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行之:民粹主义是对政治正确的反运动

更新时间:2016-07-07 02:30:18
作者: 陈行之 (进入专栏)  

  

1

  

   世界很不平静,最近有两件事搅动了国际政治,一件事美国大选川普脱颖而出;一件事是英国公投结果选择脱欧。这两件尚在过程中的事情彼此之间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联系,然而如果细究就会发现它们的内在机理极为相似。这种相似性并不体现为世界进入到某种奇境,发生了被现成理论无法解析的政治现象。反之,这两件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恰恰反映了政治哲学的一般原则,机理并不复杂。从历史逻辑的角度说,类似的戏剧性事件曾经无数次上演过,人们之所以反应不过来,只是一时找不到把过去与现在、把现在与未来联系起来的逻辑线而已。

  

   自负的人类经常需要常识的提醒,我们今天就来温习一下有关的常识。

  

   我先分头说这两件事,然后再综合到一起,阐述我想强调的东西。

  

2

  

   关于英国公投脱欧,正是所谓众说纷纭,在多种议论中,多维新闻网2016年6月26日刊载的署名霍娜的新闻分析,我认为比较精当,比较准确,有利于我们从整体上把握这件事情——

  

   英国6月24日揭晓的公投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直到当地时间24日凌晨选票开始统计的时候,从分站两派的政客到全英各大媒体,还都在纷纷给出“留欧派会赢”的预测,但从桑德兰大区出乎意料的票数对比开始,“脱欧派”势不可挡,最终给出了一个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结论。

  

   对此结果深表不满的那部分英国人在社交网站上愤怒指责这是“老年人的胜利”,但社交网络上舆论的一边倒态势其实正揭示了这次公投出人意料的结果的主要来由:真正充当投票主力,并在公投中取得了胜利的那部分民众,与社交网络的用户群体重合率并不高。换言之,积极推动英国离开欧盟的选民们并不太会上网。公投结果显示,从地区看,支持留欧的主要是苏格兰与北爱尔兰,特别是苏格兰全境没有任何一个选区企图离开,支持留下的平均比例达到了相当惊人的62%。支持离开的则是除伦敦等大城市外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广大地区,其中位于英格兰中部的西米德兰兹郡成了全英最倾向于脱欧的地区,当地支持离开的人数达到了59.3%。

  

   从社会阶层的统计来看,中产阶级中留与走的比例为52%:32%,而在工人阶级中,这个比例分别是36%和50%,对比强烈程度几乎与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呈现出的地区分裂相当。从受教育程度看,在大学毕业生中,约有70%支持留欧,而在持普通中等教育证书的人群中,有68%支持脱欧,另一个可能与此存在相关性的数据是,34岁以下选民支持留欧者达到55%,55岁以上的选民群体中这一比例则只有33%。

  

   不难发现,大城市人口、受过高等教育、年轻、中产阶级等一系列“精英”标签都在这场公投中具有了倾向性意义,而与此相对,支持脱离欧盟的人群也有了相对清晰的形象:一言以蔽之,英国中低层人群,或者更加形象的表述则是,“草根阶级”。

  

   如果考虑到欧盟对一个国家经济各个阶层的不同影响,这种分裂局面丝毫不难理解:欧盟的一体化市场等条件对上层精英极为有利,但却无助于改善中下阶层生活——英国尤为典型,来自波兰和罗马尼亚等国的廉价劳工压低了底层工资水平并挤压了工作机会,而在难民危机爆发以后,因难民安置带来的社会与安全成本又要求这些身处底层的英国公民一体承担。从地区角度,支持脱欧的地区例如英格兰中部北部传统工业区,长期经济不振,是英国工业的“生锈”地带,伦敦等城市的情况则与之完全相反。就此而言,尽管总体来看英国脱欧有害无利,但选择离开欧盟,对于英国底层民众来说却绝对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决策。

  

   真正的问题在于,此前并没有人意识到英国的阶层分裂已经达到了如此严峻的地步,而草根阶层的诉求并未获得充分注意。被忽视的人群最终在公投中找到了复仇机会。一场脱欧,呈现出的是不同地域间、政党间、城市与乡村、高知中产与普罗草根的整体性分歧,是一个阶层与另一个阶层的投票比拼。当初卡梅伦提出脱欧公投问题不过是打算在选举政治中渔利,但精英政客却意外输掉了这场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政治游戏。这是一场草根对精英的意外胜利。

  

   这篇文章的“眼”在于,指出了英国公众选择脱欧的内在动力:英国的阶层分裂。这种分裂既有来自欧盟的因素(例如移民政策、难民安置政策),又有英国国内的政治因素(经济不振总是会伤害到底层民众的尊严和利益),它们由来已久。正是这些因素导致了底层民众在此次公投中用脚投票,选择脱欧,用文章中的话说:“被忽视的人群最终在公投中找到了复仇机会。”

  

   我不评价这种“复仇”是否理性,是否会带来对底层民众的利益带来进一步损伤,我只想强调一种共通的带有规律性的东西:如果底层民众的利益一再被伤害,如果他们表达诉求的愿望一再被压抑,那么就会淤积成一种消极的社会情绪,或者说负面情绪。这种消极负面的情绪最初是蛰伏的,然而它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宣泄的机会。一旦找到宣泄口,理性的堤坝就将是脆弱的,无以抵挡巨大冲力,而且消极社会情绪将无任何方向性可言,将带有“将婴儿和污水一起泼掉”的社会运动的特点。

  

   民粹主义,这个最近才被人们重新提起的词汇,才是英国和整个欧洲都感觉到精神疼痛的主要原因。

  

3

  

   事情才刚刚开始。

  

   英国脱欧公投结果迅速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6月27日,荷兰自由党领袖怀尔德斯在推特上宣布说:“下面轮到我们了。”他说他将在政党竞选中将荷兰脱欧公投列为政策选项之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最近的一次民调显示,47%的荷兰民众希望进行脱欧公投,43%赞成脱欧。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荷兰,倾向于进行脱欧公投的同样是教育程度较低者,这部分人的比例达到69%,而教育程度较高者则仅有31%。怀尔德斯试图利用民众的这种情绪。

  

   著名投资家索罗斯有自己的观察,他断言:“欧洲分裂已经不可避免”。在强调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时,索罗斯着意指出,欧洲难民危机与英国民众退欧情绪淤积齐头并进——“成千上万的难民聚集在法国加来,急于以任何方式进入英国”;“德国总理此前作出向难民敞开大门的决定……并非深思熟虑,因为这项政策忽视了难民涌入的拉动效应。”“大量难民的突然间涌入,让全欧洲国家人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了干扰。”推而论之,“整个欧洲包括英国都因失去共同市场以及共同价值而遭受痛苦,而这两者都是欧盟设立之初所要捍卫的东西。”而英国恰巧有这么一次公投的机会,于是民众毫不犹疑遵从于自己信念,做出了脱欧的选择。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看得更高远一些,他在《英国退欧的政治悲剧》(2016-6-27)中首先问:“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试图从党派政治中寻找端倪:“英国政界的右翼发现了一个令全世界人民心悸的问题:移民。部分保守党连同极右翼的英国独立党抓住了这个问题,把它作为脱离欧洲运动的核心……左翼和右翼冒充一场反政治权威集团的民众起义的领袖,它们的运动可以成规模、高速度地扩散和增长。”“右翼攻击移民,左翼则怒斥银行家,但对这两个极端阵营来说,叛乱的精神、向当权者发泄愤怒、执迷于用具有煽动性的简单方式解决复杂问题,都是一样的。”布莱尔一针见血:“在英国退出欧盟投票之前,现代民粹主义运动可能会掌控政党这一点就已经很清楚了。当时不清楚的是,它们是否能控制像英国这样的国家。现在我们知道了,它们可以。”

  

   布莱尔从英国公投脱欧中看到了“民粹主义运动”的魅影,而这个魅影的出现与政治家的煽动不无干系,甚至可以说,它直接就是民众情绪被政治家利用的结果。我认为这很重要。也许是文章篇幅所限,布莱尔没有具体解释民粹主义是怎样滋生并进入英国社会和英国政治进程的;他也没有解释享有充分思想自由和政治自由的英国民众为什么要借助于民粹主义来表达利益诉求;他更没有解释英国政治家为什么能够煽动起这场看似偶然的民粹主义运动……而所有这些问题,我认为都比单纯看到民粹主义本身更加重要。

  

   我们先把英国公投这件事放下,再来看看美国大选。


4

  

   2016年6月12日凌晨,一个叫奥马尔·马廷的人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家夜总会开枪打死50人,打伤至少53人,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马廷是美国公民,29岁,生在纽约,父母来自阿富汗。据说枪击案发生前不久马廷曾拨打911宣布效忠于伊斯兰国;袭击发生数小时后,伊斯兰国发表声明宣称对此事负责。

  

   我不议论奥兰多枪击案本身,我想提请读者注意的是美国政治家对枪击案的反应,观察枪击案对美国大选选情的影响。有必要指出,美国的国家政治与我们迥然不同,政治过程对民众情绪的反应极为灵敏。在作为国家政治过程的总统大选如火如荼之际,枪击案势必会成为民众观察参选人的一个视点,并且一定会形成可以看到的民意表达,而观察这种民意表达,恰恰与本文试图考察的事情息息相关,有利于我们辨识清楚那些常识性的政治学问题。

  

   2016年6月15日,纽约时报网站发表题为《枪案之后川普再次发飙攻击穆斯林》的文章,说:“在移民和恐怖主义问题上的煽动性主张推动了川普的初选,现在他继续坚持这些主张……建议对穆斯林采取一系列打压性的、无视美国多元化传统的措施。”

  

这篇带有倾向性的文章特别强调:“川普没有提及主流穆斯林和伊斯兰恐怖分子之间的区别,表示所有穆斯林移民都对美国的安全构成潜在威胁,呼吁禁止那些来自‘有据可查存在’针对美国或其盟国‘恐怖主义历史’的国家的人移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5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