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任剑涛 刘玉海 朱天元:中国政治学的“失语”

一个国家的兴起,常常伴随着一种国家学说的出世,也必然有一群伟大的头脑为之在观念的丛林中寻觅出一条思想的通途。 在耶拿的...

丁学良:麦克法夸尔的文革世界

2012年10月29日,哈佛大学讲座教授麦克法夸尔(Roderick MacFarquhar)(中文雅名为马若德)应...

丁学良:哈佛校长的建议:中国文革有世界含义

要总结在大学里教中国文革课28年的体会,得从自己最早受到的知识刺激说起。与以下内容相关的背景,笔者已经在FT中文网2...

习近平:新时代的领路人

习近平指引的现代化新途径,不同于传统西方发达国家通过产业革命和殖民扩张迈向现代化的历程,也迥异于“华盛顿共识”倡导的新自...

马岭:监察委员会与其他国家机关的关系

监察权应纳入行政诉讼范畴;许多国家对涉及人身和财产的调查权需经法院审查和批准,这值得我们借鉴。检察机关的监督对象应由过去...

曾磊:元朝是中国吗—对“元朝非中国”论的批判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在多民族的交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民族矛盾。这并不意味着将元朝和清朝划出中国史,应该看到...

田少颖:到了为中华全面现代化而努力读书、努力做事的时代了

不要逞口舌之快,要笃实、务实做事,在做事中发现中国的生命力,培育并壮大之。因为只有实事才能够和国运相结合,浮言虚论,只会...

梅新育:现代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不是对“美国压迫”的反应

从中国到俄罗斯,从欧洲到北美,从印度次大陆到东南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三股势力”正在越来越多的国...

李文倩:自由个体的孤独与凉甜

一、 问题意识 李猛的《自然社会:自然法与现代道德世界的形成》(以下简称《自然社会》)一书,自2015年出版以来,在...

龚刃韧:从穆加贝看曼德拉

中国不再对非洲朋友一味大方? 近日看到津巴布韦共和国总统穆加贝访问中国的报道,不禁使我联想到已故的南非前总统纳尔逊...

约瑟夫·奈: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美国在未来几十年内仍将是世界头号军事大国,而在全球政治中军事力量仍将是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对亚洲和欧洲的安全保障确保...

刘清平:在屈从中自败的自由意志

伯林在试图捍卫自由意志、消解不兼容论对于自由主义思潮的致命威胁时,依然混淆了事实与价值的不同维度而屈从于西方主流学界设置...

张岱年:孔子与中国文化

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丰富灿烂的中国文化。中国文化是中华民族长期延续、不断发展的精神支柱。斯大林论民族,...

陆铭:写给不想做学术的你

这是在毕业时节最想说的话。近些年各地走走,学界朋友聚在一起,谈得最多的还是对学生的感慨,无非是说,现在认真读书的人太少...

陈良:等待新人

等待新人 ——一场预言引发的悲剧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哺育着 丁香,在死去的土地里,混合着  记忆和欲望...

刘松山:监察法(草案)究竟有没有违宪及若干相关重要问题

刘松山,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对监察体制改革的立法问题,笔者已写过一篇文章,本无意再参与讨论。但这段时间,随着...

郑永年:美日俄与朝鲜核危机

朝鲜核危机错综复杂,除了中国,还牵涉到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大国,它们也是利益相关大国。尽管表面上所有国家的共同目标是...

白志强:煤老板

晚上。闷热。散步。 在小区走了两圈儿,浑身汗如雨淋。这是天然蒸桑拿。 又一次经过小区最大的草坪,见到煤老板夹了片凉席...

李培根:批判性思维到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今天想谈谈我对批判性思维朴素的理解,因为我没有能力从学理上谈。批判性思维和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内容:...

秦晖:漫谈伊豆(上)

伊豆是个挺有意思的地方,它在日本静冈县东部一带。通常说的伊豆是指伊豆半岛,该半岛从日本主岛本州南伸出浩瀚的太平洋,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