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稻葵:去20%的产能将引发500万国企职工下岗

更新时间:2016-06-23 19:01:06
作者: 李稻葵 (进入专栏)  
做了另外一个数据,进行国际比较,把企业的税前和息前利润,就是没有交税还没有付利息之前的利润,就是毛利润,把这个数据做分子,我们跟谁比,我们跟分母比,分母是企业利息成本,就是应付利息,因为企业付率来源是税息前的利润,所以这个比例我们称之为企业的利息保障系数,或者还债保障系数,这个系数多少呢?最高的时候在2010年是6倍,6倍是什么水平,在全球是非常之高的,甚至于可以太高了,因为企业手中太多利息了,中位数6倍,现在是3.6倍,此时此刻印度是多少呢?印度是2.9倍,美国是2.4倍,比美国利息还债保障系数高。

   你们可能说也许很多企业,大部分企业没问题,一部分企业是有问题的,有问题的企业很多,我们又算了一个数据,在所有上市公司以及工业企业中间我们放了两个样本,有多少企业它的税息前的利润低于它的应付的利息呢?就是付不起利息了呢,就是税息前的利润除以它的应付的利息小于1的比例多少,现在是27%的企业,上市公司,是低于这个数字。美国是多少?美国是41%,注意到美国是经过了多轮降杠杆之后的情况,而且今天美国的企业盈利情况是处于历史的高位的。所以从这个国际比较来看中国总体来讲企业的负债水平并不高,所以风险是可控的。大家会问是不是结构有问题,对,有问题,国有企业比民营经济负债率高10%,所以要降。的确四大产能过剩行业,从钢铁、有色到水泥,还有煤炭,这四大行业,两白两黑,水泥和有色是白色,钢铁和煤炭是黑色。四大行业他们的确有去产能的重任需要完成,这个去产能会不会引发金融恐慌,会不会引发社会的问题,又算了一个数据,我们满打满算,如果去除20%的产能很厉害,大概产生300万的下岗工人。再放大一点,500万,也许还有辅助的,这个数字应该算到头了,假设每个下岗工人付他多一年的工资作为转岗培训安置的费用,多少钱?一个人十万块钱,钢铁行业年薪五万到六万之间,所以十万块钱应该是比较充裕的一个转岗培训的补偿费用,五百万下岗工人,5千亿,跟什么比,每年1千亿,跟我们14万亿的财政大盘子比,跟68万亿的GDP总量相比,区区小数。

   所以即便这四大产能过剩行业进行充分的重组,产能退出,所引发的下岗的风险应该说是可控的,这四大行业所产生的产能过剩消除之后产生的呆帐坏账是多少,我们又算了一下,大概相当于7千亿人民币,这也是非常宽泛的,非常保守的,7千亿假设所有的账都追不回来了,我们还没有算可以卖废铜烂铁的钱,土地价值都不算了,7千亿相当于银行呆帐拨备的1/7,现在是5万亿,也可以应付的,从这些分析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产能退出,过剩产能退出,相关企业的重组所带来的金融的、社会的、财政的包袱是完全可控的,问题不在有没有条件,问题恐怕是在于行动,在于我们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决心来推动这些改革.相应的财政上的、金融上的这些保障是非常充足的。在此我也再次提醒大家这一轮结构调整比1999年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的金融调整从经济上讲恐怕我们的条件好的多,我们的准备是充分的多。那一轮是两千万国有职工的下岗,这一轮算出来只有500万,而且国有企业的职工和过去的国有企业职工不可直接比较,现在都是合同制工人,转岗、下岗这个机制已经基本上是形成的了。这是风险总体可控。

   最后一句话就是改革亟待发力。刚刚已经讲了一些了,这一轮的经济重大的问题,仔细分析的话并没有那么严重,刚刚我谈到产能过剩没有那么严重,企业的杠杆率并不太高,政府的杠杆率更不高,政府的杠杆率相当于GDP的50%,全球范围内看都是低的,宽泛一点60%,包括地方政府的债,主要发达国家都是100%以上,其中日本是200%,这是国债,杠杆率不是大问题,产能退出不是大问题,问题在什么地方?在于我们必须加快落实十八大和三中全会所提出的一系列的改革的宏伟的措施,在基本经济制度方面要下工夫,具体说来五个方面,如果抓紧这一轮经济条件比较充裕的机会,能够落地的话,能够推出的话,我相信未来我们中国经济在筑底之后回弹的增速还会更高一点。

   第一我们报告里谈到必须要改革,我们的投资和融资机制,现在中国经济目前投资融资是怎么一个错配呢,我们大量的投资,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产能性投资了,并不是建一个化工厂,并不是建一个水泥厂,而是修一个地铁,修一个机场,修地下管网,这些投资项目是长期的,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为了长期项目怎么融资的呢,很多融资最终从银行贷款来的,因为很多地方政府没钱,要求施工单位带着钱过来进行施工,美言之PPP,公司合作项目,逼着企业去银行贷款,企业投资的钱是长期的,贷款是短期的,这就把很多银行的三年、五年的中短期贷款占用了,银行就很难拿出宝贵的信贷资源支持企业了,所以企业投资的钱就挤走了,这是目前的一个问题,所以带来融资成本很高的问题,这方面必须要建立长期投资和融资的机制,要建一系列的投资基金,直接由政府担保去发长期债,利率能够下来,而且针对国际投资者进行融资,因为国际上有很多保险公司退休养老基金他们非常希望来投有政府担保的,有流动性的,很稳定的,我们的债券产品,但是现在没有,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的改革是必须加快国有企业的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讲的非常明确,但是到今天为止很少看到真正落地的样板,这是第二个方向。

   第三个方向一定要建立企业准入和退出机制,刚刚我们谈到去产能,刚刚分析去产能的压力并不是很大,财政成本,下岗成本并不是很高,为什么推不下去,就是缺少一些机制,缺少一些工人转岗的机制,工人受补贴的机制,建议中央政府像补贴农民一样直接给下岗的钢铁行业的煤炭行业的工人给补贴。我们农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了解,每个农民有一个银行卡,这个银行卡定期往里打账,这个账不是来自于地方政府,是直接从上级政府进来的,叫直补,不用经过地方政府,对于下岗的工人是不是也可以采取这个机制,直接直补,直补18个个月或者24个月,通过这个机制能够解决很多下岗退出重大的问题。

   第四个劳动用工制度改革,必须退出,其中一个重大的问题是什么呢,一方面大家老说人口老龄化,另外一方面是巨大的劳动力的浪费,我们中国有效劳动供给还在上升,就是愿意工作,仍然很健康的劳动人口乘以平均受教育水平,我们中国劳动力的健康水平不断提高,今天65岁的该退休的比20年前55岁好的多,在座教授都到这个年龄,他们健康程度,头脑的活跃程度,社会参与能力远比20年前的老前辈们高,他们愿意工作,可是我们的机制强迫他们退休,所以需要建立一个灵活退休的,让退休的年龄和退休金正向挂钩的机制,同时也要改变我们的受教育技能的培训。现在中国大学生38%占人口比例,就是年轻人占38%入学,像20年前美国的水平,受教育水平在提高,有效劳动供给在提高,关键是制度没有做好。

   最后一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迎接人口自由迁徙的时代,多少年来户籍制度管住了人口,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了,东北很多人口在迁徙到南方,进了南方之后由于不给南方政府编制,南方公共服务根本跟不上,我去一个地方政府调研,这个地方政府官员告诉我,我们这的人口已经上千万了,可是警察的编制只是停留在30万人口的水平,因为国家不给警察编制,有钱也不能雇警察,这当然做不好地方的公共服务。与此相关的是中小学教育,所以这些公共服务配套不上的话一定会影响人口自由迁徙下新型城镇化经济潜力的释放,所以这一系列基础性经济政策改革必须到位,到位了以后,不仅能够克服当前经济困难,而且能够让我们在走出这一轮经济下行之后我们经济的增速能够回到一个比较高的,而且是高质量的水平,期待中国经济在未来一年多时间以后能够逐步走出一个上行的轨道。而且这个上行的轨道,应该是引领我们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能够让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不断提高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大家不断关注我们中心的研究和报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339.html
文章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