后是有日本政府的强力支持的。

   在斋藤出发的同一天,日本驻华公使阿部守太郎以照会的形式通告清政府:

   为照会事:兹奉帝国政府训开,间岛为中国领土,抑为韩国领土,久未解决。该处韩民十万余,受马贼之无赖凌虐。拟即由朝鲜统监派员至间岛保护,请速电该处华官,免出误会为要。[1]107

   同一天,日本外相就电令其驻美、英、俄、德、法、奥、意等国领事馆收集当地相关舆论[2];并令其驻清国京、津、汉、沪、吉、奉诸领事收集当地报刊舆论情报,定期寄回外务省[3]。同时向外交人员提供“官方版本”解释“间岛问题”,暗示各使领馆在当地疏导舆论,替日本发声,表现出日本对各国舆论的高度重视。

   一直对中国延吉地区垂涎的俄国首先作出反应。仅仅三天之后的8月22日,日本驻海参崴贸易事务官野村基信就向东京寄回一份情报,主要是当地一份报纸的译文,题目为《日本人的异常举动》,其中对日本出兵占领“间岛”的来龙去脉进行了报道,暗示日本可能有更大的野心,并呼吁俄国政府予以关切。[4]这份情报于29日寄达外务省,次日,日本外相向野村回复电报,其中对“间岛问题”的原委进行了说明。31日,日本外相又专门给日驻俄公使发送电报,命其关注俄国政府的动向,在必要时向其进行解释[5]96,表现出日本对俄国政府态度的忌惮。1908年2月14日,在海参崴出版的某报刊登了详细论述“间岛问题”的报道,报道认为日本在“间岛”设立派出所是侵略行为,应该引起俄国政府的注意。在这份俄国报纸中还特别提到:日本整天在媒体上鼓吹其进占间岛的“原因”,从侧面证明了日本对舆论的重视。

   除俄国外,更多的档案显示,日本更加重视英美在“间岛问题”上的态度。8月30日,日本外相单独向日本驻美公使青木周藏发送了一封长文电报,主动详细向其解释了日本向“间岛”派兵的原因。[6]95-969月8日,驻美公使向日本外务省发回关于美国舆论动向的电报:美国舆论倾向于同情中国。[7]100-10111日,日本外相再次向驻美公使发电,令其向美国舆论界解释日本在“间岛问题”上的态度和计划,争取美国舆论的支持。[8]1049月18日,青木将1907年9月4日、5日的TneNowYorkSun和9月9日的TheNowYorkHerald三份美国报纸原件寄回东京,供外务省参考。

   下面我们先来看一段美国报纸对此事的描述,标题为《远东的仲裁事件》:

   根据9月2日从日本横滨发来的电报,东三省总督派遣了若干士兵前往垦岛(又称间岛)地区,其目的是维护中国对该地区的主权。该地名为“岛”,但实际上是介于中国东北和北部朝鲜的一块陆地,这块土地的主权一直是中国和韩国之间的争议问题。但几个月之前,伊藤侯爵断然提出该地区属于韩国,并派遣日本军队占领了该地区,甚至没有给中国以反应时间。进一步的扩张计划可能现在并不会进行,因为有迹象显示,在日本政府管理下韩国大规模的起义正在发动。间岛地区确实值得争取,因为除了其战略价值外。该地还包含了大约百万的居民和丰富的自然资源。[9]

   显然评论者是以一种局外人的心态在看待“间岛”问题上中韩曾经的交涉,但对日本强行干预是不赞同的,美国的舆论几乎从始至终都是类似上面的论调。该报道在最后说道:“海牙会议已经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没用的讨论上,现在是机会做点什么了。因为关于间岛问题,永远也无法有一个清晰的仲裁。”[9]建议美国在该问题上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而不仅仅停留在无谓的争辩上,实际上是在提醒美国政府注意日本的野心。

   正因为如此,日本外务省在1907年10月21日收到驻美大使寄回的报纸原件后,借此前中国政府向延吉地区调拨军队、加强地方治安以及边防力量为由,于25日同时发电报给日本驻美、英、法、德、俄、意、奥等国使节,说明清政府向“间岛”地区派兵等问题,企图以一种弱者的姿态争取国际舆论的同情,并声称:一旦引发冲突,责任全在中方。[10]

   当日本找到一些佐证“间岛所属未定”的资料、形成外交文书之后,在向中国外交部门提出交涉的同时,有时也会将证据一并发送给其驻外各使馆。一方面是告知,更主要的是让他们帮助搜集证据或在当地加强宣传。比如在满蒙史学者内藤湖南受日本军方委托调查,发现法国传教士雷孝思在康熙年间绘制的满洲地图中有支持日方主张的内容时,1908年1月15日日本外相致电驻法大使,令其联络驻荷使馆在当地查找此地图原件,寻找证据。

   有趣的是在中日交涉的中后期,日本在确切得知英美不会干预之后,类似的同时发向多个日本驻外使馆的电报,在日本外交档案中就凭空消失了。其实从上文所列举的东京和驻外使馆之间的频繁互动就能感觉到,日本政府对国际舆论的重视程度非同一般。几乎所有从欧美使领馆发回的相关邮件、电报,外务省收到后都迅速做出回复或处置;一旦出现新情况,迅速向其作出“官方”说明和解释,以应对未知的舆论危机。

  

   二、中国舆论对“间岛问题”的反应

  

   中国社会舆论对日本挑起“间岛问题”的反应非常强烈,大大超出了日本政府的预料。在交涉初期的日本外交档案中还能看到多件日本政府人员的评论,说清国反应有点“神经过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间岛”交涉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时任日本驻吉林领事岛川毅三郎当时在和吉林实业学堂斋务长刘芳谈话时曾说:“间岛不过数十里之地,而贵国犹如是力争,其待敝国之感情,无乃太薄欤?”[11]1都可以反映出中国反应之激烈。以至于在交涉后期,中方代表梁敦彦多次明示、暗示日本驻华公使,在“间岛问题”上中方绝不会让步,而日本应当在此问题上妥协,以换取中国在其他问题上的让步。

   清政府在“间岛问题”上表现出罕见的对日强硬态度,一方面,主要是由于中方主张的依据真实可靠,且该地是清王朝的龙兴之地;另一方面,国内舆论对清政府的压力也是迫使其采取强硬姿态的重要原因。

   在日本挑起“间岛”交涉后不久,1907年9月13日,留日学生总会就发《公电》给军机处、外务部,请政府坚持主权:

   近日本报载,日俄、日法两协约之效力,云俄于外蒙古、法于云南、日于福建,扩张必收大效。报章显揭,政策昭然。而日本今强争间岛,益力实其先导,我国若稍退却,列强群起均势,瓜分之祸立见。务求坚持我领,万勿让步。[12]15b

   9月25日,福建学生会也发公电给政府,请政府保全领土完整。[13]除爱国心切的青年学子外,吉林地方民众也强烈抗议日本的侵略行为。在1907年交涉之初,就曾由吉林地方自治会呈外务部“中韩国界地图一轴及中韩国界地理志一册”②,详细论证了延吉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1908年初由吉林学务处出版的《教育官报》的首期至四期,连载了由吉林实业学堂教师刘芳翻译的《满洲地志》的相关章节,其在序言中就明确指出:

   自日人守东亚和平之虚名,于满洲全部,不便染指,于是变其方针,以谋间岛。推起来意,始欲以间岛为独立国,则与中国无关系;继欲以间岛为韩属地,则可受其保护;终则欲以为日本之殖民地,为琉球、为台湾。[11]1

   可见当时吉林知识界对日本图谋是非常清楚的。在此前中韩勘界时——无论是康熙时期的穆克登查边,还是光绪时的两次勘界——中方勘界人员主要由吉林地方政府派遣,中央政府保存的勘界资料相当有限③。而在此时,二十年前参与过光绪勘界的当事人可能还健在;当时的许多中方档案、图籍也保存在吉林省城,吉林的知识分子是最清楚此中曲直的,有义务和责任向社会说明此问题的来龙去脉。因此,此时吉林地方舆论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尤为强硬。

   当时除了这些特定的群体外,报纸发挥了对舆论最大的引导作用。下面我们来看一下《申报》对此事的跟踪报道。

   早在“间岛”交涉前的1907年3月30日,该报的“论说”栏目就刊登了名为《间岛纪略》的评论,提醒国人关注这一地区日本人的活动。到9月交涉发生之后,3日、4日、15日、16日、25日该报接连对此事进行了系列跟踪报道。10月的报道更为频繁,如2日《调员办理间岛交涉翻译》、6日《中国派兵间岛》、10日《间岛交涉近闻》、12日《中政府要求日人撤退间岛驻兵》、13日“专电”、17日《朱中丞电请注意间岛交涉》、18日《西报纪间岛派兵事》、19日《间岛华兵骚动》、24日《论统计》等,不再一一列举。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时的中国舆论界对“间岛”交涉的要求极其明确,对清政府的交涉持批评态度的舆论占主流,如:

   夫自间岛问题发生以来,已一年矣。日人于未经交涉之前,预为调查,预为筹画。既经交涉以后,增兵筹饷,节节注意。中国则于事前既懵然不知,事后始派员查勘,查勘后始商议办法。然其所谓办法者,特敷衍而已。几见外部发一议、出一策以与日本抗争者。……既无外交人才以为之前锋,又无兵力以为之后盾,欲怒不敢,欲言不敢,只有拱手隐忍以让之而已。[14]

夫图们江北明明为吉林南部延吉厅所辖之属地,而外人乃竞捏造间岛之新名词,以与我强争硬索,交涉至三四年而不决者。盖一误于光绪二十年前用怀柔远人之策,弛吉韩界禁,致韩民得以越境垦种;再误于三十年间,中韩两国派员会勘界务之举迁延中止;三误于间岛交涉既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706.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15(4):206-21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