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坡:共产主义探源

更新时间:2016-06-19 17:55:40
作者: 陈坡  

  

   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参与主编《文化大革命辞典》、《共和国重大决策内幕》(四卷八册》、《告別乌托邦》(上、下)。

  

   一

   二十世纪以列宁为标记的共产主义曾经是深刻影响了人类命运的世界体系的一极。苏联共产党最后一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其回忆录里称他的政治改革思想基于正宗的列宁主义一一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由此导致的普遍自由的全民选举最终丧送了列宁缔造的苏联与苏维埃。毛泽东手中的一把刀子成了戈氏的民主利器,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翻阅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66-1982)》,赫然在目的章节有“共产主义统治下的农村”、“共产主义统治下的生活与文学”,科尔奈的名著《社会主义体制》的副标题是: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美国人看来,文化大革命的中国就是共产主义的实验、运动与社会国家。布热律斯基称邓小平改革中的中国是“商业共产主义”。美国人对当代共产主义的识別从来未曾认错,列宁式共产党专政的土地,才有共产主义。那么,共产主义的祖师是谁呢?列宁、马克思、魏特林?还是布朗基、邦纳罗蒂、巴贝夫?以至有人追溯到伟大的基督?

  

   二

   即使对列宁主义,也是人言言殊。且不说列宁的同时代人考茨基在《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中批评“从废除一切形式的出版自由开始到实行大批处死的方法为止的恐怖主义”,是“共产主义方法的必然的结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西班牙共产党理论家克劳丁在毛泽东高呼“列宁主义万岁”的时候,就尖锐地指出:“列宁一逝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统思想很快蜕化成了马克思主义历史上没有先例的教条主义,成了一种异己思想,代表了斯大林的工业化过程中产生的新的统治阶级的利益,并为这种利益服务”。另一位与恩格斯相识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比尔则称:“一个民族必须达到多么高的政治和精神文明水平,然后才能从事整个社会的社会主义改造”。而青年马克思把野蛮状态下的共产主义称之为粗陋的“普遍奴役制”。

  

   三

   共产主义的思想与运动起源于法国大革命的后期,巴贝夫学说是其典型的表现。刚近而立之年的马克思与更年青的恩格斯以共产主义宗师的自信向全世界发布《共产主义宣言》时,曾对此前各种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冠之以“封建的”、“小资产阶级的”、“德国的或真正的”、“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批判的空想的”予以横扫式批判,只是字里行间偶尔对其创始人有所敬意,其追随者则“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但对法国大革命恐怖时期的巴贝夫的“平等派密谋”无一字批评,这是意味深长的,因为这是把共产主义变为现实的首次尝试。法国大革命是现代共产主义的摇蓝。虽然共产主义是近世的产物,作为一种否弃私有财产与追求共同生活并强烈地向往返朴归真回到初民社会的共产主义情绪与思潮,却源远流长,较鲜明地体现于罗马后期的犹太教与基督教的信仰与信众及那时代的诗人思想家。

  

   四

   宗教与共产主义思潮往往活跃于文明的衰世,其时由财产分化与社会分化而创造的文明所导致的社会问题与道德问题也比较突出,人心返古。《死海古卷》有公元前二世纪以后犹太教艾赛尼派远离世俗创建公社式社会即库兰宗团的材料,古犹太史家约瑟福斯载库兰宗团“实行凡物公用,使得富裕的人与一无所有的人享用相同。这样共同生活的人约有4000,他们都不娶妻,也不用奴隶……生活在一起,彼此服务,互相帮助。他们还指派若干执事负责经管他们的收入和土地的出产”。《死海古卷》有文件记载了加入宗团的义务,如要使自己不染指不义之财,不要染指圣所的财产,要按照规定细则缴纳各项应交的费用,要爱邻居如同自己……斐罗也报导库兰宗团只有圣库,无私产,共用衣橱,共同在公共食堂吃饭,个人所得全部上缴公库。《会规》有财产公有制的条例。《死海古卷》的发现证实了公元前二百年间巴勒斯坦西部犹太人的宗教共产主义生活、社会与信仰。

  

   五

   对于人类而言,部落意识比文明意识更古老更根深蒂固,因为人类在部落群体中演化了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而文明则至多只有七千年的历史。农作物的栽培,动物的驯养与青铜生铁运用于工具制造,才使人类有了剩余财富、分工与交换并把人类推入文明的创造,文明是极其脆弱的。文明之火在大地上的燃烧也是屡灭屡旺,而当文明陷入危机,人们本能地幻梦最初的乐园,如婴儿之恋母怀,是极其自然的。一千余年间,蒙古草原悍猛的铁蹄随时可以踏碎农夫的家园与城市帝国,阿提拉,成吉思汗,曾在漫长时期是农业种群的恶梦。罗马时代的大诗人称颂远古的农神之世:“没有篱笆和界石一一 來分开田垄,没有土地的争讼,天下为公”。贺拉斯对西徐亚人的赞歌:“平原上的西徐亚人,愉快地住在漫游的車子里。幸福的胖子格坦,耕种着共同享有的土地”,也是一种返古返祖的咏叹调。小国寡民……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六

   对远古部落社会纯朴美德的理想化在各大民族的集体意识中都有表现,如中国春秋时《礼记》描述的大同世纪,孔夫子礼赞的尧舜之世,古希腊赫希奥德的黄金之世,《圣经》的伊甸乐园,而最生动描述原始共产主义的,是古罗马后期的世界哲学家塞涅卡,他写道:“在贪欲还没有打乱社会而带来贫困之前,社会的美德依旧保留着纯洁无瑕的面目,因为人类一旦把任何一件东西称为自己的所有物时,便不能共同拥有全部的东西了。原始的人类和他们的后裔都是真朴、纯结而无邪的。但是自从罪恶偷偷侵入之后,帝王便不得不行权力制定刑法了。在原始时代,大自然赐给的一切都是归公众所有,人们可以一律平等共同享用,也没有贪念和奢侈来分裂他们,使他们互相残杀,那时是多么快乐啊!他们共同享受自然的一切,因而能够安然占有公共财富”。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七

   原始基督徒的共产主义生活与情感是无可置疑的。使徒行传中载使徒把一切都归为公有。西比连称:“教会初成立时,信徒的心灵被新的信仰火焰燃烧着,思想里充满了伟大的美德,那时一切东西都归公有,他们仿效神法,仿效天父上帝的公平原则”。共产主义的核心意义是民主公有制。但这类共产主义理想的实现途径是严格地恪守宽恕克己的伦理法则,如耶稣那样以一己的从容牺牲为人类赎罪。保罗创立的普世救赎是以耶稣被钉十字架为标志而将人类世界划分了旧时代与新时代,末日审判就是新时代的开端。《福音书》是为末日审判做准备的创作。旧时代是以偶像崇拜的精神奴役为特征的,耶稣基督的启示使人类进入一个自由时代。天启末世论是一场人类的解放战争。那些选择严守律法的人类将在最后审判中获救。克雷孟一世演讲说:“正如空气无法分配一样,阳光亦是如此,尘世间赋予我们以使其共有的其他财产也再不应受到分配,而是确实应该受到共同的管理”。马克思亦认为共产主义是一场犹太教派以及第一批基督教修道院的运动。欧洲中古前期的基督教社会对私有财产的控制是这种宗教精神的兴盛时代。

  

   八

   如果说共产主义思潮因原始基督教而流行于世,那么,必须强调,这种返朴归真的愿景是以耶稣和平博爱的伟大精神为前提的,暴力、专权与政治奴役与此绝不相容。中世纪关于共产主义的讨论,是由神学思想家开展的。圣方济各会与圣多明我会是有力的推动者。欧洲中古时代百科全书式的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把共产主义划入理想境域,而承认纯朴状态已经消失,对穷人应施与救济,阿奎那称:“如果不是别人太少,一个人断不能有所多余”。托奎那的师长黑耳斯则称在自然状态下共产主义是公平、公正和良好的,而在腐化的自然状态下私有财产才是好的。也就是说,人性变坏以后,世俗政府便不得不保障私有财产了。格拉济亚努斯的《教令集》将公有财产视为准则。奥卡姆则指出,私有财产与政府权力,只有在有利于被统治者并获得被统治者的同意才是合理合法的。基督和他的使徒是绝无私产的,基督的志向远远高于共产主义。

  

   九

   十三、十四世纪是欧洲中古世界开始衰落与城市商业社会兴起的转折时代。对农村公社土地的侵蚀引起了英国和其它地区广泛的共产主义骚乱。奥卡姆的门徒威克里夫倡议用王权来保护农民公社,但其学说坚决排除以任何煽惑、叛乱、暴力和党争实现共产主义。他的弟子宣道师约翰-波尔在传道词中就号召拿起武器除恶扬善,“只要我们大家都联合起来……财产才会全被公有,既无农民、又无老爷的时候才会出现”。波尔的政治与革命鼓动使共产主义超出了中古神学的学术讨论。路德的宗教改革改变了德意志,改变了欧洲,也改变了世界,其实际影响大大超过了文艺复兴。路德的门徒闵采尔号召为实现消灭私有制消灭国家的无政府共产主义发动圣战,以在尘世间实现无约束的兄弟之爱,称“今日的被拣选者必将踩着《圣经》中杀人犯的足迹前行。”共产主义的暴力面目初露峥嵘。

  

   十

   闵采尔是一位渊博的古典学者,也是再浸礼教派中神权政治的第一位领袖。他称基督进入他的灵魂,因而有了一双洞察神的意志的慧眼,负有神的使命。他认为不应在來世而应在现实生活中寻找天国,信教者的使命就是在地球上建立天国,以迎接基督的回归。他把图林根州一个镇上的矿工组织成“被选择者联盟”。这些穷苦大众将要建立一种强制的、平等派的共产主义的统治,将世上所有财产共同所有,人人平等,各取所需。闵采尔又到米尔豪森高擎十字架参加自发的起义,呼吁“应该把权力交给普通人民!”成为农民运动的领袖。他与其同志在1525年接管了米尔豪森市并颁布法令把财产沒收为公有,强占修道院,创办了共产主义公社,以至人们无所事事抢劫谋生。“托马斯[闵采尔]使这种抢劫成为制度化的行为,并且日甚一日”。他在鼓动农民反抗王室镇压的宣讲时,虽然天边突然出现了象征的彩虹,起义者仍被打败,闵采尔被处死。“万物公有”,是闵采尔的供词,也是遗言。闵采尔的追随者订书匠胡特又意图在惠特森蒂德建立共产主义千禧年王国,被地方当局投入监狱。闵采尔为恩格斯评价为共产主义的先驱。

  

   十一

在十六世纪三十年代奋起反抗压迫的德国农民暴动所波及的西北部地区,有一个万人首府城市明斯特。再浸礼教派的牧师罗施曼宣称共产主义运动早已存在于共同享用财物的原始基督教教会中。他宣称所有的弥赛亚预言都会以完满的爱君临世界的明斯特变成现实。在他的呼唤下,大批流浪汉负债人涌进明斯特。闵采尔的后继者荷兰面包师马蒂斯在皈依者裁缝博克尔松及大批再浸礼教徒占领了明斯特并对全城进行了三天大规模抢劫后,成为明斯特名副其实的独裁者,发起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共产主义实验。首先是清除那些不洁净不信上帝的人,将天主教徒与路德教徒赶出城市,包括老残妇孺,没收被驱逐人的财产,留住城市的只能是“上帝之子”,建立中心仓库,穷人按需分得物品,对异议者残酷镇压。马蒂斯宣布取消货币,工资以实物发放。沒收所有私人住房,建立了公共大食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2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