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申丹:文体学和叙事学:互补与借鉴

更新时间:2016-06-12 14:40:15
作者: 申丹  

   有的文体学家在同一论著中,既进行叙事学分析,又进行文体学分析。譬如,米克•肖特(Mick Short)在探讨一部小说时,先专辟一节分析作品的结构技巧,然后再聚焦于语言特征,旨在说明作品的“叙事学创新”和“语言创新”如何交互作用⑦。凯蒂•威尔士(Katie Wales)在她主编的《文体学辞典》中,也收入了不少叙事学的概念,有的是独立词条(如“行动素”、“受述者”、“叙事语法”),有的则与文体学的概念一起出现在同一词条中,譬如“mood”和“anachronism; anachrony”这样的词条, 均同时给出了文体学和叙事学大相径庭的定义。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两者各自的局限性和相互之间的互补性。

   与“激进的”方法形成对照,“并行的”方法没有试图用文体学来“吞并”叙事学,而是保持了两者之间清晰的界限。但采用这一方法的学者往往未注意说明文体学和叙事学各自的局限性和两者之间的互补性,而是让它们分别以独立而全面的面目出现,这从本文开头所引图伦的两段文字就可窥见一斑。在我看来,鉴于目前的学科分野,无论是在文体学还是在叙事学的论著和教材中,都有必要明确说明小说的艺术形式包含文字技巧和结构技巧这两个不同层面,文体学聚焦于前者,叙事学则聚焦于后者。倘若在文体学的书中像图伦那样借鉴拉博夫这位社会语言学家(或其他语言学家)的叙事结构模式,则有必要说明这种结构模式与叙事学的模式有何异同,阐明在“话语”层次上,还有哪些主要叙述技巧未被涵盖。威尔士在《文体学辞典》中将“文体”界定为“对形式的选择”或“写作或口语中有特色的表达方式”。这是文体学界对“文体”通常加以的界定。如前所示,这种笼统的界定掩盖了“文体”和“话语”之间的差别,很容易造成对小说艺术形式的片面看法。我们不妨将之改为:“文体”是“对语言形式的选择”,是“写作或口语中有特色的文字表达方式”。至于叙事学的“话语”,我们可以沿用以往的定义,如“表达故事的方式”,但必须说明,叙事学在研究“话语”时,有意或无意地忽略“文体”这一层次,而“文体”也是“表达故事的方式”的重要组成成分。

   总的来说,西方文体学对叙事学的借鉴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⑧。在国内,文体学界和叙事学界互不通气的情况十分严重,这难免给研究带来一定的片面性,对于小说的表达层面来说更是如此。在新世纪里,我们希望在国内看到更多的既借鉴西方经验,又有中国特色的跨学科研究,以克服单一学科的局限性。

   注释:

   ① 国内将法文的“narratologie”或英文的“narratology”译为“叙事学”或“叙述学”,在我看来,两者并非完全同义。“叙事”一词为动宾结构,同时指涉讲述行为(叙)和所述对象(事);而“叙述”一词为并列结构,重复指涉讲述行为(叙+述)。“叙述”一词与“叙述者”紧密相连,宜指话语表达层,而“叙事”一词则更适合涵盖故事结构和话语表达这两个层面。西方文体学的跨学科借鉴既涉及了叙述表达,又涉及了故事结构,因此本文采用“叙事学”这一译法。

   ② 参见申丹《叙述学与小说文体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三版第8章)、《小说艺术形式的两个不同层面》(《外语教学与研究》2004年第2期);Dan Shen(申丹)“What Narratology and Stylistics Can Do for Each Other”, in James Phelan & Peter J. Rabinowitz eds. A Companion to Narrative Theory, Oxford: Blackwell 2005, pp. 136—149。

   ③ Michael J. Toolan, Language in Literature: An Introduction to Stylistics, London: Arnold,1998, p. 6.

   ④ Michael J. Toolan, Narrative: A Critical Linguistic Introduction, 2nd edition, London: Routledge, 2001, pp. 11—12.

   ⑤ Paul Simpson, Stylistics,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2004,笔者在《外国语》2005年第2期上较为全面地评介了这部书。

   ⑥ 笔者最近综合采用了文体学和叙事学的方法,分析了一系列作品(申丹:《平淡无味后面的多重象征意义》,《国外文学》2005年第2期;《深层对表层的颠覆和反讽对象的置换》,《外国文学评论》2005年第3期;《隐含作者、叙事结构与潜藏文本》,《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年第5期;《选择性全知、人物有限视角与潜文本》,《外国文学》2005年第6期)。

   ⑦ Mick Short,“Graphological Deviation, Style Variation and Point of View in Marabou Stork Nightmares by Irvine Welsh”, Journal of Literary Studies 15 (1999): 305—23.

   ⑧ 20世纪90年代以来,英国一直是国际文体学研究的中心,因此本文的探讨聚焦于英国文体学家。叙事学很少借鉴文体学,因此本文聚焦于文体学如何借鉴叙事学。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139.html
文章来源:《江汉论坛》(武汉)2006年3期第62~77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