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反恐战争与美国的全球军事扩张

更新时间:2002-06-11 17:29:00
作者: 王福春 (进入专栏)  

  

  去年9月11日在美国纽约和华盛顿发生的悲剧性事件,引发了全世界人民对美国人民的广泛同情和支持。事后,美国政府以哀兵之态在阿富汗发动了反恐战争,这场战争同样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默认和支持。但是,美国政府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却图谋单方面扩大反恐战争的范围,这就不能不引起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深切忧虑。

  早在2001年11月中旬,美国太平洋战区总司令丹尼斯·布莱尔就对亚洲6国进行了所谓“反恐考察”,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美国还派出代表团考察了索马里南部城市;菲律宾则表示接受美军顾问的帮助,对付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

  

  同月26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表示,目前美国对阿富汗实施的军事打击“只是全球反恐战争的开始”。他警告伊拉克等国,“如果他们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吓其他国家,他们将承担全部责任。” 布什还要求伊拉克,“必须允许联合国武器核查人员重返该国,以查明伊拉克是否研制和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否则将面临相应后果。” 布什这番话明显是要扩大反恐战争的范围,当时就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11月29日,美国政府暗示伊拉克将被列入其军事打击的黑名单。

  

  12月4日,布什总统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再次表示,他想让美国人明白:“政府将在打击恐怖主义问题上保留各种选择。反恐战争不同于一般的战争,难免需要实施军事打击,因为只有宣布动用武力,人们才会当真。布什最后表示,美国政府将首先完成在阿富汗的既定任务,然后再转向其他地方寻找机会清除恐怖主义。”

  

  2002年1月8日,美国副国防部长沃尔福威茨在《纽约时报》上则宣称,菲律宾、也门、索马里、印度尼西亚4国将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反恐舞台。

  

  1月10日布什警告伊朗和巴勒斯坦不要妄图破坏他的反恐战争。 他说:“如果他们(伊朗人)胆敢以任何形式使阿富汗政府不稳定,美国领导的反恐联盟就要收拾他们,首先通过外交手段。”布什还表示:“阿拉法特必须弃绝恐怖,必须弃绝那些企图通过恐怖活动干扰和平进程的人,他必须努力的回到和平谈判桌上来。”

  

  1月16日,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宣布,反恐战争的下一站将是菲律宾。从15日起,美菲已在菲律宾棉兰老岛进行代号为"肩并肩"的美菲联合军事演习。据菲律宾国防部长雷耶斯透露,总共有1800多名菲美士兵参加了此次联合军事演习,该演习将持续到今年6月,也有可能会延长到年底。美国大兵重新进驻菲律宾,表明美国已将扩大反恐战争的计划付诸实行。

  

  1月29日,在向国会两院联席会议发表国情咨文,布什借“反恐”大做文章,认为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恐怖分子仍逍遥法外,反恐战争远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他还以“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指责朝鲜、伊拉克、伊朗是威胁世界和平的“邪恶轴心”。“邪恶轴心”一词的发明,表明美国准备要借反恐战争消灭异己,一统江湖。

  

  2月28日,格鲁吉亚国防部长捷夫扎泽对外界宣布,根据格美协议,美国将派遣200名军事专家到格鲁吉亚,帮助格国防部培训4个营和1个连的特种部队,以打击隐藏在格境内潘基西山谷的恐怖武装。此举表明美国已将反恐战争直接扩大到了独联体国家。

  

  3月2日,美国总统布什又批准了一项向也门提供军事装备和人员培训的计划,以协助也门政府打击本国的恐怖主义分子。

  

  6月1日,布什在美国西点军校向1000名毕业生发表了52分钟的演讲。在演讲中,他首次声称,美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来自“恐怖分子和暴君”的生化或核袭击威胁,美国在反恐战争中必须准备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

  

  目前,美国已经作好了打击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军事准备,第二次的大规模海湾战争一触即发。至此,美国借反恐之名,行全球军事扩张之实的真面目已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暴露无疑。

  

  首先,由于反恐的理由,美国大幅度增加了军事预算。2002年2月4日,布什政府建议美国国会批准2002 -2003财政年度的国防预算,准备再增加480 亿美元,使明年的国防开支增加到3800亿美元。这是近20年来美国对国防增幅最大的一次拨款。显然,美国并不满足它现在的军事超强地位,仍决心要追求绝对安全,并长期保持美国对世界各国的军事优势。  

  其次,在反恐的借口下,美国悍然撕毁了《限制反导条约》,NMD等将要进入实际部署阶段。去年12月11日,美国挟反恐战争胜利之威,单方面宣布退出1972年美俄《限制反弹道导弹条约》。根据条约的规定,应限制发展全国导弹防御系统。签约一方如果准备正式退出条约必须提前6个月通知对方。美国起初与俄罗斯谈判修改条约,遭到拒绝。现在,美国竟然不顾国际条约的义务,单方面撕毁条约,破坏了几千年来誓约的神圣性原则,从而把美国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时也剥去了过去笼罩在美国头上的道义面纱。该条约的被撕毁,必然影响到国际战略力量的平衡,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的狂潮。

  

  再次,美国因反恐战争,前所未有地伸张了其在全球的军事触角。现在,美国已经重返菲律宾、巴基斯坦;美国同印度建立了密切的军事合作关系;美国甚至深入到欧亚大陆的腹地,特别是已经控制了阿富汗,这是美国也是西方势力传统上未能完全染指的地区;更有甚者,美国的黑手还伸到了独联体内部,除中亚的几个斯坦以外,还到达了高加索地区,这些地区传统上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这些情况必将引起俄罗斯的强烈担心。

  

  最后,由于反恐战争及其美军在中东和中亚的军事存在,美国将能够控制世界两大产油区,从而扼住全球经济的喉管。10年前爆发的海湾战争,使美国有借口长期屯兵于中东地区,从而控制了世界的最大产油区—波斯湾油田;现在通过反恐战争,美国进入了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将要控制世界另一大产油区—里海油田。如果美国实现上述目标,则世界各国均要仰美国人鼻息,成为美国颐指气使的对象。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正处于其国力的高峰。当前的美国政府是信奉武力至上的政府。美国的国家目标是要建立全球的霸权。但是,国家的盛衰总有其规律性,上帝也并非总是保佑美国。如果美国不能谨慎地、合法地使用其庞大武力,则美国可能重蹈20世纪60-70年代美国衰落的历史覆辙。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4.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