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秦晖:何来如此深仇大恨

大灾难的形成机制 与那些“封建”文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以后中国历史的明显特征就是它的大盛大衰。承平之时,“秦制”...

唐小兵:哈佛的课堂

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先生有一句名言广为流传:“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访学哈佛之前为了练习...

钱颖一:批判性思维与创造性思维教育:理念与实践

教育的价值不仅体现在学生的知识掌握上,更体现在学生的思维发展上,其中的核心是批判性思维与创造性思维教育。在理念上,批判性...

王笃:怀念我的老领导马洪

历史在宏大叙事之外还有无数与之相连的细节。而正是在这些细节之处最能清晰地看到历史的偶然和必然。人也是如此。这些不经意的细...

马雅:父亲马洪在改革开放年代

可以说,在改革初期参与决策的层次中,父亲是少有的懂得中国现代化企业的干部,能理解计划经济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优越,以及在改...

翟学伟:为什么表面追求大公无私,私底下却热爱厚黑学:中国人的公平观

公平是人类社会所追求的共同理想。但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对它的认识和理解却不相同,也造成了社会建构及其运行模式上的差异...

许耀桐:第八次机构改革:若干重要概念术语解析

当前第八次机构改革,提出改革的新方向、新理念、新举措,包含若干重要的概念术语,即党和国家机构,党中央机构,国务院机构,组...

秦晖:写在“代理人专业化”之前

代-议制的产生和成长可能是很难的,改革应该从点滴开始。但它的雏形乃至它的因素仍旧只能从代议性本身的逻辑来考虑,初步的改革...

万昌华:什么是新社会?

论社会的新与旧,从民国年间就开始了。当时的南开大学与清华大学教授,后来又成为国民政府高官的蒋廷黻,在其名著《中国近代...

葛兆光:大胆想像终究还得小心求证:关于文史研究的学术规范

中国文史学界的规范和底线崩溃了吗? 近年来,学术界的想像和杜撰很泛滥,我先说一些匪夷所思的故事。若干年前,我打开...

金雁:历史的裁判权

“拿下史学界” 十月革命后,流亡海外的“白俄侨民”表现出旺盛的创作力和巨大影响,由于流亡者中精英阶层居多,无论是政...

孟庆龙:印度对中印边界问题态度的变化

内容提要:印度对中印边界问题的态度包括两层含义,即对地理上的习惯线和实际控制线的立场,以及对解决中印在地理边界问题上的...

范恒山: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十点认识

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第七次专题研讨会于2018年8月26日在北京召开,围绕“中美贸易战和区域经济发展”进行深入探讨。...

马雅:悼念父亲马洪

20世纪80年代,爸爸曾先后给中央上书和表态,强调如果只搞计划经济,中国的生产力就得不到解放,经济就不能够起飞。同期他主...

刘国柱 史博伟:在“国际主义”与“国家主义”之间——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大战略

大战略是一个国家在一段稳定的时期内,就如何使用权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福祉而采取的具有稳定性的宏观战略设计。有强烈孤立倾向的特...

景凯旋:“我们就是人民”——观念与东欧转型

一 1989年,东欧各国相继发生剧变。此年1月,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提议与反对派组织“团结工会”举行圆桌会议,双方...

陈行之:中国文学处在最好时期吗?

2009年10月18日,我所敬重的作家王某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发表演讲,宣称:“中国文学发展很快,读者的口味发展得也很...

赵燕菁:大国博弈的货币视角

好的答案必基于好的问题。拙作“中美博弈:房地产市场才是终极战潮在网间不胫而走,招致大量批评,其中,以商务部研究院彭波...

郑永年:如何掌握中美博弈的主动权

地缘政治的变迁可以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前些年大家都在讨论中美两国会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

儒家与贤能政治:东方之光

詹姆斯・汉金斯 著 吴万伟 译   光从东方来(Ex oriente lux)。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