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没有敌人的莫斯科和有敌人的北京

更新时间:2002-06-14 08:59:00
作者: 黄喝楼主  

  

  最近的国际政治舞台上,莫斯科可谓出足风头,美国总统访俄,俄罗斯--北约罗马峰会,俄罗斯--欧盟莫斯科峰会,中俄圣彼得堡峰会,一连串的重量级动作几乎牵引了全世界目光。随着俄美、俄欧关系的持续升温,外电外报均认为,北京眼睛里流露出日益忐忑不安的神情。《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先后发表评论员文章。其中《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的题目就是《美俄蜜月能否持久?》。单是这个题目就给人酸葡萄感觉。显然,俄国也注意到北京的这种不安,并采取措施安抚。俄国防部长伊瓦诺夫访问北京,普京接受《人民日报》采访在谈到中俄关系时使用了格外热情的语言。尽管如此,莫斯科的安抚还是给人以“表面文章”的印象。

  

  普京这厮究竟要干什么?据说在江泽民总书记赴圣彼得堡之前,曾下令研究“普京到底是什么人”。普京是什么人有多么重要吗?其实真正重要的是他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究竟要出什么牌。不懂人与牌的区别和猜不出什么牌的人可能都有点弱智。回答并不难,普京本人已经给出最明确的答案。6月12日,普京总统在莫斯科表示,俄罗斯目前正和世界其他国家及地区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它不再拥有自己的敌人。在对第一个“俄罗斯日”发表讲话时,普京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如果不是数百年来,至少是近几十年来,我们开天辟地不再和世界其他地方或某个特定国家发生冲突”(法新社报道)。

  

  在此,普京彻彻底底地亮出了底牌。与“中俄联手牵制美国”论者的愿望大相径庭,普京好象并不嫉妒“美国的单极霸权”。与通常满脸假笑的领导人不同,普京是个“说自己想说的话”的元首。他既然一再这样讲,焉知这不正是他真实的想法?

  

  如果说没有敌人的俄罗斯不能让北京的“战略家”们清醒,回顾历史也许有助于撬动他们的冷战榆木疙瘩脑袋。1996年,中国首倡“上海五国”时,战略意图是瞄准北约东扩和美国的单极世界,今年的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北京本也是冲着“扭转俄国和其它成员国倾向西方的趋势”而去的。1996年的努力在南斯拉夫战争的硝烟中黯然魂消,美国可以无视中俄的反对在南斯拉夫为所欲为,中俄间情薄于纸彻底露馅。今年的六国峰会除了在北京成立一个秘书机构外,就是搞了个《上海合作组织宪章》。这个《宪章》对该组织的宗旨和任务规定了4项,主要在三个方面:发展多领域合作,维护地区和平,反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其实质性基础(六国真正的共同语言)在反恐和反分裂。从内容来看,上海合作组织可以称为“以美国为首的反恐联合国属下的地区性帮忙组织”。中国调不动俄罗斯来对抗美国的单极强权,实质结果距离初衷远得让人伤心欲绝。CNN评论员干脆将今年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称为“失败”。

  

  为什么会失败?因为失败并没有找我们,而是我们自讨的,是自己把自己送到失败门上去的。

  

  中美俄三角关系一直被视为当代世界政治军事舞台上至关重要的国际战略关系。上个世纪中期,俄美两大一流高手较量内功,北京作为在场的第三方,虽然只是二、三流角色,只因帮谁谁赢,背谁谁苦,自然成为香饽饽。好牌在握,北京忽左忽右,收发由心,颇收了些渔翁之利。然而,冷战结束,特别是进入新世纪,随着布什普京铁哥们式的互访,曾经胶着在美俄间的强大颉颃力场忽然消失。一时之间,靠这个力场获取能量的自由电子北京被晾在了那里,既无奈,又尴尬,又不知所措。打美国牌或打俄国牌的纵横家们虽然仍在卖力地吆喝,但其声音已远不如旧日那么嘹亮。纵横家们无时无刻不希望与俄罗斯联合,藉此制造出一个传说中的巨人怪兽吓唬美国,或者在中俄间搞出些神神秘秘的关系,让美国的战略家不明底细而胆怯。可惜传说中的巨人形象吓不住别人,只能用于我们自慰;神神秘秘的关系没让美国头疼,反倒把自己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美俄两大高手联手对付内功远逊于彼的中国,咋办?

  

  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令美国铩羽而归,中国合纵连横智慧好不容易胜了一个回合。问题是俄美远较亚非拉小诸侯们精明,识破了纵横家的把戏。这原也怨不得他们,策士们的谋略看似高深莫测,实则不过是小孩们过家家玩的把戏,小儿科得很:北京能将小美和小俄玩弄于股掌之中,一会调动美来对付俄,一会又调动俄来制衡美,潜台词是“只有我深谋远虑”,“只有我智商最高”。这种谋略用来对付情绪化的莽夫,或陷于单边囚徒困境中的弱者确实管用,用来对付脱离了冷战怪圈的、心智武功均臻化境的美国俄罗斯,如何可行?俄美越走越近,并让我们的战略家们寝食难安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伊朗、利比亚等怂恿北京挑战美国的强权,送上一顶全世界穷国穷人的忠实代表的高帽子,他们深知地球这边某些人好逞强斗胜的脾性。我要反问一句:我们有什么必要与美国比大小?美国的老大有绝对的实力作后盾,我们拿什么奉献给你呀大哥大的宝座?今日的俄罗斯并不是低头认输,不是驼鸟主义,他们努力建构的,是一个俄美零对抗,俄欧零对抗,俄中零对抗的和平的外力场,其内核是意识形态零对抗,其目的只一桩:一切以俄罗斯利益为重。俄罗斯没有了敌人,没有了敌人最有利于俄罗斯。我们呢?勉为其难地为牵制而去牵制美国?

  

  不可能两次走入同一条河流。暧晖条约不可能重签,八国联军也不可能复组。与美国对抗是不是“非如此不可”?能否如米兰.昆德拉所言,不是非如此不可,其实别样也行?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5.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