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阎学通:数字时代的中美战略竞争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发展,特别是网络和通信技术的突破,国际关系也进入了新的时代。在当前的这个时代,国际关系的内容和形式...

葛兆光:清代中叶朝鲜与日本对中国的观感

17世纪中叶以后的东亚三国已经分道扬镳了,尽管清帝国的人们还在期待“万国来朝”,但是实际上东亚三国的观念世界中,哪里还会...

陈志武:现代公司制度在中国水土不服吗

上次谈完万宝之争,不禁让我们问:现代公司制度在中国是否水土不服呢?如果不服,原因在哪里呢?我们之前说到,如果不能完善现...

苏格:2019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2019年,国际格局加速演变,国际政治安全形势错综复杂,世界主要力量对比加速发展演变。美国特朗普政府奉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谁都知道,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高尔基曾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灿...

陈乐民 史傅德:法国大革命与启蒙精神

原编者按:陈乐民先生与史傅德(Fred E.Schrader)先生是翁婿关系,2005年夏天,史傅德暑假期间来北京,与...

常修泽:东北开放新前沿“再探讨”

东北的短板在体制上,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摸索,尤其是今天国资委来了好多朋友,我们要研究这个问题。国有资本“三做”与国有企业“...

李零:《波斯笔记》自序

没有镜子,人看不见自己的脸。 他人的眼睛,可以看见你的脸。 伊朗,旧称波斯。希罗多德讲“历史”,讲的是波斯故事,但听众...

罗志田:七七级——无须复制的一代

填写简历时,我非常愿意接受的一个群体认同,便是“七七级”。对有些人,这或许是个可以分享“集体荣誉”的称谓。对我自己,却...

吕文浩:哲人往矣,风范长存 ——读《中国科技的基石——叶企孙和科学大师们》书后

哲人叶企孙 “哲人往矣,风范长存”是叶企孙的至交、多年的同事陈岱孙在叶企孙纪念文集上的题词。不知为什么,我在看到陈...

吕文浩:历史是不能割裂的

1990年代前,人们谈论清华传统,大多没有超出“光荣革命传统”的范围;从10余年前开始,另一种声音也在开始不声不响地...

王曙光:中国经济体制变迁的未来方向

(摘录自:王曙光著《中国论衡》,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20世纪70年代末期在中国掀起的意义深远的巨大的改革洪...

陈来:中华文明的文明观和文明态度

近年来,反全球化的声音日益弥漫,全球的或地域的命运共同体建构,需求迫切而任重道远。仅仅依靠西方现代性价值和西方文明的文明...

刘练军:法律的精神在于人之尊严——读《人的尊严之法学思辩》有感

众所周知,与我国过去的几部宪法相比,八二宪法最大的亮点之一在于其第38条,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

杨彬彬 马玉婕:“最大的政治”论断的演进、特点与价值

“最大的政治”论断的演进、特点与价值* 杨彬彬  马玉婕 [摘  要] “最大的政治”论断是...

葛兰西:知识界的形成

知识界是自主的和独立的社会集团,还是一切社会集团具有知识界自己本身的、特别的范畴?这个问题是复杂的,因为形成不同知识界...

米塞斯:文明衰落与自由主义的前途

一切比较古老的文明都衰落了,或至少是早在它们达到欧洲文明业已达到的那个物质发展阶段之前停滞不前了。同国外的敌人进行战争...

韩大元:《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8条的形成过程及其规范含义

基本法是“一国两制”基本方针的具体化、法律化,为特别行政区制度的运行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矗基本法由不同规范组合,构成不同的...

英国哲学家罗杰斯克鲁顿2020年1月12日去世

英国哲学家罗杰•斯克鲁顿(Sir Roger Scruton)2020年1月12日去世,享年75岁。 以下...

韩星:超凡入圣——孔子的人格境界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论语·为政》孔子对自己一生回顾和总结的一段话:“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