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朱海就:真正的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如一个社会消灭了企业家才能,那么也就消灭了真正的劳动,尽管他们也许看上去仍然是在“劳动”,这方面,半个世纪前“大跃进...

薛小荣:来自上面的革命——改革是如何葬送苏维埃政权的?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改革失败的最大教训就出在政治体制问题上。当戈尔巴乔夫决定拆除苏联共产党这个苏维埃政...

张曼菱:压抑的胜利——在北大的演讲

 张曼菱:女,汉族,云南昆明人,当代著名作家、红学家、电视制作人、社会活动家,北大才女。1978年考入北...

张曼菱:穷上大学

早在准备高考时,我就下定了“穷上大学”的决心。因为当知青五年,我没有资格带薪读书,只能靠父母的供养。父亲在那一年正好...

王也扬:汪精卫的人生丕变

汪精卫投敌事件正是抗战时期国民党高层腐败的大丑闻。一个当年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的蜕变,恰恰说明“初心”在权力腐蚀面前是如何...

高鸿钧:高校官棍素描

编者按:本文写于2009年6月16日,收录于高鸿钧《法缘记忆》一书的第30篇。 闲来无事,网上漂流,偶见一副对联: ...

赵树凯: “大包干”政策过程:从“一刀切”到“切三刀”

农业大包干的政策过程,是农村改革最艰难、最关键的阶段,历时三年。1982年1月中央一号文件标志着这场政策争执落幕。不同意...

史啸虎:国有制的改革方向

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我们对以前阶级斗争和计划经济时代延续下来的许多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大多进行了程度不同的改革:有的是...

秦前红:党政合署合并改革需要研究的九大问题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我今天要跟大家报告的题目是关于党政机构合署合并改革问题。 在中国现行宪法第5次修改和监察体制改革...

赵树凯:胡耀邦与“包产到户”政策突破

一九七零年代末和八零年代初,农村改革一马当先,核心是包产到户的政策突破。包产到户政策的突破过程主要有两次。在这个不寻常的...

温春来:从王朝国家到民族国家

我青年时代读过的书,大多已渺如云烟。1996年夏天的一次阅读,却穿过二十年的时光宛若眼前。那时我在中山大学历史系读大三...

袁刚:赞乱世游离于政学两界的自由知识人

岑仲勉先生(1886-1961)诞辰13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学术盛会,得添陪其间倍感荣幸,也感触良...

许章润:华人与狗,还是华人与狗

1899年,清祚光绪二十五年,内藤湖南33岁,正当豪壮。九月五日放舟神户,逆浪西行,五天后,初秋薄暮,在山东芝罘即今之...

潘修华:国家与社会关系演变视域中社会组织发展对政治稳定的影响探析

在市场经济的作用下,社会开始分化,社会利益诉求趋于多样化。面对这种新情况,须在法治的条件下,调适国家与社会关系,推动为弱...

郑佳明:晚清大战略中的曾国藩

《大战略与小格局》之一 引言:大战略是一个系统,由各个部分组成。大战略和小格局,可以理解为全局和局部、宏观与微观、国...

高鸿钧:茅台也疯狂

编者按:本文写于2011年5月18日,收录于高鸿钧《法缘记忆》一书的第50篇。 近来茅台的消息和风波接连不断。这是否...

启蒙的终结

从哲学上和思想上说,人类社会在任何方面都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人工智能的到来。...

高鸿钧:中国公民权利意识的演进

    编著注:本文原载夏勇主编:《走向权利的时代--中国公民权利发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

盛邦和:黑森林的回响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博导(1992、1996)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博导(2003)、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201...

秦晖:“爱国”与卖国

宋朝时谁是最爱国的人?岳飞!你会回答。我说不对。当时最“爱国”的,我以为恰恰是杀了岳飞的那个著名的昏君宋高宗赵构。 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