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高柏:政府与行会经济秩序

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卡特尔在日本经济中经历了快速的发展。从1894年至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滕文生:亚洲文明的历史贡献

亚洲是人类最早的定居地,对古代世界文明贡献巨大。从公元前后至19世纪中叶的将近两千年间,亚洲尤其是中国、印度的经济总量...

邓小南:走向活的制度史:以宋代官僚政治制度史研究为例

近二十年来,海内外学术界对于宋代官僚政治与制度的研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使我们得以重新思考宋代历史上的一些重大...

唐世平:理解经济增长的制度基础

为什么有的国家经济能快速增长,而有的国家经济则增长缓慢、甚至停滞倒退?不同的制度基础对经济增长又有什么样的影响?早在亚...

陈徒手:徐悲鸿千幅遗作的遭遇

在“文革”热浪翻滚的期间,文化遗产被蔑视和冲击,文化人受尽打压和磨难,徐悲鸿的千幅遗作自然不会被视为国家文化财富,只能遭...

沈岿: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法治之道

引言 自国务院于2014年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以下简称“《信用建设纲要》”)以...

殷之光:帝国史中的辉格暗影

让我们将时间向过往追溯一百年。 1919年,就在牛津贝特讲席(Beit Chair of Colonial Histo...

周雪光:“平庸的恶”:组织学角度的思考

说来惭愧,2016年夏天在德国旅行时才第一次注意到“平庸的恶”(banality of evil)这个词语表达,那是在...

北岛:断章(节选)

选自北岛、李陀主编《七十年代》 01 1970年春,我从河北蔚县工地回北京休假,与同班同学曹一凡、史康成相约去颐和园...

陈恒:关于城市史研究的若干思考

摘要:城市历史不同于城市史,前者是研究的客观对象,后者是当代历史学的一个学科分支,是从历史学的角度,研究城市的起源、发...

潘光哲:想象“现代化”: 一九三○年代中国思想界的一个解剖

一.导言 退出政治舞台的孟森(1868-1937),是北京大学历史系里独树一格的教授 。1933年11月的某日,他到...

房宁:如何理解中国政治道路的逻辑?

三统一:中国政治发展的道路 中国政治发展的道路,简单的说就是“三统一”。所谓的“三统一”,按政治语言说就是“坚持党的...

吴海英 余永定:中国的投资率是多少?

对中国投资率真实水平的判断决定了中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的走向,是必需进一步降低还是可以适当提高投资增速。中国官方统计显示,...

贺阳:让人赞叹的大阪G20

作者按:这是我几个月前写的一篇随笔。 这两天,为刚刚结束的大阪G20峰会叫好者不少,赞叹者有之,对比者有之,感慨者...

舒国滢:中国法理学七十年的变化与成长

摘要:中国法理学七十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即:苏俄版“国家与法的理论”时期(1949-1977年),“法学基础理论”时...

钱理群:在世界文明大检讨视野下重新认识鲁迅的超越性价值

这些年许多人都在强调,要走中国自己的发展道路,必须特别注意从中国传统文化里吸取优秀资源。这本身并不错,但人们对“中国...

史蒂芬·平克:启蒙运动的四大理念

何为启蒙?1784年,康德在一篇以“启蒙”为题的文章中做了如下回答:启蒙是指“人类从自己加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中解脱出来...

葛兆光:朝贡、礼仪与衣冠——从乾隆五十五年安南国王热河祝寿及请改易服色说起

引子:在承德的文化比赛 乾隆五十五年也就是1790年,清帝国朝廷上下都在准备庆祝皇帝的八十大寿,庆寿活动从承德避...

龚鹏程:我的中国文化史继承情况

优游史海数十载,迄今何所遇、又何所获?将为鮫人之泣珠,抑或竟成哪吒之闹海?述往事而思来者,不免感慨万端。 史学大端,...

秦晖:安东尼斯库不是曼纳海姆

曼纳海姆何以获得尊敬? 在今天的东欧评价这些人,笔者发现主要有三个标准。 第一是国际范围的“政治正确”:在二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