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建民:2015年的国际形势和对2016年的展望

更新时间:2016-06-22 20:07:48
作者: 吴建民  

   【摘 要】2015年的国际形势跌宕起伏,尽管世界不少地区还面临着冲突和动荡的形势,然而习近平主席对美国成功的国事访问、习近平与马英九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伊朗核协议终于达成、东亚地区的矛盾和分歧得到管控、美国和古巴恢复外交关系、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达成协议等6件大事的发生雄辩地说明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继续向前推进。与此同时,对抗、冲突、仇恨的潮流交织冲撞,单极与多极之争近一步凸显,全球经济需求疲软,经济增长乏力也是世界经济格局的突出特征。展望2016年的国际形势,尽管国际形势变化莫测,要准确地预测是困难的。但是从目前情况看,有四点是比较明显的:第一,中东和北非地区持续动荡,应对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突出问题;第二,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会持续;第三,亚太地区的争端会继续受到管控,中国对国际关系和全球经济的积极影响将进一步显现;第四,中美关系将经历一段困难和摩擦的多发期。

   【关键词】 发展;共赢;2016;冲突;恐怖主义;一带一路;时代潮流

  

一、跌宕起伏的2015年

   2015年的国际形势跌宕起伏,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与冷战、对抗、冲突、仇恨的潮流交织冲撞,单极与多极之争近一步凸显,全球经济需求疲软,经济增长乏力。

   (一)时代潮流不可阻挡

   时代潮流不是抽象的,时代潮流是由时代主题所确定的。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题,主题既反映了这个时代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又指出了解决主要矛盾的路径。尽管世界不少地区还面临着冲突和动荡的形势,然而2015年发生的6件大事雄辩地说明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继续向前推进。

   1. 习近平主席对美国成功的国事访问

   国际媒体十分关注习主席2015年9月22日至25日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关系如何不仅会影响到中美两国,而且会关系到全世界。2015年以来中美关系在继续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很多摩擦和矛盾,特别是围绕网络安全、南海、人权等。2015年在习主席访美之前,笔者先后两次去美国,会见了一些美国朋友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士。他们说中美关系的氛围不好,很担心这种氛围会对习主席访美投下阴影。国际媒体对中美之间的分歧做了大量的报道,好像中美关系注定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也有人预测这次访问会以失败告终。

   访问结束后,中国外交部公布了49项成果清单,比2014年11月奥巴马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达成的27项成果多22项。访问的成功受到中美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中美不仅没有迎头相撞,而且在各个领域的合作继续向前推进。

   2. 习近平与马英九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

   2015年11月7日,习近平主席与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先生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消息传来,不仅受到两岸同胞的热烈欢迎,而且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和肯定。会晤雄辩地表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符合时代潮流的。

   3. 伊朗核协议终于达成

   2015年7月20日,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德国和伊朗关于伊朗核问题经过10年的艰难谈判终于达成了协议。伊朗核协议受到全世界包括伊朗国内的欢迎。伊朗地处中东,而这个地区正是全球动荡、局部战争、冲突和仇恨的中心。如果伊朗核问题谈判久拖不决,势必会加剧本地区的动荡。伊核达成协议不仅对本地区,而且对全世界都是好消息。

   4. 东亚地区的矛盾和分歧得到管控

   东亚地区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然而近几年来由于领土争端和历史问题出现了一些紧张形势,矛盾和分歧有所发展。然而,在有关国家的共同努力下,这个地区的矛盾和分歧得到了管控。

   中日关系是亚太地区很重要的一对双边关系。2015年对中日关系来说是十分敏感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安倍首相8月14日发表有关历史问题的谈话,中国在9月3日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不少人曾经担心正在恢复和改善的中日关系2015年可能再度出现波澜。然而事实情况是,中日关系尽管仍面临着困难,但两国关系改善的进程在继续。2015年4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雅加达会见了安倍首相。5月23日,习近平主席会见了由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二阶俊博率领的3000人代表团。习主席在讲话中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发展中日关系,尽管中日关系历经风雨,但中方这一基本方针始终没有改变,今后也不会改变。”

   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在推迟了3年之后,终于在2015年11月1日于韩国首尔举行,开启了中日韩合作的新阶段。11月1日晚,中日两国总理举行会晤,双方同意继续保持中日关系改善的势头。

   2014年中越两国因为领土争端,两国间的紧张局势一度升温。2015年9月2日至3日,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中国并参加了阅兵仪式。2015年11月5日至6日,习近平主席访问了越南,两国元首年内实现了互访,达成了一系列的协议。双方一致同意发展合作、管控好分歧。

   围绕海洋领土争端,中菲两国关系出现了紧张。2015年11月10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部长访问了菲律宾,会见了总统阿基诺。习近平主席出席了11月17日至20日在马尼拉举行的APEC峰会。中菲两国的高层来往显然对缓和两国的紧张局势是有益的。

   5. 美国和古巴恢复外交关系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与古巴的关系急剧恶化,到1961年1月断交,美国始终对古巴实行封锁禁运的政策。然而2015年双方经过谈判,达成了复交协议,于2015年7月20日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两国关系50多年的死结终于解开了。

   6. 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达成协议

   2015年12月13日,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经过长期的艰苦谈判,终于达成了最后协议。消息传来,举世欢腾,这是2015年年终最好的消息。

   气候变化是人类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气候变化已经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现实问题。2015年是自有记录以来人类历史上最热的一年,温度在升高,冰川在融化,极端灾害的天气越来越频繁。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全世界共同努力,这也涉及各国的根本利益,所以谈判非常艰苦。200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哥本哈根大会未能达成协议。人类曾对气候变化大会达成协议持悲观态度,但此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特别是2014年11月,奥巴马总统访华期间与习近平主席达成了应对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美元首的联合声明给陷于僵局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带来了希望。2014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在秘鲁开会,各方谈得非常艰苦,但仍未能打破僵局,最后大家决定采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的提法才达成了协议。2015年9月中美元首又就此发表了第二个联合声明。中美两国是全球排放温室气体最多的国家,两国首脑达成协议,对于应对气候变化的谈判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2015年11月2日至3日,巴黎气候大会的东道国法国总统奥朗德访问中国,气候变化是两位元首会谈的重要议题之一。两国元首共同发表了《中法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

   2015年11月29日,习近平主席抵达巴黎后,当晚与奥朗德总统进行了工作晚餐;11月30日,习近平主席在巴黎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致同意共同推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取得成功。

   2015年12月11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的最后阶段,习近平主席又与奥巴马总统通电话,双方重申中美要同各方加强协调、共同努力,确保巴黎大会如期达成协议,这对国际社会有利。12月13日,在会议达成协议后,奥巴马总统发表电视讲话,盛赞中美合作对达成协议发挥了关键作用。

   巴黎气候变化大会达成的协议,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如此多的国家参加,并在如此高的级别上达成的应对人类面临的严峻气候变化挑战的协议。这个协议的意义非同小可,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二)代表旧时代的冷战、对抗、冲突、仇恨的潮流仍在顽强表现,并有新的发展

   时代主题从战争与革命演变为和平与发展,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然而,今天的世界是从旧世界演变过来的,代表旧时代的冷战、对抗、冲突、仇恨的潮流仍然不肯离去。欧洲曾经是昔日美苏冷战的主战场,中东是美苏当年争夺的关键地区。长期的冷战所形成的强大惯性仍然在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并有新的发展。

   2015年对欧洲来说是多事之年,乌克兰危机、恐怖袭击、经济危机、难民危机接踵而来,恐怖主义成为欧洲当前关注的首要问题。

   1月7日,蒙面枪手袭击了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的总部,造成12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漫画家。枪手在袭击时自称是来自也门的基地组织,并高呼“为先知(穆罕默德)报仇”。

   11月13日晚,巴黎市中心及其北郊的法兰西体育场发生系列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事件(7起枪击、6次爆炸、1起屠杀人质),已造成132人死亡,352人受伤。仅在巴塔克兰剧院,恐怖分子就打死了100多人。法国总统奥朗德随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封锁了边界。11月14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当日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一份正式声明,宣称对11月13日晚间在巴黎发生的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负责。消息传来,世界各国同声谴责恐怖主义的暴行,并向法国政府和人民表示同情和声援。

   2015年笔者多次去欧洲开会,难民危机成了欧盟面临的大难题。尽管欧洲接受了一部分难民,但这仅仅是开始,还会有大批的难民源源不断地向欧洲涌来。德国总理默克尔是一位颇得民心的总理,但是德国民众有不少人对她处理难民危机的办法持异议,她的民望在下降。

   笔者出席了2015年9月16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慕尼黑欧洲安全峰会。会议一开头,巴伐利亚州的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部长在会议开幕式上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欧洲正在经历着严重的难民危机,造成这场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许多欧美人士先后发言,对难民潮带来的复杂因素进行了分析。但是没有人明确回答出现难民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笔者在会上发言指出,难民危机的根本原因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及其盟国发动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这三场战争。这三场战争把中东地区原有的脆弱平衡打破了,导致这个地区陷入了长期的动荡、战争和冲突之中。

   2003年2月,希拉克总统与笔者有一次单独谈话。他告诉笔者:“布什总统下决心要打伊拉克,我反对。打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历史证明希拉克总统的判断是正确的。

   为什么布什总统当时坚持要打?那是因为他相信打能解决问题。习近平主席说得好:“不能身体进入21世纪,脑袋停留在过去。”脑袋停留在过去,以为按旧时代的游戏规则办事能行。殊不知时代主题变了,游戏规则变了,战争解决不了问题了。

   10月26日,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接受CNN采访时承认,他曾经积极支持小布什总统打伊拉克,现在看来打伊拉克打错了。没想到把萨达姆搞垮后,带来了这个地区的大乱,打出一个伊斯兰国。他承认他自己有责任,误信了错误的情报。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在他即将发表的家族自传《命运与权力》一书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325.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2016年第2期:3-10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