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李克军:千万不要忘记“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历史教训

说起“割资本主义尾巴”,人们常常把它看成是发生在“文革”期间的荒唐事儿;一些地方史书和个人回忆录,也是这样记载的。近...

袁刚:隐性体制性腐败更可怕

吃空饷不仅本身与贪污性质无异,而且因其人数太多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像蝗虫一样吃光社会的积蓄 干部官僚腐败有显性...

李伯勇:流水逝波五十年

50年,我们来了! 2017年12月2日,上犹县城一家宽敞餐厅的墙上,挂起一条“上犹中学1967届高三(1)班毕业...

彭华岗: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推动新时代混合所有制改革实现新突破

党的十九大对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作出重大战略部署,明确指出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

张文魁:破解混改悖论在于引入非国有积极股东

系统性金融风险隐患主要来自于国企 国企改革快四十年了,一言难荆习近平总书记最近也讲到,明年是改革开放40年,我们要隆...

贾康:“特朗普减税冲击”可在中国“变压力为动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时允诺的减税计划,新近已在美国众参两院分别通过了其法案框架,一俟两院版本经相互协商得出最终版本后,...

高培勇:将一张财税体制改革蓝图绘到底

1.财税体制改革部署的深刻变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围绕下一步财税体制改革作出了如下战略部署:“加快建立现...

王毅:“新气象、新作为、新担当” 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外交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是要走出一条国与国交往的新路。其核心内涵,一是相互尊重,主张国家不分大孝强弱、贫富一律平等。二是公平正...

秦前红 陶军:学术视域中的国家科研资助

摘要:  国家科研资助是授益性的行政行为,与一般的行政资助相比,它具有更加鲜明的竞争性、专业性、引导性、责任...

高秦伟:分享经济的创新与政府规制的应对

摘要:  创新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意味着将新知识适用于产业发展,亦可能引发市尝社会结构的重大变革。目前以分...

时延安:死刑、宪法与国家学说

摘要:  目前国内学界有关废除死刑的主要论述可以归纳为“文明抵触说”、“人权抵触说”和“宪法抵触说”。这些学...

许瑞超:德国基本权利第三人效力的整全性解读

摘要:  在德国的学界论争中,基本权利第三人效力可分为直接第三人效力与间接第三人效力。“直接第三人效力说”认...

孔德王:论作为法律修改方式的法律修正案

摘要:  作为我国法律修改的重要方式,法律修正案兼顾了法律的稳定性和适应性,一方面能够确保法律的稳定和权威,...

林毓生: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及其实际含意

要谈学术自由、思想自由,首先需要谈一谈什么是自由?自由,实际上有两种: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的自由涉及...

刘波:美国政治:注定的不和谐

要论思想最长远深刻而又最容易招人误解的美国思想家,也许非塞缪尔·亨廷顿莫属。他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引起了广...

陆铭:疏解“低端人口”就能治好“城市病”吗

城市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提升城市人口比重的问题,它还涉及到城市在不同地区间的分布,而这是形成合理的城市体系的问题。城市体...

田天:座次的写法

《史记》是一部读不完的书。 《项羽本纪》中记载鸿门宴的一段,短短千余字,太多细节值得发覆。其中记座上诸人位次仅一句,曰...

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法西斯回潮? 大西洋的一边,欧洲勃勃兴起右翼民粹,另一边,特朗普当选总统,两岸遥相呼应。西方政治正经历倒退?久违的保...

李行健:遏制“语言台独”

语言文字是社会的重要交际工具,是文化传承、发展的载体,语言文字的统一直接影响到民族团结和国家的统一。因此,涉及两岸的语...

张春田:出走的“娜拉”:近代中国女性觉醒的寓言

1920年代后期开始,民族主义迅速勃兴。通过中国社会性质与革命道路的讨论,左翼意识形态的影响力也在扩大。经由《新青年》...