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军:市场秩序生成中的交易模式分化与整合

更新时间:2016-06-26 22:03:35
作者: 张军 (进入专栏)  
儒家伦理、差序格局的思维很难使经营者像对待熟人那样对待陌生 人的交易对象,此亦导致两种分立的交易模式产生。

   经营者的双重人格以及交易过程所遵循的二元交易原则,在本质上与中西两种异质文化和既存的道德规范有极大关系。以基督教为主要宗教的西方社会强调理性化教 化,注重主观与客观的分化和追求对象的抽象化,遵从普遍主义道德原则,追求法治化、契约化的社会生活,这为成熟的市场运行提供了必要的道德原则支撑和社会 结构支持;但在中国,儒家伦理等传统道德原则强调感性化教化,追求仪式化、具象化的社会生活,注重亲情原则、圈子思维在人们的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作用,这些 价值观念与行为规范能够很好地在熟人交易中发挥作用,却显然阻碍陌生人之间诚信交易的产生。

  

   (三)ZGC电子市场交易模式的社会基础

   转型交易与关系交易的并存,有其深刻的社会基础。市场制度引入中国以后,支配市场交易行为的效益原则、计算精神和竞争意识等市场意识[8]29逐步进入人 们的思想观念之中,并作用于市场参与者的交易行为,ZGC电子市场的参与者亦不例外。尽管受到全新的市场意识和市场规则的约束,市场经营者理论上需要一视 同仁地对待每一个交易对象,但是他们所依赖的职位关系、裙带关系、亲缘关系、圈层关系等熟人社会中的熟悉关系,仍然是进入市场陌生关系、实施市场交易所依 赖的重要资源,“关系交易”就是其中重要的例证。

   也就是说,尽管市场制度需要面对大量复杂的陌生关系,但熟悉关系的力量不容忽视,依然在经济交换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那么,中国市场交易秩序的社会基础究竟 是熟人社会,还是陌生人社会呢?不少学者对之尝试回答,代表性的有三种答案:其一,认为中国社会已经进入陌生社会。比如有学者认为,当今中国,人们直接和 间接的交往对象已经成为陌生人,社会成员的服务和被服务对象也都是陌生人,这足以说明中国社会已进入陌生人社会[9]。其二,中国进入“半熟人社会”。贺 雪峰通过对乡村社会的大量调查,提出“半熟人社会”的观点。他认为,在农村社会中的行政村中,村民虽然相互认识,共享一些公众人物,却缺乏公共空间的生 活,远不及自然村村民相互熟悉,这样的“行政村”就是典型的“半熟人社会”[10]。其三,虽然受到陌生关系的冲击,但中国社会的根基仍然为熟人社会。刘 少杰认为,无论是从中国社会变迁的实际情况出发,还是借鉴费孝通和迪尔凯姆等研究社会变迁的思想观点,都不应当得出熟人社会即将过去、陌生人社会已经到来 的结论,中国熟人社会并非发生质变,熟人关系仍然在社会生活中发挥重要效力[8]29。

   笔者对该问题的回答是,中国市场交易秩序的基础仍是熟悉社会。虽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制度、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变,但决定人们行为方式的思 想观念和价值体系具有很强的延续性。中国社会的深层结构仍然是费孝通笔下的“熟悉社会”,差序格局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依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起决定作用,市 场交换也不例外。随着市场交往空间的扩展,陌生关系在市场交易中变得普遍与盛行,但是市场参与者仍嵌入于传统社会结构之中,为熟悉关系所支配;在其日常交 易行为中,在获得熟悉关系带来的稳定的商业利润、建立持久的合作交易关系之时,还受到传统道德原则和熟人网络的规制。尽管存在“宰亲杀熟”[11]现象, 但实施者不仅会受到熟悉关系中的道义谴责,这些急功近利的做法也很难具有持久性。而且这一现象本身并非普遍,也不能作为中国已进入陌生人社会的立论依据。 从ZGC电子市场的实际运行来看,熟人之间的“关系交易”是我国传统诚信互惠交易模式的延续,而陌生人之间的“转型交易”呈现出的“尔虞我诈”,注定使之 成为一种短命的交易模式。两种不同的交易结果恰恰印证了“熟悉关系”依然在经济社会生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二、“化生为熟”:交易模式的整合路径

  

   ZGC电子市场的实地研究显示:同一市场因参与者关系亲疏而分化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交易模式,不仅反映了中国特色的市场运行特征,而且造就了独特的市场交易 格局。这种独特的交易格局就是,诚信与欺诈性交易共存,交易中的理性化追求和情感性纽带同在。毋庸置疑,交易模式的持续分化与欺诈性交易的普遍存在与广为 流行,在为市场带来恶名的同时,不断蚕食着由熟人交易缔造的健康稳定的市场秩序,进而影响着整个市场运行甚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

   因熟悉和陌生而造成同一市场交易模式的分化,并非ZGC电子市场独有的现象,它不仅出现于合肥BNH等类似的电子市场中,而且发生在长春汽车零配件市场、 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等众多大型市场中。作为两种普遍存在的交易模式,“关系交易”和“转型交易”同时发生在市场经营者身上,使其在日常经营中遭受难以避免 的经营压力。一方面,面对熟人消费者时,尽管有追求利润的需求,但他能够诚信地与之交易,因为交易中的道德原则和行为规范与其日常生活的行事原则差异不 大,只要彼此满意,交易很容易实施;另一方面,当面对陌生消费者时,经营者一般都会对整个交易进行初步判断,有无必要采用诚信交易模式,当权衡利弊决定采 用“转型交易”后,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往往容易抛弃熟人社会中的道德原则和行为规范,对交易对象实施欺诈。

  

   (一)“化生为熟”的前提条件

   针对同一市场中交易模式分化,尤其是多种欺诈性交易模式的频繁发生等问题,理论上有多种解决方式。从市场内部来看,可以加大市场监管力度,惩罚市场参与者 的违法行为;也可对市场交易者进行宣传教育,使之改变欺诈性交易行为;或者对市场进行整顿,强制关闭从事非法经营的商铺;抑或增加市场信息透明度,使顾客 选择诚信交易的商铺购买商品,等等。从外在力量来看,政府相关部门可以介入市场运行,直接惩治欺诈性交易行为;各种诸如商会、消费者协会等社会组织可以发 挥作用,规制“转型交易”,维护消费者的利益;立法部门可以完善与市场运行相匹配的法律制度,从正式制度上约束欺诈性交易;社会亦可建构适应市场制度的普 遍性道德规则,使经营者平等对待每一个顾客,虽然这需要较长的时期。

   尽管存在众多抑制欺诈性交易、弥合交易模式分化的路径,但本文认为,由于中国市场交易秩序的社会基础仍然近乎熟悉社会,在类似ZGC电子市场等现实市场 中,目前能更快奏效也更易操作的解决手段是,从道德入手,借用熟人交易的道德约束,使之在陌生人交易中发挥作用,从而实现良性市场运转。市场制度并非仅仅 体现为技术成就,而是嵌入于本土文化和各种社会关系网络中。中国市场运行也不例外,需要契合本土文化,接受传统道德原则的约束。而无论是短期的市场整顿、 完善立法,还是长期的普遍主义道德原则建构,在当前的现实中,都不能快速发挥作用,从根本上解决市场运行问题。基于伦理的中国社会,熟悉关系能够产生一种 道德约束,如果能够将之移植于陌生人交易中,发挥其约束作用,将会减少欺诈性交易,促进良好市场秩序的形成。这也是笔者倡导“化生为熟”的重要前提。

  

   (二)“化生为熟”的行动策略

   由于经营者的二元人格和双重交易行为,当前中国的很多市场运行遭遇了困境,带来了混乱的交易格局和恶性市场秩序。从长远来看,这种状况的持续存在势必影响 市场制度在中国的高效实施,进而阻碍总体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前文已述,整合分化的交易模式,建构统一的市场道德原则和市场规范,营造诚信的交易环境,提 高市场参与者彼此的信任度,是解决中国市场运行问题的重要途径。

   针对中国典型市场中的交易模式分化,尤其是陌生人之间“转型交易”等欺诈性交易的广为流行,刘少杰提出的“陌生关系熟悉化”[12]之交易模式整合策略, 提供了富有洞见的借鉴。在此思路的指引之下,结合ZGC电子市场的交易模式分布现状,笔者展开了交易模式整合的积极尝试。

   交易模式整合的第一步是明晰整合的基本方向和原则。从其表征来看,ZGC电子市场的“关系交易”自其诞生就已存在,虽然熟人之间出现过诸如“卷货逃走”等 欺诈现象,但总体而言,此种交易模式体现为一种诚信交易,不仅未对市场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促使交易成本不断降低,为整个市场带来发展活力。相反,陌生人之 间的“转型交易”已对市场运行带来极大危害,是一种亟待纠正的非诚信交易。

   因此,ZGC电子市场的交易模式整合,实质是对陌生人之间的欺诈交易进行纠正,使之转化为一种类似“关系交易”的诚信交易。就目前中国市场运行的真实情况 而言,纠正“转型交易”的首要措施在于为之建构有效的道德原则和交易规范。鉴于“关系交易”中的传统道德原则和行为规范能够发挥很好的规制作用,加之当前 中国的普遍主义道德原则处在缺位状态,笔者采取的基本整合方式为“化生为熟”的整合策略。

   “化生为熟”的策略是基于“转型交易”的基本特点提出的。“转型交易”的顺利实施需要两种陌生化过程,即“人对人”、“人对物”的陌生化,因而瓦解这种交 易模式离不开针对这两种“陌生化”的行为策略,此为“化生为熟”的要义所在。“化生为熟”的基本原则是,将熟人交易中的道德原则和交易规范移植至陌生人交 易中,以此抑制欺诈性交易的发生,这实质上就是“陌生关系熟悉化”的原则。在市场引入中国以后,关于传统道德原则和市场运行关系的讨论从未停息。笔者以 ZGC电子市场的运行状况为现实依据,在现代市场所需的普遍主义道德原则尚未完善的背景下,提出让以儒家伦理、亲情原则为核心的传统道德规范继续在市场中 发挥作用,本质上是一种事实判断,而非抽象的价值之争。需要指出的是,对儒家伦理、亲情原则在市场运行中作用的强调,并非强化特殊主义道德原则的应用,而 是强调传统道德规范对陌生人之间欺诈性交易的约束作用。当然,“化生为熟”并不排斥普遍主义道德原则的建构,尽管其形成与完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化生为熟”的主要行为策略是,完成“人际熟悉”和“人与物熟悉”两种熟悉化过程。“人际熟悉”是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相互熟悉,此种熟悉能够增加市场参 与者的彼此信任,且彼此成为熟人后,传统道德规范也能在交易中发挥有效的约束作用。经营者在增加“人际熟悉”中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他们可以以寻求回头客 的方式,实施薄利多销的经营策略,与陌生顾客之间建立信任和熟悉关系,在打造经营信誉的同时,或许能迎来更多的顾客。在电子市场,由于商品的价格不菲及型 号的复杂性,顾客常常喜欢到信誉度较高的经营者那里购物,这也为增加“人际熟悉”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人与物熟悉”主要指顾客对所购产品的熟悉,这是约束欺诈性交易的又一重要手段。“转型交易”之所以能在ZGC电子市场不断上演,与电子产品的型号多元且 更新换代迅速有很大关联。正是顾客对电子产品不够熟悉,使经营者能够成功实现“转型”。因此,增进产品信息的透明化与公开化,是增加“人与物熟悉”的重要 手段之一。在难以掌握众多产品信息的情况下,顾客本人可以选择信誉较高的3C店、专卖店、品牌店购物,甚至可以进行网购,这些都有助于增加“人与物熟 悉”,减少欺诈性交易的出现。

为推进“化生为熟”的交易模式整合策略,市场管理者需要积极介入,完善市场监管制度,营造良好的诚信经营环境,妥善处理顾客的投诉,明确市场奖惩制度,严 厉惩罚业已发生的欺诈性交易,杜绝成为欺诈式交易实施者的“保护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406.html
文章来源:《学习与探索》2015年第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