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家亮:分析英国脱欧的政治背景

更新时间:2016-07-06 23:34:28
作者: 韩家亮  

   摘要:《政治秩序的起源》对这有一些讨论,更详细可以参考UCLA著名人类学专家 Jared Diamond 的几本很好的书。不少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已经属于现代国家。但是世界上还有相当数量国家不是现代国家。

  

   6月24日英国公民通过公投决定英国将脱离欧盟。这立刻引起很大冲击,世界股票和金融市场马上暴跌。有些专家甚至预言它的影响可能相当于八九年前的GFC(全球金融危机)。我不是那么悲观。英国脱欧的原因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所以各方会尽量平稳地过渡以减少对经济的影响。英国脱欧是个过程,将来有相当一段时期英国欧洲以及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之间的各种关系会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至少许多贸易关系需要重新谈判)。英国脱欧肯定对英国经济不利,对欧洲其它国家,美国,以致世界各国的经济也有负面影响;世界各国的股票和金融市场的动荡反应了这点。伦敦是欧洲的金融中心也是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许多在英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可能需要搬到德国法国等国家。英国一些出口行业可能也会受较大影响。既然对英国经济有那么多不利影响,那英国公民为什么要支持脱欧呢?这篇短文从政治,宏观背景,和历史分析英国脱欧,期望加深读者对这政治事件的理解。

   记得文革时中共的宣传常讲:“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是国际形势的主流,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但是毛泽东在接见欧洲国家的代表团(记得是法国但其它国家也类似)时大力赞扬欧洲统一。这不是矛盾吗?到底是独立好?还是统一好?考虑到毛极力赞扬秦始皇统一中国和统一后秦始皇可以大有作为,他大概还是认为统一好。所谓”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那是鼓动一些国家和人民反对美帝苏修的策略。从政治学角度来说国家和地区到底是分好?还是合好?下面我们从俯瞰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要从政治学和历史上认识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注1)。这本书被称为政治学的经典,它从远古开始直到法国革命考虑世界各文明的各种政体形式。人类社会起初是由较小群体(群伙band)组成,后来的部落比群伙大一些,再后来才出现国家。早期的国家多数是王国。国家的形成有其必然的因素,即免于领土被侵犯和保卫主权。《政治秩序的起源》讲到国家形成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形成,一种是在邻近环境的压力下形成。现在考虑一个例子:旧约圣经中以色列国的形成。撒母耳记上8:4于是,以色列的长老一起到拉玛去见撒母耳,5说:“你年纪大了,你的儿子不效法你。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其他国家一样。”6撒母耳听到他们要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心中不悦,就向耶和华祷告。7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他们不是拒绝你,而是拒绝我做他们的王。这里有几点应该解释。上面这事大概发生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即距今大约3000年。其次,以色列是在邻国已经有了王国时要求撒母耳指定一个国王(建立以色列国),属于福山所说的第二种国家形成种类。在这以前以色列由士师治理(旧约圣经有士师记一书讲各士师)。第三,在上帝的眼光中这种政体不好。撒母耳记上8:11“将来管辖你们的王会征用你们的儿子做他的战车兵、骑兵,要他们跑在他的战车前面。12他会派一些人做千夫长、五十夫长,一些人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一些人制造兵器和战车的装备。13他会把你们的女儿带走,要她们给他造香膏、煮饭和烤饼。14他会夺去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和橄榄园,送给他的臣仆。15他会从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的出产中收取十分之一,送给他的官员和臣仆。16他会征用你们的仆婢及最好的牛和驴来为他效劳。17他会拿去你们羊群的十分之一,并让你们做他的奴仆。18将来你们会因所选之王的压迫而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会垂听你们。”但是以色列人仍坚持,撒母耳就按神的旨意指定第一个以色列王扫罗。古以色列王国是否可以算现代国家呢?不能,因为至少它没有负责制(accountability)。

   读者需要了解什么是现代国家(nation-state)。现代国家(nation-state)不同于过去的城邦,王国,公国,帝国,基本上起源于美国独立和法国革命。现代国家首先有确定的领土,并且能够在其领土上行使主权。福山总结现代国家具有三项特征:国家强大、法治、负责制。国家需要强大特别是必须能够保卫自己的领土和主权。国家管理或统治必须通过法治(RuleofLaw)而不是人治。政府需要负责(accountability,也有翻译成问责)。民主制的政府一般是负责的但是负责也可以是其它方式。一般认为负责或公民认可的政府是现代政府合法性的根据。世界的政治发展不平衡。例如有些太平洋岛屿和非洲某些地区几十年前还在群伙或部落时代,也就是说还没有建立王国。《政治秩序的起源》对这有一些讨论,更详细可以参考UCLA著名人类学专家JaredDiamond的几本很好的书。不少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已经属于现代国家。但是世界上还有相当数量国家不是现代国家。

   下一步需要了解主权国家之间的关系。我最近写了一篇国际关系的简论(注2)读者可以参考。也请读者注意引用的文献。国际关系学实际上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至于欧洲(甚至其它大洲)分成多个国家好还是统一起来好?许多学者认为分成不多的几个国家好。《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提及这点。不过讨论最多最详细的大概是著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的一本书《文明:西方和其它文明》(注3)。这本书的主题探讨为什么最近500年来西方能够主导世界。他总结了欧洲有六种强大武器(KillerApp)。其中第一个就是竞争。因为欧洲没有统一,欧洲的几个大国之间存在激烈竞争。早期中国比欧洲发达。但是中国的大一统使得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缺乏竞争趋于停滞,以致后来大大落后于西方。这种观点有待进一步研究。但是认为统一比独立更好无论在理论上和实际上都没有坚实根据。

   那么欧盟属于什么呢?欧盟是一种超国家组织。欧盟开始于欧洲经济共同市场,发展经济和加强民主是其初衷。后来建立的欧盟促进欧洲各国之间的交往,统一,平等。欧盟促进成员国之间以及与世界其它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和贸易是有目共睹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国家加入或申请加入欧盟。至于对欧洲和平的促进作用,前几年诺贝尔奖奖给欧盟是一个证据。那读者可能要问为什么英国要脱离欧盟呢?关键是从政治哲学来说,欧盟的政治设计有非常大的缺陷。欧盟的官方机构不是选举而来的,他们没有accountability,即对欧盟各国公民不直接负责。欧盟各国把一部分主权交给了欧盟的官僚,这些官僚有权发号施令但不需要负责。再考虑《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这样一种官僚阶层在现代政治中没有存在的必要。当然我不是说这样的超国家机构一定不能存在,而是说这种机构的存在和运行需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英国公投反对留在欧盟的一个宣传要点就是移民。英国和欧盟其它国家的移民政策由欧盟决定,英国只有执行的份。这不符合民主或负责的原则。

   有人可能会说世界上不是存在不少超国家的机构吗?当然有,例如东盟,美洲国家组织等等,还有联合国。联合国是吸取国联的经验教训上建立起来的。国联又是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建议下成立的。我还没有详细研究,但是威尔逊的理念应该是从康德关于世界大都会政治哲学来的。康德的大都会假定所有会员国都是自由民主国家。从政治哲学来说,联合国也有一些缺陷。另外重要的是上面提到的超国家组织和联合国都没有要求成员国交出主权,这点与欧盟不一样。要使欧盟成功,需要在政治哲学上有创新,先决定什么主权应该交出什么应该保留,还需要考虑如何可以做到负责(accountability)。

   英国脱欧虽然影响很大但还不是致命一击。现在的危险是有些其它欧盟国家可能也会要求脱欧。

  

   【注释】

   (1)FrancisFukuyama,“TheOriginsofPoliticalOrder:FromPrehumanTimestotheFrenchRevolution,”Farrar,StrausandGiroux,2011.有中译本,名为”国家建设、法治、负责制——政治发展三大组件“。

   (2)韩家亮:中国的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影响http://www.21ccom.net/html/2016/qqgc_0527/4547.html

   (3)NiallFerguson,”Civilization:TheWestandtheRest,“PenguinBooks,2012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593.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